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極樂籃球風暴 > 第11章 生死拳速(上)

第11章 生死拳速(上)

    地下拳館就在不遠處的一座地下倉庫,到了夜晚,這里就成了人們尋求刺激的歡樂場所。說閱讀盡在

    關若蟬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

    戈鋒根本就不可能跟她走,有時候她覺得,他固執得像一塊又臭又硬的花崗石。

    不過關若蟬也知道他也并不是執意如此,沒有人愿意自動往火坑里跳,怪就只能怪戈松招惹了黑道上的人,她真想把那個腦子抽筋的小子暴打一頓,最討厭這種心理陰暗的人,仿佛陰溝里的老鼠,怎么想怎么惡心。

    她只好打個電話給老媽,謊稱自己在一個同學家里參加她的生日party,她青春無敵誠實美少女的光輝形象,終于蒙上了污點,也就因為她一向信用良好,全家人都不疑有他。

    唉,所有誠實的女孩,好像都是從戀愛的時候學會撒謊的。

    沒辦法,她一定要陪著戈鋒,回家她會更擔心。

    戈鋒也拿她沒辦法,黃鼠狼那幫小子更是“大嫂大嫂”地叫得歡,鞍前馬后地跟伺候老佛爺似的。挨了一頓打還這么殷勤,要不怎么非得在跑龍套的前面加個“死”字呢?就是犯賤的命啊!

    昏暗的燈光,刺鼻的氣味,觀眾那一張張因為興奮而扭曲變形的臉,都讓她感覺到,這里仿佛一個魔窟,把戈鋒緊緊地困在中間。他高大的身子立在臺上,背影顯得是那樣地孤獨。到底這樣的生活,還要折磨他多久呢?關若蟬只覺得自己的眼眶又不自覺地濕潤了。

    “哇!野獸出來了!”觀眾開始尖叫,口哨聲四起。

    野獸身材不高,但是非常強壯,精赤著上身,肌肉盤根錯接,眼神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整個人散著一股變態的殘忍氣息。他站在臺上,仿佛地獄里來的魔王,關若蟬都能感覺她到刺骨的暴寒,那么當其沖的戈鋒,又會有什么樣的感覺呢?

    戈鋒也體會到面前這個殺人機器身上那股煞氣,他的心中莫名地生出一股寒意。這個人的目光,仿佛是自遠古洪荒的猛獸,沒有感情,邪惡,兇猛,狠毒,這絕不像是一雙人類的眼睛!

    看臺上的禿鷹嘴角浮現一絲得意的奸笑,野獸在這個城市的地下拳市縱橫5年,從未嘗過敗績,就臺上這個乳臭未干的小子,高是高了,可打拳又不是打籃球,長得高有個屁用!挨上野獸一拳還不哭著回家找奶吃。這次要好好殺殺青狼的威風,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戰狼幫在Jc市財雄勢大,要一點一點蠶食他們的勢力。這次的拳賽就是個好機會。坐在他旁邊的青狼也是同樣的念頭,但是他了解野獸的實力,心中也沒什么把握。可是他總覺得戈鋒這小子身上似乎有無窮潛力,總覺得有他在,什么樣的奇跡都有可能生。他希望戈鋒能給他奇跡,擊敗這個黑市拳壇的神話。這樣他在和禿鷹的勢力之爭中,無形中又勝了一局。

    “沒有規則就是最大的規則,生死各安天命。比賽開始,隨著裁判一聲大喊,比賽開始。因為沒有規則,所以裁判的作用僅只是計時,5分鐘一節,一方被徹底擊倒為結束。

    戈鋒立刻拉好架勢,腳步移動,在野獸周圍游弋,尋找著合適的出手機會。從骨子里講,他是個天性喜歡進攻的人,不管是打籃球還是打拳,都是一樣。雖然他沒有專門學習過拳擊,但他從小自市井中練習的實戰功夫,絕對是技擊的精華,何況他新近又從劍道中悟出了很多高深的東西,實力也不可小覷。而且這種比賽唯一的目的就是擊倒對方,沒有規則,他的野狐禪正好大展手腳。

    野獸站在原地,一動也沒有動。他整個人山岳般地穩定。

    “啪啪啪啪”,戈鋒的拳頭疾風驟雨般地向他攻去,橫平勾直,他自己也說不出名堂,反正只要能打倒對手就是好拳。前兩場比賽對手就是被他這種無厘頭到變態的拳法擊垮的。

    野獸只是用雙手擋住了臉,落在身上的拳頭他根本不予理睬。

    戈鋒打得自己手都酸了,一輪猛攻過后,他迅地退了開去。

    野獸放開了擋住臉的雙拳,像彈灰塵似的拂了拂身上挨過拳頭的地方,脖子扭了兩扭,沖著戈鋒展開了一個變態的微笑。

    剛才戈鋒的一頓暴捶,仿佛給他撓癢癢一般。

    觀眾潮水般地尖叫聲響起。關若蟬緊張地緊緊捂住了嘴巴,她覺得自己全省少年女子劍道冠軍的身手,在這種人面前只能算花拳繡腿。這還是人嗎?

    野獸突然閃電般的沖上前去,兩手抓住戈鋒的肩膀,雙膝輪番向戈鋒的腹部頂去。

    這是泰拳中的殺招,以野獸那種非人類的力量,被頂實了非內臟盡廢不可。

    戈鋒不停用雙臂去擋他的重擊,只覺得對方的膝蓋像鐵錘一樣,每一次都擊得他骨骼欲裂。他咬著牙苦苦撐住,擋是傷,不擋是死。

    野獸膝蓋狂頂,右肘抬起,“嘭”地一聲重重擊中了戈鋒頭部,他撲面摔倒在地。

    “切,這么不經打,沒看頭。”觀眾看得過癮呢,沒想到沒兩個回合就掛了,太掃興了。有些人就是這么變態,喜歡看別人被蹂躪,而且最好能撐得久一點,讓他看個過癮。

    關若蟬噌地一下跑到臺邊,她大聲地叫:“戈鋒,你怎么樣了?咱別打了,回家吧!”小丫頭嚇得連哭都忘了,她緊張地抖。黃鼠狼等人也霍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們也不希望戈鋒就這樣爬不起來了,他已獲得了這些小混混的尊重。

    野獸冷冷地看著伏在地上的對手,不屑地說道:“不堪一擊。”

    “打個盹而已。”戈鋒緩緩從了起來,冰冷地說道。

    全場歡聲雷動。畢竟誰也不想比賽早早結束,花錢過來不就是圖一刺激嗎?連個**都弄不起來,還叫不叫個男人?

    關若蟬懸著的心也放下來了,只是他能擋得住野獸的重擊嗎?

    其實野的招數并不復雜,也不是非常快,只是你打十拳,他根本感覺不到,他給你一下,你就得趴下。

    他的拳法,是用來殺人的拳法,沒有多余的花招,就像絕頂刺客,招招封喉!

    這才是最可怕的。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四川快乐12 快速赛车下载安装 新疆十一选五技巧 李娜网球吧 单机麻将大全 怎么搬蚂蚁赚钱吗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棋牌游戏安全下载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下载 球探网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