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極樂籃球風暴 > 第83章 內訌

第83章 內訌

    冰城高中的幾個球員面面相覷,身上冷汗直冒。:整理

    他們當然聽說過江南籃壇出了一個級新星,短短幾個月闖下了好大的名頭,但是絕沒有想到會厲害到這種程度,己方這些人雖然占盡了身高之利,但在他面前仿佛木偶一樣地慘遭戲耍,每個人心頭都生出了一股無力抵抗的情緒。

    “怎么啦?這就怕啦?別忘記了籃球可是5個人的運動,他一個人再強,也不能夠對抗5個人,老鄭,他要是再敢進內線,盡管用鐵肘對付他,讓他一個人得分好了,其他的人,給我看得死死的,肘子拳頭盡情招呼。”南劍的臉色陰沉,惡狠狠地和隊員們說道。

    幾個人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對啊,一個人厲害有個鳥用,他這種打法又能支撐多久?一場比賽可是有40分鐘呢!

    慢慢和他耗吧!

    這邊冰城高中在進攻中仍然是老方法,利用內線兩名隊員的高度和噸位,硬生生擠開防守隊員,輕松地打板得手。

    6:6,平手。

    高森和關崢谷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仍然擋不住對方如坦克一般的推進。

    世上最郁悶的事情是什么?就是你用盡了全力,仍然被對手輕松干掉。那種螳臂當車的無力感,非常傷士氣。

    冰城的進攻很簡單,就是利用高度和力量狂打內線,球在楓陵球員頭頂傳來傳去,擺明了欺負你個兒低,你能怎么d?

    你那邊有個級得分手,o,如果每個球都能打出空中漂移,頭頂灌籃,那你就這么打好了,不管你玩得多么漂亮,也是兩分,我這邊老老實實地打板入筐,場面是難看了點,豈不也是得兩分?

    這是一場定生死的淘汰賽,又不是全明星表演賽,打得漂亮有屁用?要贏球才行。

    而且,這難看的兩分,得起來卻要容易的多,也省力的多。

    就像兩個劍客決斗,不管你把劍耍得多么花哨,我只要一劍刺中你,就要你命!能殺人的劍法,就是好劍法!誰管你姿勢有多丑陋?

    關宇在場邊皺起了眉頭,他也知道場上的形勢看似平分秋色,實際上己方已經落了下風,不管怎么說,比賽是5個人的,只靠戈鋒一個人,是打不死對手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到破解對方這種進攻方法的手段,讓他們不要這么輕易得分。

    而且,進攻上也不能依靠戈鋒一個人。

    這次輪到楓陵進攻。

    “喂,我說任性的小子,雖然說你會漂移啊什么的,但是你需要這么賣力嗎?有時候傳傳球行不行?人家要摸摸球嘛!“李疾風在戈鋒身邊一臉幽怨地抱怨。

    “你少惡心了,”戈鋒被他的語氣寒顫地哆嗦了一下,“你們幾個,一個個緊張地跟僵尸似的,硬手硬腳,球傳給你也沒用。”

    “說什么鳥話!臭屁的家伙,氣死我了!”李疾風和關崢谷同時飆,兩個人的頭上冒著輕煙,四只眼睛殺氣十足地盯著戈鋒孤傲的背影,嘴里念念有詞。

    如果離得近一點,可以這兩個人口中的咒語:“用眼睛殺死你,用眼睛殺死你……”

    “給我球!”當林驥持球攻到前場的時候,關崢谷拼命地和鄭鐵軍搶位,招手要球。

    “B!”李疾風也咬牙切齒地向林驥要球。

    “沒用的,你還是把球給我的好。”戈鋒嘴角又浮現了那抹嘲弄的微笑。

    “啊?”林驥張大了嘴巴,一臉驚惶。

    什么嘛!這三個家伙在比賽場上還不忘斗氣。到底該給誰啊?

    “小林,給我!”關崢谷腦門上青筋迸現。

    “Lin,BTe!”李疾風急得連中文都不會說了。

    “還是把球給我的好。”戈鋒悠悠地盯著林驥。

    一般來說,球是要交給戈鋒的,在進攻的時候,他是處于得分后衛位置的,可是,關崢谷是場上隊長,他的命令不能不聽,李疾風好像也甩脫了防守人,位置不錯,他強的遠射能力也值得信賴…傷腦筋啊!

    “林驥,你在搞什么?粘球太久了,傳球啊。”關宇在場邊很著急,怎么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南劍已經悄悄靠近了林驥,趁著他還在猶豫,一把將球斷下,然后一陣風似地向前場殺去!

    “啊…不好。”林驥驚叫一聲。

    一個紅色身影閃電般地啟動,倏忽間就追上了南劍,張開雙手,攔在了他的面前。

    是戈鋒!

    在南劍悄悄靠近林驥的一剎那,他就知道要糟,在南劍抄到球快下的時候,他也啟動了,雖然遲了半步,但是他后先至,還是提前堵住了對方的快攻。

    “好驚人的度和預判能力!”包廂里的諸葛聰贊嘆道,小周忙著在手提電腦里輸入數據,分析著。

    要知道,如果你沒有預判出對方要斷球而心生警兆,即使你度比他快,在對方先啟動的情況下,是很難跑到他前頭的。

    預判能力,是瞬間的反應,這個,是沒辦法通過后天鍛煉的,應該說是天賦。

    這個小子的天賦,實在是驚人啊!

    “我說過,你雖然高兩分,但也意味著也會慢兩分,你信了吧?”戈鋒冷冷地說道。

    “那又怎樣?你擋得住我嗎?”南劍仍是那副惡狠狠的面孔。

    “你盡管試試。”戈鋒嘴邊的嘲弄之意更濃了。

    南劍不再答話,此時他和戈鋒的對峙位置在三分線左側,他背對著戈鋒,一點點向內推進,推到罰球弧附近,他突然一個后撤步,把球從**拉回到手中,縱身躍起,出手射籃!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广西快乐十分预测软件 江苏7位数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梭哈英文 重庆快乐10分计划大全 秒速时时彩开奖记录 斯诺克英锦赛2018赛程 魔兽世界角色查询 亲朋棋牌手游版下载 玩五子棋两个人是怎么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