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封靈神女錄 > 第155章 我是血霧宗之人

第155章 我是血霧宗之人

    夜暝的金風幻匕太快,他本就覺得越娜娜有問題,云靈鳶一說是宿,他打的就是一刀致命的心,根本就沒想過手下留情,何況淵城就在眼前,這個小半妖連唯一存在的價值都失去了,必死!

    越娜娜倒了下去,倒下之前,雙眼還盯著云靈鳶。

    云靈鳶茫然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是的。

    越娜娜不是宿嗎?

    怎么變成了紫惑的人了?

    早知道這樣……早知道……

    沒有早知道了。

    云靈鳶的眼眶通紅,腹部的刀口還在流血,夜暝輸著神力,“怎么回事,血止不住。”

    云靈鳶道:“夜暝,我們殺錯人了,越娜娜是紫惑的人,她是來……護我的。”說到后面,哽咽。

    夜暝也是一愣,怎么也沒想到,這個神秘兮兮的小半妖會是紫惑的人。

    可她是宿,是宿就存在無數的變數!

    夜暝向越娜娜擲去一個鎖靈袋,越娜娜的神魂立即被吸進這小小的法寶之中。

    夜暝伸手在袋口中抓住一陣煙霧,當即越娜娜被陷得吊起,呈現出半透明狀態,雙手使勁掙扎。

    她是半妖,從她的父親那里遺傳了一些屬于天狼妖才有的特殊技能。

    只要神魂不滅,身體死幾遍都無所謂的,因為她的身體,早就不存在了的。

    剛才夜暝那一刀,外在的身體死了,可她的神魂還活著,她以為她的神魂不動彈,就能逃過一劫,哪知夜暝這么狠毒,殺人還要揪出神魂再殺一遍!

    越娜娜可憐兮兮道:“哥哥,我是來相助你們的,為何對我趕盡殺絕?”

    夜暝道:“小半妖,到底怎么回事,從頭說來,若有一句假話,我立即捏碎你的神魂。”

    云靈鳶有些錯愕,但更多的是驚喜,她才想起,越娜娜就有這樣的本事,她的身體是煙霧,所見到的小女孩的模樣八成是像夜暝一樣,由元神外化而來,只要神魂健在,就不會是真正的死亡。

    她抓住夜暝的手,生怕他一用力真把越娜娜的神魂捏碎了:“夜暝,先放開她,你這樣她怎么說的清楚。”

    夜暝把越娜娜的神魂從鎖靈袋里拉出來,一串煙跟著出了袋子,慢慢聚攏成越娜娜的身體:“說吧。”

    越娜娜臉上蒼白,身體死掉一回,神魂就像被刮下一層精力,她需要時間和丹藥來恢復。

    云靈鳶將一枚定神丹遞給越娜娜,因她手上沾著血,手里的定神丹也粘上了血,她腹部的傷堪堪停止了流血,但是一個遞丹的動作就痛的她眉頭緊蹙,咬牙切齒。

    云靈鳶忍痛替丹的動作令越娜娜心頭一暖,除了大人,再無人對她這樣好過。

    夜暝重新將云靈鳶抱好坐下,一邊續上神力,一邊道:“別浪費時間,快說。”

    越娜娜道:“我是血霧宗之人,我奉紫惑大人之命,前來護著姐姐。”說到“姐姐”的時候,竟然無意識的溫柔的向云靈鳶看過去。

    夜暝道:“既是來護人的,那么青君一戰之時,為何袖手旁觀?”

    夜暝的意思是,明明是有能力與青君對戰,為何隱而不戰?

    云靈鳶虛弱地道:“若說她“袖手旁觀”就有失公平了,她前后砍下了青君的兩條手臂,是幫了大忙的。”

    經歷了讀取越娜娜記憶之后,云靈鳶對自己的血蠱蟲才有了新的認識,當時以自己在越娜娜體內的血蠱蟲的數量,未必就能影響得了越娜娜的思想,控制一個有可能是渡劫后期的半妖,血蠱蟲可能是嫩了點。

    想來想去,只不過是剛好越娜娜也要砍掉青君的手臂罷了。

    簡而言之,不可否認,越娜娜是幫了她的。

    不過,她也有一點不明白,越娜娜看似躲躲閃閃,到底是要隱藏什么?

    越娜娜道:“我是宿。”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就連周圍空氣也凝結了似的,夜暝和云靈鳶都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越娜娜趕緊道:“哥哥姐姐別誤會,我也不是宿。嗚,怎么說呢?……我是血霧宗的人,我只不過是奉了紫惑大人的命令加入了宿,我的任務是打聽宿的情報再向大人報告。”

    這樣的解釋始終還是蒼白無力,夜暝和云靈鳶都無動于衷,越娜娜只得將她被自己的父親追殺,被紫惑所救之事,一一道來。

    越娜娜的父親是淵城城主,名喚玄豈。

    玄豈是純正血統的天狼妖,修為頗為高深,憑一已之力護住了淵城,得淵城城民的愛戴和擁護。

    越娜娜受母親的影響,從小特別崇拜父親,以父親為榮為驕傲為目標,她不負所望,在還是個孩子時,她就已經渡劫成功,并且擺脫人首狼身的模樣,成為了第一位以人形模樣站在父親旁邊的孩子,她是父親眾子女中最出色的一位。

    然而,這并不是什么好事。

    一日,城主府士衛挾起一位婦人,從城主府一路飛到了淵城雷區,將那位婦人毫不留情地扔進了劫雷地,“啪”一聲,只聞一陣焦肉味,便化為煙塵……

    那不是別人,那是越娜娜的母親。

    越娜娜得知之后找父親,這才知道是母親不小心闖入了他的密室,密室里存放著結界的布置圖紙,母親順理成章被懷疑是外面來的奸細。

    玄豈一路護淵城,說沒有私心也是假的,他在淵城里圈地為王,其樂悠哉。

    當然,他對淵城是盡心盡責,他消耗了半生的修為才使這個偌大的結界陣法運行起來,隱藏其一,游走于大陸其二,這才避免了半妖與其他門派的一次又一次的殺戮。

    半妖是人與妖生,他們即便不修煉,性命都比一般的凡人要長,因而淵城的半妖都不會忘記曾經被各大門派追殺的日子,一聽說有奸細,淵城民中一下人聲鼎沸,人人喊打喊殺。

    玄豈是一位疑神疑鬼之人,越娜娜太過出眾了,成長的速度甚至比他這個純種的妖獸還要迅速,況且,由一個疑奸細培養出來的天才,同樣也是他的懷疑對象。

    于是玄豈開始對自己的親女兒——越娜娜下手了。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河北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一波中特规律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直播 华东15选5开奖号码 安徽11选5遗漏top10 友乐广西麻将安卓版下载 新疆时时彩群 今日江苏十一选五开奖 6场半全场13197 手机麻将是赌博挨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