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肥婆媳婦嬌俏夫 > 第105章 和離書

第105章 和離書

    白博軒溫柔的輕拍著她的背,“你是吃醉了酒,不舒服。”

    “嗯,可能是,你在我身邊我就不害怕了,誰叫你剛才不在。”柳絮半撒嬌著埋怨。

    可能是她太怕失去,才會做那樣的夢吧,還好是夢……

    “我給你端了粥,你喝一點,會好一些。”

    柳絮松開他,沖他甜甜一笑,“好賢惠啊!”

    白博軒不理她的調戲,顧自端了碗過來,遞給她,“好好醒醒你的酒,撒酒瘋我可不理你。”

    “嘻嘻……”

    乖乖的飲了一碗粥,果然心里舒服了不少,胃里暖暖的。

    “那兩個孩子呢?”

    “一個在溫習課業,一個在繡花。我說你睡了,他們便沒來打攪你。”

    “還算乖巧。”柳絮說罷,眼珠一轉,突然翻了個身,挪到了里邊兒,伸手拍了拍剛才自己躺過的外側,眼神曖昧,“來。”

    白博軒還有些扭捏,臉繃著,眼神躲閃著,著實可愛。

    “別裝了,我們又不是沒同床過,你老是這么純情是不是顯得矯情了?!”柳絮話音未落,突然眼中狡光一閃,猛的起身直接將他按躺下去。

    “……柳絮!”白博軒不是不肯,就是覺得這丫頭總是這么……這么粗蠻無禮,有失風雅!

    柳絮可不管他這么多,什么禮儀清規,統統在她這兒不管用!姐姐我要快活才是真的!自己的夫君,當個抱枕怎么了?!

    白博軒反應過來,身上就掛了一只無尾熊。

    柳絮四肢并用的幾乎是將他整個兒給銬了個牢。

    “柳絮……下來。”

    “我不要,你抱著舒服。”

    “……熱。”

    “熱就對了。最好熱血沸騰。”

    白博軒只好閉嘴,靜心,讓自己清醒。

    空氣,漸漸安靜了下來,油燈滋滋地響了兩聲,增添了幾分暖意。

    白博軒雖閉著眼睛,但堅挺僵硬的身板,和微微顫動的睫毛,顯示著他的不安和緊張。

    柳絮就沒那么多顧慮了,睜著眼睛在他懷里左噌噌,左噌噌,不停的換姿勢找最舒服的點。

    白博軒終于無奈的睜開眼睛,“你這是哪里癢癢了?”

    “噗!”柳絮笑出聲來,手指刮了下他的臉蛋兒,“喲,這是跟老娘時間長了也學會噎人了?”

    “閉上眼睛睡覺。”白博軒正色道。

    “我偏不!”柳絮可不怕他嚇唬,還又更囂張的抓起他的頭發繞指,“博軒啊,我跟你說,咱們酒肆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了,我算過了,再過兩三個月,就能賺夠五百兩銀子,我再去把蟬花賣了,咱們就能把帳給還清了。”

    白博軒動容,她這么忙碌的掙錢,心里還是記掛著那一千兩欠帳。她是怕他欠人錢財在人前氣短。

    “不忙,你不要這么辛苦。”

    “不苦不苦,我就天生勞碌命,閑著難受,況且為你奮斗我開心!還清了債一身清,你也好踏實的考試。”

    白博軒沉默。

    “你別擔心,就你的文才,一定能中舉的!我不逼你考解元,你別有壓力哈。哎,就算今年不中,這不還有下次嗎?我養著你!”柳絮豪氣地拍了他一下。

    白博軒周身一緊,心底暗流涌動。

    她越是對他這樣好,他越難過。

    “博軒……我還有點頭疼……”見他一直雷打不動的,柳絮又撒起嬌來。

    白博軒垂眸看了她一眼,默默的抬起手,以指放在她額角,輕輕揉按。

    柳絮暗吸了口氣,抬頭眼冒紅心地看他。

    他認真的樣子,好帥!

    “博軒……你的手法好專業,好溫柔……好舒服,好有安全感……”她趴在他的臂彎,嗅著他身上清新的皂香氣,才驚覺自己一身煙味兒。

    “我沒洗澡,你不會嫌棄我吧?”

    白博軒淺淡一笑,搖了搖頭。

    “唔……你真是好,怎么這么好……我好喜歡……”柳絮緊緊抱住他的腰,眼皮開始打架,“博軒啊……我好羨慕你這么苗條這么纖細,你放心,我有一天也會和你一樣瘦的,我會變成一個大……大美人,和你般配,不會讓你的朋友……再笑話你……你,你等著……我有法子,變漂亮……我會讓你……愛……愛上我的……”

    最后一句,堅持著說完,人已經進入深度睡眠。

    白博軒繼續幫她按揉著太陽穴,垂眸幽深地望著她。

    耳邊,漸起了她均勻的呼吸。

    他眼中的片刻的掙扎和猶豫,最后,還是隆重的低下頭,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

    本想冷戰到底讓痛苦沒有那么突然,可是,終還是忍不下心,想給她最后的溫暖。

    胖丫頭,原諒我的暫時離開,如果有緣,請等我回來。

    如果那時,你還愛著我。

    amp;

    “嘰嘰喳喳……”

    窗外的鳥叫聲猶豫的響亮急躁,吵醒了屋內的人。

    “煩死了,死鳥!”柳絮伸了伸懶腰,不情愿的睜開眼睛,腦子里空白了會兒,突然轉頭去看,身邊沒有人。

    想起昨晚,她死纏爛打留下了那男人,她就覺得自己真是好生機智!不過他那么自律的人,肯定是早就起來了。

    頭并沒有太沉,一定是白博軒為她按摩的效果,嘿嘿,她就知道,越是看著一本正經的男人,越會疼人。

    打個哈欠起身,走到窗前,本要去看看是哪只討厭的小鳥打攪她睡覺,不經意間,瞥到了桌上放置的一張白紙,壓了一支筆。

    她下意識的心一緊,連忙拿起來看。

    “和、離、書?!”

    讀出這幾個字,柳絮腦子里還懵懵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這幾個字。

    “……和離?和離書?和離?!!”她讀了一遍又一遍,瞬間眼睛里就進了沙子。

    只簡簡單單數十字,竟是鄭重又草率的斬斷了他們所有的情份!

    這怎么可能?和離?怎么了就和離?好端端的怎么就和離了?這太可怕,太諷刺了!簡直是可笑!

    她的手抖簌著,眼淚模糊了視線,她看不清他寫什么,只覺得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把刀,刻在她心上!耳邊還仿佛聽得到他溫柔寵溺的聲音,依稀還嗅得到他身上留下的皂香氣,和手上這紙和離書,是那么的不合宜,不真實!

    “不,這不是真的……不是的……他一定是和我開玩笑的,他在騙我……”

    她猛的扔掉和離書,轉身沖向西屋,好像就像每天一樣,只要掀開簾子,就能看到他歲月靜好的坐在那里。威信里搜索公眾號: qmfkxs ,關注后有你想看的喲!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25选7开奖号码 德甲积分榜澳客网 广西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8开奖记录彩票控 欢乐斗地主腾讯官方版 贵州快3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图 欢乐三张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