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第1057章

    又待了一會兒,確定對方已經沉浸在修煉中,水千竹想了想便回到了原先的地方,等著云塵玦回來。

    一盞茶時間以后,云塵玦也回到了這里,兩人趁著月色返回到客房內,沒有點亮夜明珠,布下一層結界后,水千竹便見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告訴了云塵玦。

    云塵玦想了想說道:

    “看來還是得跟鬼徹子他們說一下,不過幸好他們的身份銘牌,我之前便已經幫他們做了手腳,幸虧當時,我們都是以西域的身份做的登記。”

    “不錯,那眼下還是讓澹臺策找機會看一看他們的身份銘牌,才是消除對方猜疑最直接的辦法。”

    隨后水千竹又問了云塵玦那便打探到的情況,令她沒想到的是,云塵玦竟然查看到了一處隱秘的地牢。

    “那里面關押了很多人,里面守備森嚴,我沒有進去一探究竟,所以眼下還不能確定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水千竹眼睛一瞇,想了想道:“看來我們還得找機會潛進去,現在知道,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在找我出來,并且他們應該是不能直接占卜到我的情況,所以才退而求其次,選擇對那些有可能和我相關的人入手占卜,這次的修士大賽似乎也是為了暗中調查關于我的消息才舉辦的。”

    云塵玦臉色有些冷,聲音也有些冰冷道:

    “他們已經知道我與你有很不一般的關系,將來也一定會想辦法來接觸我的,到時候,一定要讓來的人有來無回。”

    費如此大周折,只為了找出水千竹,想也知道,一旦水千竹真的落到了他們手里,結果會怎么樣,他絕不會讓對方有可趁之機。

    一夜無話,后半夜無人再暗闖云霧山莊后山,而那個被帶走的刺客也在蘇醒的一瞬間就自盡了,讓澹臺家族沒有查到一點頭緒,暗中想要打探或是對付澹臺家的勢力也沒有浮出水面。

    但是自此以后,對方的行動興許會有所停止,畢竟眼下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要是再發生探子被抓,并且被供了出來,這暗中查探澹臺家的人,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兩天很快過去,這一天一早,一眾手持參賽令牌的人已經在云霧山莊前廳集合。

    這時,澹臺高宗也攜一眾澹臺家族的高層現身,一番慷慨陳詞后,便宣布比賽開始。

    水千竹正在納悶,這地方要如何進行比斗時,便有人出現,將他們帶到了云霧山莊的傳送陣殿內。

    而此時,澹臺高宗也率一眾邀請前來觀戰的勢力高層來到了早就布置好的觀戰殿內一一就坐,他們的面前便是一塊很大的屏幕,一會兒便會展示參賽者的情況。

    這些被邀前來觀賽的人中,自然是圣域圣主地位最高,這里都是正道大族人士,自然以圣主為尊。

    澹臺高宗落座后,想了想便問與他平起平坐的圣主道:

    “圣主,你可有提前看過這次參賽者的名冊?”

    圣主眼神一閃,搖了搖頭。

    澹臺高宗笑著將一卷冊子遞給了圣主,隨后客氣道:

    “既然尚不知曉,圣主不妨可以看看,這不看不知道,一看還是嚇了一跳,沒想到我們大陸上依舊存在著一些不為我們所知的天才子弟啊。”

    圣主想了想,打開冊子認真看了起來,他是知道云塵玦也隱姓埋名來參賽的,所以當看到那兩個特別突出的記錄時,他便知道,這其中定有一人是云塵玦。

    澹臺高宗見圣主一直都沒什么表情變化,于是眼神一轉問道:

    “不知圣主對于這冊子上記錄的賀蘭云和塵九這兩人可有聽說過?這兩人可都是九成屬性值的妖孽天才啊!”

    澹臺高宗話音一落,底下自然有的是觀戰者并不知道這兩人的事情,所以聽到九成屬性值,都嚇了一跳。

    圣主合上冊子以后,笑著將冊子還了回去,同時說道:

    “這兩人應當非中域人士吧?不然本尊不應該不知道才對,若是下四域不出世的天才子弟,本尊不知情也不是不可能的,怎么?澹臺家主是覺得,這第一名會從這兩人中產生?”

    澹臺高宗想也沒想便點了點頭說道:

    “不錯,這些參賽者年紀相差都不算太大,這兩人的天賦超越其他人太多,本座倒是覺得,這場比賽興許就是這兩人的表演了,其他人,就爭一爭前十吧,我們澹臺家給的獎勵也很豐厚。”

    這樣的話,讓底下那些原本還想著要自家小輩努把力的高層們聞言很不是滋味,他們可都是奔著第一名來的,都很眼熱澹臺家族許諾的那個占卜機會,現在倒好,竟然讓那兩個叫賀蘭云和塵九的人給攪和了。

    而圣主聽到澹臺高宗說到獎勵這件事,也心思一轉,隨口問了句:

    “澹臺家主,本尊一直想不通,你們澹臺家族舉辦這場修士大賽的意義何在?就為了鼓勵這些小輩嗎?”

    事實上,圣主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爽,按理來說,激勵大陸年輕人的事情,應該是大陸霸主勢力的職責,也就是他們圣域的事情,如今這澹臺家搶著活干,似乎是把他們自己推到了大陸至高的位置,根本沒有把他們圣域放眼里。

    澹臺高宗眼底閃過一抹諷刺意味,隨后收斂起來,無心道:

    “圣主這話說太過了,哪里輪得到我們澹臺家來鼓勵天下的小輩,不過是這大陸沉寂太久,需要一些好事來喜慶喜慶,正好我們澹臺家這次少主之位定了,所以就想著和大家一起熱鬧熱鬧。”

    澹臺高宗這話聽似無心,實則狠狠打了圣域的臉。

    他一邊說著自己沒資格,卻說借著自家定少主與民同樂,實則是在嘲笑圣域,圣子也定了,卻沒有出來表示,是他們澹臺家看不下去了,替圣域做這件好事。

    圣主聞言額角青筋冒了冒,努力壓下心里的怒火,這才沒有拍桌子起來。

    而地下那些正道的世家高層怎么會看不出澹臺高宗的反諷,雖然他們無話可說,但是圣域好歹是他們的領袖勢力,這一個亦正亦邪的家族打臉,他們面上也無光。威信里搜索公眾號: qmfkxs ,關注后有你想看的喲!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 七星彩 益盟炒股软件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脱兔电竞比分直播 快速赛车彩票推理器 五分彩骗局能举报吗 新时时彩免费预测 688彩票苹果 深圳风采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