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火之日向 > 第893章 归来(14)

第893章 归来(14)

    闻言,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

    “鼬,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宇智波富岳朝宇智波鼬问道。

    “父亲,一郎是依?#31185;?#25615;获得其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宇智波鼬回答道。

    “我问的是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为何如此大。”宇智波富岳道。

    “原来你提出的问题是这个意思。”宇智波鼬道。

    “现在,你重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其二,火之国统一世界的战争。”宇智波鼬道。

    “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就只有两个?”宇智波富岳问道。

    “我提及?#29287;?#20010;原因是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主因。”宇智波鼬回答道,“在两个主因的共同作用下,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

    “你详细说明一下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29287;?#20010;主因。”宇智波富岳道。

    “好。”宇智波鼬道。

    “你说吧。”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对火之国实施制度改革后,火之国的制度由旧制度变为新制度。”宇智波鼬道,“父亲,新制度的特征是分权与制衡。”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的权力被一分为三……”

    “……立法权、执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属参众两院、政府与审判院……”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由之前的上下级关系变为现在的平等关系……”

    “……中央政府无法强行命令地方政府……”

    把火之国的新制度的特征说完后,宇智波鼬停顿了一下。

    随即,宇智波鼬继续道:“父亲,新制度的核心是选举……”

    “……因选举,国民获得了权力……”

    “……在选举制度下,没有人能忽视国民手里的选票……”

    “……因选举,名门望族被纳入国家权力体系……”

    “……名门望族可以通过各级参众两院发出自己的声音……”

    “……父亲,以上就是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影响。”

    闻言,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

    “鼬,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宇智波富岳朝宇智波鼬问道。

    “父亲,一郎是依?#31185;?#25615;获得其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宇智波鼬回答道。

    “我问的是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为何如此大。”宇智波富岳道。

    “原来你提出的问题是这个意思。”宇智波鼬道。

    “现在,你重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其二,火之国统一世界的战争。”宇智波鼬道。

    “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就只有两个?”宇智波富岳问道。

    “我提及?#29287;?#20010;原因是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主因。”宇智波鼬回答道,“在两个主因的共同作用下,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

    “你详细说明一下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29287;?#20010;主因。”宇智波富岳道。

    “好。”宇智波鼬道。

    “你说吧。”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对火之国实施制度改革后,火之国的制度由旧制度变为新制度。”宇智波鼬道,“父亲,新制度的特征是分权与制衡。”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的权力被一分为三……”

    “……立法权、执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属参众两院、政府与审判院……”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由之前的上下级关系变为现在的平等关系……”

    “……中央政府无法强行命令地方政府……”

    把火之国的新制度的特征说完后,宇智波鼬停顿了一下。

    随即,宇智波鼬继续道:“父亲,新制度的核心是选举……”

    “……因选举,国民获得了权力……”

    “……在选举制度下,没有人能忽视国民手里的选票……”

    “……因选举,名门望族被纳入国家权力体系……”

    “……名门望族可以通过各级参众两院发出自己的声音……”

    “……父亲,以上就是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影响。”

    闻言,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

    “鼬,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宇智波富岳朝宇智波鼬问道。

    “父亲,一郎是依?#31185;?#25615;获得其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宇智波鼬回答道。

    “我问的是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为何如此大。”宇智波富岳道。

    “原来你提出的问题是这个意思。”宇智波鼬道。

    “现在,你重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其二,火之国统一世界的战争。”宇智波鼬道。

    “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就只有两个?”宇智波富岳问道。

    “我提及?#29287;?#20010;原因是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主因。”宇智波鼬回答道,“在两个主因的共同作用下,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

    “你详细说明一下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29287;?#20010;主因。”宇智波富岳道。

    “好。”宇智波鼬道。

    “你说吧。”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对火之国实施制度改革后,火之国的制度由旧制度变为新制度。”宇智波鼬道,“父亲,新制度的特征是分权与制衡。”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的权力被一分为三……”

    “……立法权、执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属参众两院、政府与审判院……”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由之前的上下级关系变为现在的平等关系……”

    “……中央政府无法强行命令地方政府……”

    把火之国的新制度的特征说完后,宇智波鼬停顿了一下。

    随即,宇智波鼬继续道:“父亲,新制度的核心是选举……”

    “……因选举,国民获得了权力……”

    “……在选举制度下,没有人能忽视国民手里的选票……”

    “……因选举,名门望族被纳入国家权力体系……”

    “……名门望族可以通过各级参众两院发出自己的声音……”

    “……父亲,以上就是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影响。”

    闻言,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

    “鼬,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宇智波富岳朝宇智波鼬问道。

    “父亲,一郎是依?#31185;?#25615;获得其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宇智波鼬回答道。

    “我问的是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为何如此大。”宇智波富岳道。

    “原来你提出的问题是这个意思。”宇智波鼬道。

    “现在,你重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其二,火之国统一世界的战争。”宇智波鼬道。

    “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就只有两个?”宇智波富岳问道。

    “我提及?#29287;?#20010;原因是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主因。”宇智波鼬回答道,“在两个主因的共同作用下,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

    “你详细说明一下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29287;?#20010;主因。”宇智波富岳道。

    “好。”宇智波鼬道。

    “你说吧。”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对火之国实施制度改革后,火之国的制度由旧制度变为新制度。”宇智波鼬道,“父亲,新制度的特征是分权与制衡。”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的权力被一分为三……”

    “……立法权、执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属参众两院、政府与审判院……”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由之前的上下级关系变为现在的平等关系……”

    “……中央政府无法强行命令地方政府……”

    把火之国的新制度的特征说完后,宇智波鼬停顿了一下。

    随即,宇智波鼬继续道:“父亲,新制度的核心是选举……”

    “……因选举,国民获得了权力……”

    “……在选举制度下,没有人能忽视国民手里的选票……”

    “……因选举,名门望族被纳入国家权力体系……”

    “……名门望族可以通过各级参众两院发出自己的声音……”

    “……父亲,以上就是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影响。”

    闻言,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

    “鼬,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宇智波富岳朝宇智波鼬问道。

    “父亲,一郎是依?#31185;?#25615;获得其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宇智波鼬回答道。

    “我问的是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为何如此大。”宇智波富岳道。

    “原来你提出的问题是这个意思。”宇智波鼬道。

    “现在,你重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其二,火之国统一世界的战争。”宇智波鼬道。

    “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就只有两个?”宇智波富岳问道。

    “我提及?#29287;?#20010;原因是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主因。”宇智波鼬回答道,“在两个主因的共同作用下,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

    “你详细说明一下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29287;?#20010;主因。”宇智波富岳道。

    “好。”宇智波鼬道。

    “你说吧。”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对火之国实施制度改革后,火之国的制度由旧制度变为新制度。”宇智波鼬道,“父亲,新制度的特征是分权与制衡。”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的权力被一分为三……”

    “……立法权、执法权(行政权)、司法权分属参众两院、政府与审判院……”

    “……因分权与制衡,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由之前的上下级关系变为现在的平等关系……”

    “……中央政府无法强行命令地方政府……”

    把火之国的新制度的特征说完后,宇智波鼬停顿了一下。

    随即,宇智波鼬继续道:“父亲,新制度的核心是选举……”

    “……因选举,国民获得了权力……”

    “……在选举制度下,没有人能忽视国民手里的选票……”

    “……因选举,名门望族被纳入国家权力体系……”

    “……名门望族可以通过各级参众两院发出自己的声音……”

    “……父亲,以上就是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影响。”

    闻言,宇智波富岳看了一眼宇智波佐助。

    “鼬,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究竟是如何获得的?”宇智波富岳朝宇智波鼬问道。

    “父亲,一郎是依?#31185;?#25615;获得其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宇智波鼬回答道。

    “我问的是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的势力为何如此大。”宇智波富岳道。

    “现在,你重新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宇智波富岳道。

    “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有两个其一,一郎对火之国的制度改革;其二,火之国统一世界的战争。”宇智波鼬道。

    “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原因就只有两个?”宇智波富岳问道。

    “我提及?#29287;?#20010;原因是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的主因。”宇智波鼬回答道,“在两个主因的共同作用下,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

    “你详细说明一下日向一郎在政界与军界拥有极大势力?#29287;?#20010;主因。”宇智波富岳道。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 免费开单软件 pk赛车3码一期计划技巧 时时彩个位单双的公式 逆袭彩票计划软件手机 双色球走势图新浪爱彩一号店 全天北京pk10赛车计划最准 北京pc28预测软件 欧洲秒速时时 多彩网极速快三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