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八十六章 不要急

第八十六章 不要急

    李氏上前,摸了摸杜安兴的额头。

    是挺烫的!

    这孩子还算有救,心里难受知道上火了。

    李氏以为杜安兴是上火了,所以生病了,其实事情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杜安兴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他从头到尾都觉得,是杜家人太土,太死脑筋。他们只知道土里刨食,只知道读书出人头地,他们却不知道,这世上有千万种出人头地的方法。

    但是,家里人都很生气,失望,甚?#20102;?#32769;子还让他发了毒誓。

    这一点,是杜安兴没有想到的,也是他心里的一点负担。

    但是杜安兴是谁啊,他能眼看着自己陷入被动局面吗?他得想法子把自己从不利的局面里拉出来。

    这个时候,他的小聪明就派上用场了。

    等家里人都睡着了以后,杜安兴便悄悄的把窗户打开了,然后也扔掉了棉被,自己硬生生的冻了半宿,才在早上又把窗子关上,盖上了棉被。

    这不,他一下子就病倒了,硬生生的给自己冻出了一个高热。

    李氏连忙把杜小枝喊来了,让她再去把武大夫请回来。转过头的时候看到张氏坐在炕上抹眼泪,李氏这火就腾地一下起来了。

    “别嚎了!”败家惹祸的东西,咋还有脸嚎呢!

    张氏被吓了一跳,马上不敢嚎了。

    “你?#30340;悖?#21834;,又是当娘的人,又是当媳妇的人,出了事儿就只能干嚎,别的啥也不会干啊?我们老杜家真是没开眼啊,娶了你这么个东西回来。”李氏这会儿不由得又想起当初相亲时候的事,如果当初娶得不是张氏,那该多好啊。

    张氏这个人,可以说是一无事处。

    遇到事情没主意,重男轻女。别人家都是以夫为天,她呢,动不动就对杜河浦叫嚣,好像自己是杜家的头号大功臣似的。

    孰不知啊!

    李氏恨得牙根痒痒,这会儿说啥都晚了啊!

    “赶紧拧个温毛巾,给孩子?#21040;?#28201;。”李氏沉声喝道。

    张氏这才?#20174;?#36807;来,连忙打水,拧了一条温毛巾,放到了杜安兴的额头上。

    不多时,武大夫?#33267;?#20010;药箱回来了。

    “老嫂子,怎么回事,听说十一病了?”

    “唉,您给瞧瞧,这孩子也不知道着凉了还是怎么的,像是要烧糊涂了。”

    武大夫给杜安兴检查了一下,当下道:“风寒,冻的!”

    冻的!

    这也不能啊!

    张氏连忙摸了摸杜安兴的被子下面,炕上冰凉一片,一点热乎气都没?#23567;?br />
    “大丫,这炕你怎么烧的?啊!瞧你哥现在病这样,你这个丫崽子,一天天都想什么呢?”

    杜小枝欲哭无泪,这能怪她吗?她天天烧炕,也没见哪个冻着了啊。

    “行了,别有事没事就拿孩子撒气。”李氏狠狠地瞪了张氏一眼,然后才对武大夫:“让你见笑了,你看这孩子吃点什么药好,他这样,严重不严重?”

    武大夫只道:“跟他老子一样,吃一副药就可以了,也是早晚两遍。”他瞪了张氏一眼,直接道:“按着我之前开的方子,再抓两副,先吃着看看吧。煮点姜汤灌下去,再捂捂汗,也就差不多了。”

    杜河浦可是在外面冻了半宿,相比之下,杜安兴的病可比他老子轻多了。

    “?#22836;?#20320;跑这一趟,这诊金你无论如何得收下。”李氏将一把小钱塞到武大夫药箱里,还让杜小枝去送他。

    张氏瞧着那一把小钱有点心疼,心想之前不是给过一回诊金了嘛,武大夫咋好意再要呢!

    不过她没好意思直接说出来,毕竟这钱也不是从她兜里掏出去的。

    杜小枝出门去送武大夫,没多大会儿就转身回来了。她一进屋,就见杜小叶在灶间一边烧火一边抹眼泪呢。

    唉,不用问,肯定又挨老娘的骂了。

    杜小枝默默的走过去,开始熬姜汤。

    在这个家里,只有大哥是宝贝蛋,她们姐妹几个,全都是赔钱货。娘只要心气不顺了,就拿她们撒气,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头啊。

    杜家二房一下子病倒了两个人,杜河清就算有气也撒不出来了,有什么话,也只能等他们病好了以后再说。

    全家人匆匆的吃完了早饭以后,就开始各忙各的。

    杜玉娘拉着田氏,要继续做点心。

    豆子她早都泡好了,东西也?#20011;急?#40784;全了,再不做,就来不及了。

    “玉娘,今天咱们还去?”家里发生这?#21019;?#30340;事,他们还去卖点心,祖母能乐意吗? “咱们为啥不去啊!”杜玉娘一边烧水,一边道:“二房的事儿,都是他们自己作出来的,跟咱们没啥关系。嫂子,咱这点心好卖啊,夜市总共就开三天,错过了多?#19978;В俊?br />
    田氏一想也是,就咬牙同意了。

    ?#36824;?#22810;久,杜安康也从镇上回来了,但是没想到家里又多了一位病号,他只拿回来两副药。

    李氏想让他再跑一趟,杜玉娘却道:“先把这药熬出来,让他们俩个先吃着,等晚上我们去镇上卖点心的时候,顺道再把药捎回来呗!”

    李氏觉得有道理,就应了。

    这也从侧面?#20174;?#20986;了,她不反对杜玉娘继续卖点心的事。

    田氏对杜玉娘竖起一根大拇指,两个人就开始忙活上了。

    等点心出锅了,天色也暗了下来。

    杜玉娘连忙将点心装好,对田氏和杜安康道:“咱这点心啊,不切了,赶紧往镇上去,到地方再?#23567;!?br />
    点心刚出锅,正热着呢,这个时候切,粘刀。外面天气冷,微微冻这么一下,再切,正好。

    杜安康?#20011;?#25226;车套好了,这次去镇上的人不多,只有杜安康两口子和杜玉娘,所以牛车上坐得下,杜安康也不用再担着挑担在地上走了。

    李氏嘱咐了?#22919;洌?#23601;让他们走了。谁知道牛车刚出院子,杜河清就追了?#20384;矗?#25509;过杜安康的鞭子,一声不响的开始赶车。

    牛车上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点啥。

    最后学是杜玉娘忍不住,问了一嘴,?#26263;?#20320;咋来了?”

    杜河清沉默了半天,才道:“我不放心。”等他们卖完点心回来,都半夜了,他能放心吗? “那家里咋办?”

    杜河清哼了一声:“能咋办,你祖母在呢,乱不了。”

    杜玉娘一想,也是,就不再说话了。

    杜家?#35828;?#20102;镇上的时候,镇上?#20011;?#24456;热闹了。

    杜玉娘怕他们的地方让人占了,便让杜安康挑着挑担和田氏?#28909;?#26725;那边占地方。她自己则是跟着杜河清去铺子里放牛车。

    杜玉娘开了门,让杜河浦把老牛车赶进去,然后爷俩默默的?#20923;担?#21890;牛。

    ?#26263;?#20320;今天是不是生气了?”

    “?#25319;!?#26460;河清没再说别的,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其实,早点分家多好。”杜玉娘喃喃的说了这么一句,接着就不说话了。

    她有时候也挺恨自己的。

    前世的她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如果那时她能关心一下家里的事,现在也不至于这么抓瞎了。

    而她的重生,也改变了不少事情。

    杜玉娘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说法叫蝴蝶效应,但是她知道,任何细小的改变都可能改变结局。

    反正这辈子,她是不会跟池秀才定亲的,更不会嫁给贺元庚,而杜家只要看好败类杜安兴,就一定不会再走前世的?#19979;貳?br />
    杜玉娘对这个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只不过贺家人对杜家的觊觎,确实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贺家到底看上杜家什么了? 财?杜家根本无法与贺家相比,他们也只不过是比乡下百姓过得富足一些罢了!

    势?杜家根本没?#23567;?br />
    除了这两样,杜玉娘实在想不出杜?#19968;?#26377;什么东西是值得贺元庚大费心思的。

    为了她? 呵呵,这个说法就更可笑了。

    杜玉娘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也没到倾城倾国的地步,前世自己嫁给了贺元庚,还为他生了一双儿女,可是到头来,他对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珍惜。甚至折磨她、羞辱她,到最后,还毁了她!

    想到这里,杜玉娘不由得紧握双拳,身子也微微抖了起来。

    “玉娘,咋了?冷啦?”

    杜玉娘摇了摇头,“没事,爹,咱们过去吧!”

    “哎!”杜河清拍了拍老牛,锁好了门,跟着杜玉娘一起去了摊子上。

    ?#23545;?#30340;,杜玉娘就看到摊子前面围了不少人,她急忙拉了杜河清一下,道:?#26263;?#24555;点。”

    二人加步了脚步,拨开人群走了过去。

    “让让,让一下。”

    田氏一见杜玉娘,脸上瞬间绽放出一个惊喜的笑容,“玉……虎子,这会儿呢!”她差点忘了,玉娘现在是女扮男装呢。

    “嫂子,我来了,什么情况。”

    “这些?#19997;?#37117;是想买点心的,可是我跟你大哥谁也不敢?#23567;!?br />
    杜玉娘呵呵笑了两声,挽起袖子道:“我来!”

    她拿毛巾擦了擦手,又让杜安康向隔壁卖馄饨的夫妻俩借了一些凉水,将长刀沾水,然后刷刷地切了起来。

    杜玉娘切点心的速?#30830;?#24120;快,随着刀身抬起落下,一块块大小均匀的点心也就切好了。

    “好了,一份一份来,大家不要急。”...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