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年关将至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年关将至

    杜玉娘也去找了刘氏,跟她说了这事儿。

    刘氏也知道邱彩蝶当初帮了他们大忙,自?#24187;?#26377;不答应的。还嘱咐她该带些东西上门,免得失了礼数。

    杜玉娘犹豫了一下,便道:“还是算了。我听姥爷说,他们家人都挺要强的,只怕带了也不会收。细水长流,总比把人吓到要好。”

    刘氏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就不说什么了。

    就这样,刘老汉带着杜玉娘出了杜家铺子,往南街走去。

    ?#20843;?#20204;住南街啊?”杜玉娘好奇地问:“这边人家很少啊!”多是仓库,铁匠铺什么的。

    刘老汉道:?#20843;?#20204;家以前不是这边的!原来也在乡下,后来邱山远死了以后,他们家的地和房子就被邱山远他娘和他大哥给骗去了,娘几个没有?#24597;洌?#23601;流落到了镇上。”

    还有这种事情?简直骇人听闻啊!

    “太过份了!”杜玉娘无法想象,自己的儿子刚死,就把媳妇和孙女,孙子给赶了出去,甚至连地和房子都骗走了,这简直是不给他们娘几个活路啊!

    “这种事情,常见的!哪儿都有,见怪不?#33267;耍?#24403;爹娘的,得把一碗水端平喽!你比如?#30340;?#23013;爷我吧,?#22253;桑?#20320;有六个舅舅,我都是一样待遇的!”

    说是一模一样的待遇,倒是有些夸张了。十个?#31181;?#22836;还有长有短呢,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了,女儿嘛,脾气各不相同,总有亲近些的,疏远些的。但是刘老汉有六个儿子,他在这方面做得是真不错,至少家里一团?#25512;?#27809;有什么太大的摩擦。

    爷俩一边说,一边往南街僻静的地方走,眼看着都要出城了,才算是找到了地方。

    ?#20843;?#20303;这儿?”这里很偏僻,而且房屋都是又低又矮的,瞧着好多年都没有修葺了。许多弯弯曲曲的羊肠小路向?#25226;?#20280;着,通向各家各户。

    刘老汉道:“城南这一片,住的都是无家可归的?#24661;?#35201;说这桃溪镇上的乡绅还是挺仁义的,至少给这些人安家落户,给了他们一块栖身之所。”

    杜玉娘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的事儿,“以前怎么没听?#30340;兀俊?#22905;还一直以为,城南这附近只有仓库和几个铁匠铺呢。

    “你这孩子以前也不关心这些啊!”刘老汉一边说,一边道:“前边就是了,到了。”

    杜玉娘也没再问下去,跟着刘老汉来到一座土坯房?#21834;?br />
    这房子坐落在最偏僻的位置,房子周围用篱笆圈起一个小小的院子。四周围一片荒芜的?#21543;?#22823;概是冬天的原因,连片枯叶也难见到。

    杜玉娘好奇的伸长了脖子,左顾右盼,若不是有刘老汉带路,她决计?#20063;?#21040;这里来,也不会想到,在桃溪镇还会有这样的地方。

    刘老汉站在篱?#26159;?#22806;朝院子里喊了一声:“大成,二成在家吗?”他虽是个老汉,但是到邱家?#21019;?#22810;都是找邱彩蝶的两个弟弟说话,毕竟邓氏年轻守寡,谨慎些,也省得街坊四邻说闲?#21834;?br />
    邱彩蝶有两个弟弟,大弟叫邱大成,二北叫邱二成。

    相比起她的两个弟弟来,她的名字秀雅很多,可见其父母对她的疼爱。

    就在这时,薄薄的?#26223;?#38376;被人推开了,走出来的人不是什么邱大成,邱二成,而是邱彩蝶。

    杜玉娘眼睛一亮,忍不住叫道:“彩蝶!”其实她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就是一个不愿意跟人交际接触的?#24661;?#35828;好听点她是清高,?#30340;?#21548;点,她像是谁都瞧不起似的。

    前世高氏常常提醒她,你自己本身就是个服侍的玩意儿,也不见得比青楼里的窑姐清白多少,哪有资格看不起别人呢!

    杜玉娘晃了?#25991;?#34955;,把前世的阴影从?#38498;?#20013;甩出去。她露出一个笑容来,朝邱彩蝶招了招手。

    有些人,一见如故,大概就是如?#24661;?br />
    邱彩蝶十分震惊,或许没有想到刘老汉和杜玉娘会一起过来。

    “您怎么来了?”邱彩蝶对于刘老汉这位长辈,是非常尊敬的,她知道他是父?#33258;?#32463;救过的一?#36824;?#20154;,父亲故去后,他对这一大家子都颇为照?#24661;?#21487;是当年施恩的父亲已经故去了,而且刘爷爷帮了他们这么多年,早就偿还了以前的恩情了。

    邱彩蝶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木栅?#35813;牛?#35831;两人进院。

    刘老汉就问:“大成二成呢?不在家?”

    邱彩蝶点了点头,神色有些不自然,又问:“你怎么过来了?”

    杜玉娘便道:“是我同姥爷讲的,说是在街上见到了你,却觉得你与往日不同,有些挂念。”

    杜玉娘不是擅长与同龄姑娘打交道的人,前世她拼命的自保,跟高氏斗法,跟贺元庚斗法,但是她一无所有,只能竖起全身的刺。但是到最后,她的刺都被一根根的拨掉了,她一败涂地。

    像面在这样能心平气和的跟人说话,真的很好。

    邱彩蝶只道:“其实也不是什?#21019;?#20107;!”她搬了两张条凳,请杜玉娘和刘老汉坐下。

    “你不是酒坊的伙计吗?怎么不在那里做事了?”杜玉娘知道邱彩蝶自尊心极强,故而问得很隐讳。

    邱彩蝶垂了头,“总之我以后都不会去了!”

    刘老汉惊了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邱彩蝶只道:“怎么会呢!是我娘病了,弟弟们照?#22235;?#20146;不是太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在作坊里当学徒的差事,是刘爷爷给她找的,她女扮男装在作坊里干杂活,除了掌柜的,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但是现在,那里她待不下去了,她不能把真相说出来,让刘爷爷难做?#24661;?br />
    刘老汉活了一大把年纪,哪里会听不出来邱彩蝶的推脱之词?他腾的地下站起身来,颤声问道:“彩蝶,是不是,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当初他就说,彩蝶一个姑娘家,去什么酒坊作坊,那里都是男人,她就算是扮了男装,也不一定会安全。

    可这?#23601;?#25319;的厉害,说什么都非要去康?#20063;?#21487;。

    刘老汉吓得手都抖了,生怕邱彩蝶受了欺?#28023;?#37027;自己可真的是万死也难辞其咎了。

    “没有,您想哪儿去了,真没有!”邱彩蝶哭笑不得,知道刘老汉是想差了。

    “真没有?”

    “真没?#23567;!?br />
    刘老汉见她不像说谎话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坐了回去。

    “我娘是真病了!大成和二成还小,照顾自?#22909;?#21193;强强,如?#25991;?#29031;顾我娘?”

    刘老汉连忙道:“家里生计可还好,要是有什么用得着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跟我说。”

    邱彩蝶苦笑不已,家里生计哪里还好,都已经?#20063;?#24320;锅了。只是母亲说过,他们得坚强,不能总是依靠别人的施舍过日子,那样成了什么? 杜玉娘突然问她:“彩蝶,你想不想找份活干?”

    “?#19968;?#24178;?”邱彩蝶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杜玉娘搬到镇?#20384;?#20303;了,说不定真能有什么活计,让她挣钱养家也不一定。

    这对她来说,是好消息。

    邱彩蝶眼睛亮了起来,“是什么活?玉娘,你知道哪里招人?”不过,她不知道杜玉娘要介绍的活计是什么样的,她不擅长缝啊,绣的这些,要是玉娘介绍这样的活计给她,她就去不成了。

    这也是为什么邱彩蝶去作坊?#19968;?#20570;的原因。

    “知道啊!”杜玉娘眼睛亮亮的,“我家招?#24661;!?br />
    在一旁的刘老汉,似乎听明白了杜玉娘的话,不住的点头。

    “你家招人?”邱彩蝶没听明白,就又问了一句:“你家招人是什么意思?”

    杜玉娘道:“我家开了一个面馆,生意还可以。本来人手也是够用的,但是我嫂子刚好临盆,生了两个胖小子,这样一来,我娘和我祖母要侍候我嫂子坐月子,铺子里人手就不够了。”

    ?#25226;劍?#20320;当姑姑了,真是恭?#30149;!?#37041;彩蝶说得诚心诚意,脸上的笑容也璀璨了起来。

    杜玉娘便道:“家里事多,铺子刚开起来又不能不做。彩蝶,你能来我们家帮忙吗?”

    邱彩蝶愣了一下,“只是,我什么也不会啊?”

    “没关系的,我只是想找个心细的人帮我带侄子,而且有我祖母在,她会告诉你怎么做的!我嫂子坐月子吃的东西,?#19968;?#20107;无准备好,你只要帮忙照顾孩子,做些打杂,洗洗涮涮的事情就好!”

    打杂啊!

    这个她擅长啊!

    “是真的吗?”邱彩蝶觉得这简直是她最近听到过的最好的消息了。

    “嗯!”杜玉娘确实也想找人手来帮忙,铺子里的事情,离不开刘氏,让外人来做总是有顾虑的。

    照顾孩子就不一样了,田氏能亲眼看着,李氏也能亲眼看着,而且她相信邱彩蝶的人品。

    “我每个月给你七百文,另外还供一顿午饭,一顿晚饭。你早上吃过早饭来就可以,下午过了饭点再回家。一个月,给你两天假,你看怎么样?”

    七百文!

    这对于邱彩蝶来说,绝对不是一?#24066;?#38065;,而且一天还供两顿饭。

    邱彩蝶拉着杜玉娘的手,颇有些激动的问:“玉娘,是真的吗?你没骗我?或许,你不是因为同情我,所以才故意帮我这个忙?”

    “当然是真的了,我又不是钱多得没处使了!”杜玉娘只道:“一样是请人,为什么不请自己人?#24656;?#26159;要委屈你了,带孩子并不轻省,洗洗涮涮的也多有劳累。”

    邱彩蝶差点笑出声来:“这有什么,当年我娘生我二弟时,里外都是我侍候的,玉娘,你放?#27169; ?br />
    “那就这以说定了!彩蝶,你明天就来上工吧!我家好找,在北街老巷子口那边,杜家面馆,刚开业的。”

    邱彩蝶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了!”

    杜玉娘和刘老汉不好多留,?#25512;?#36523;告辞了。

    回了铺子以后,杜玉娘就把自己找邱彩蝶来家里帮忙的事情说了。

    刘氏听了邱彩蝶遭遇,也是彼为同情的,七百文不少,但是邱彩蝶帮过他们,加上这份人情,也就不多了。

    “你作主就好!”刘氏相信闺女的眼光,反正钱也是玉娘挣的,她对此事没有什么意见。

    倒是杜河清,觉得有些顾虑,对方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怕是不方便吧!

    杜玉娘就道:“虎子还小,咱们铺子里也忙,您和大哥回后院的时间还是有数的!况且若是论起来,两家也算有旧,她是我姥爷救命恩人的女儿,谁还能说出什么排揎的话来?”

    杜河清就放下了?#27169;?#36824;嘱咐了儿子两句。

    杜安康最是稳妥不过的人,当下全都应了。

    田氏知道杜玉娘事事替她着想,心里感激得?#23567;?#24819;想几年前那个高傲冷漠的小姑,简直无法把当年的那个杜玉娘和现在的她联系到一起。

    当天傍晚,刘老汉驾着车带着闵氏和大媳?#20928;?#20102;家,且说好了等孩子洗三的时候再来。

    杜家亲戚少,田氏的娘又惹出了事,所以除了刘家这边,也没有啥好走动的了。

    李氏本来还想着洗三的时候通知二房,毕竟是亲戚嘛,孩子洗三是大事,二房应该来的。但是后来不知怎么的,也不提了,好像自动略过了这件事情一样。

    第二天一早,杜家人刚刚吃过早饭,邱彩蝶就来了。她把头发规规矩矩的梳在脑后,扎了一条八成新的水蓝色头巾,穿着一身浆洗得干干净净的衣裤,看着十分利落。

    杜玉娘拉着她的手道:“我家人都很和善,你不用担心。?#24444;?#19968;一给她介绍家里?#24661;?br />
    邱彩蝶叫刘氏婶子,跟杜玉娘一样管田氏叫嫂子,称呼李氏大娘!

    邱彩蝶叫杜河清叔,对着杜安康的时候,却叫东家。

    这一点让李氏和刘氏非常满意,但不是她们好虚荣,只是邱彩蝶知道避嫌,证明是个好女孩。

    杜玉娘带她简单的熟悉了一下铺面和后院的环?#24120;?#23601;去前边了。

    邱彩蝶虽然有些拘谨,但是眼睛里有活,事事抢着干,让李氏和田氏对她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杜家面馆再次开张,关注度不小,街坊四邻都来问为什么昨天歇业了。

    杜河清忍不住分享了一下家里的喜事,还发了一些红鸡?#21834;?#20063;收到了不少的祝福。

    不一会儿,街上就热?#33267;?#36215;来,出入面馆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年关将至,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就要来了。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