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田園食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年關將至

第一百九十八章 年關將至

    杜玉娘也去找了劉氏,跟她說了這事兒。

    劉氏也知道邱彩蝶當初幫了他們大忙,自然沒有不答應的。還囑咐她該帶些東西上門,免得失了禮數。

    杜玉娘猶豫了一下,便道:“還是算了。我聽姥爺說,他們家人都挺要強的,只怕帶了也不會收。細水長流,總比把人嚇到要好。”

    劉氏一想也是這個道理,就不說什么了。

    就這樣,劉老漢帶著杜玉娘出了杜家鋪子,往南街走去。

    “他們住南街啊?”杜玉娘好奇地問:“這邊人家很少啊!”多是倉庫,鐵匠鋪什么的。

    劉老漢道:“他們家以前不是這邊的!原來也在鄉下,后來邱山遠死了以后,他們家的地和房子就被邱山遠他娘和他大哥給騙去了,娘幾個沒有著落,就流落到了鎮上。”

    還有這種事情?簡直駭人聽聞啊!

    “太過份了!”杜玉娘無法想象,自己的兒子剛死,就把媳婦和孫女,孫子給趕了出去,甚至連地和房子都騙走了,這簡直是不給他們娘幾個活路啊!

    “這種事情,常見的!哪兒都有,見怪不怪了!當爹娘的,得把一碗水端平嘍!你比如說你姥爺我吧,對吧,你有六個舅舅,我都是一樣待遇的!”

    說是一模一樣的待遇,倒是有些夸張了。十個手指頭還有長有短呢,更何況是活生生的人了,女兒嘛,脾氣各不相同,總有親近些的,疏遠些的。但是劉老漢有六個兒子,他在這方面做得是真不錯,至少家里一團和氣,沒有什么太大的摩擦。

    爺倆一邊說,一邊往南街僻靜的地方走,眼看著都要出城了,才算是找到了地方。

    “她住這兒?”這里很偏僻,而且房屋都是又低又矮的,瞧著好多年都沒有修葺了。許多彎彎曲曲的羊腸小路向前延伸著,通向各家各戶。

    劉老漢道:“城南這一片,住的都是無家可歸的人。要說這桃溪鎮上的鄉紳還是挺仁義的,至少給這些人安家落戶,給了他們一塊棲身之所。”

    杜玉娘還是頭一次聽說這樣的事兒,“以前怎么沒聽說呢?”她還一直以為,城南這附近只有倉庫和幾個鐵匠鋪呢。

    “你這孩子以前也不關心這些啊!”劉老漢一邊說,一邊道:“前邊就是了,到了。”

    杜玉娘也沒再問下去,跟著劉老漢來到一座土坯房前。

    這房子坐落在最偏僻的位置,房子周圍用籬笆圈起一個小小的院子。四周圍一片荒蕪的景色,大概是冬天的原因,連片枯葉也難見到。

    杜玉娘好奇的伸長了脖子,左顧右盼,若不是有劉老漢帶路,她決計找不到這里來,也不會想到,在桃溪鎮還會有這樣的地方。

    劉老漢站在籬笆墻外朝院子里喊了一聲:“大成,二成在家嗎?”他雖是個老漢,但是到邱家來大多都是找邱彩蝶的兩個弟弟說話,畢竟鄧氏年輕守寡,謹慎些,也省得街坊四鄰說閑話。

    邱彩蝶有兩個弟弟,大弟叫邱大成,二北叫邱二成。

    相比起她的兩個弟弟來,她的名字秀雅很多,可見其父母對她的疼愛。

    就在這時,薄薄的木板門被人推開了,走出來的人不是什么邱大成,邱二成,而是邱彩蝶。

    杜玉娘眼睛一亮,忍不住叫道:“彩蝶!”其實她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就是一個不愿意跟人交際接觸的人。說好聽點她是清高,說難聽點,她像是誰都瞧不起似的。

    前世高氏常常提醒她,你自己本身就是個服侍的玩意兒,也不見得比青樓里的窯姐清白多少,哪有資格看不起別人呢!

    杜玉娘晃了晃腦袋,把前世的陰影從腦海中甩出去。她露出一個笑容來,朝邱彩蝶招了招手。

    有些人,一見如故,大概就是如此。

    邱彩蝶十分震驚,或許沒有想到劉老漢和杜玉娘會一起過來。

    “您怎么來了?”邱彩蝶對于劉老漢這位長輩,是非常尊敬的,她知道他是父親曾經救過的一位故人,父親故去后,他對這一大家子都頗為照顧。可是當年施恩的父親已經故去了,而且劉爺爺幫了他們這么多年,早就償還了以前的恩情了。

    邱彩蝶一邊說,一邊打開了木柵欄門,請兩人進院。

    劉老漢就問:“大成二成呢?不在家?”

    邱彩蝶點了點頭,神色有些不自然,又問:“你怎么過來了?”

    杜玉娘便道:“是我同姥爺講的,說是在街上見到了你,卻覺得你與往日不同,有些掛念。”

    杜玉娘不是擅長與同齡姑娘打交道的人,前世她拼命的自保,跟高氏斗法,跟賀元庚斗法,但是她一無所有,只能豎起全身的刺。但是到最后,她的刺都被一根根的撥掉了,她一敗涂地。

    像面在這樣能心平氣和的跟人說話,真的很好。

    邱彩蝶只道:“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搬了兩張條凳,請杜玉娘和劉老漢坐下。

    “你不是酒坊的伙計嗎?怎么不在那里做事了?”杜玉娘知道邱彩蝶自尊心極強,故而問得很隱諱。

    邱彩蝶垂了頭,“總之我以后都不會去了!”

    劉老漢驚了驚:“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邱彩蝶只道:“怎么會呢!是我娘病了,弟弟們照顧母親不是太方便,所以我就回來了。”在作坊里當學徒的差事,是劉爺爺給她找的,她女扮男裝在作坊里干雜活,除了掌柜的,幾乎沒有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但是現在,那里她待不下去了,她不能把真相說出來,讓劉爺爺難做人。

    劉老漢活了一大把年紀,哪里會聽不出來邱彩蝶的推脫之詞?他騰的地下站起身來,顫聲問道:“彩蝶,是不是,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當初他就說,彩蝶一個姑娘家,去什么酒坊作坊,那里都是男人,她就算是扮了男裝,也不一定會安全。

    可這丫頭擰的厲害,說什么都非要去康家不可。

    劉老漢嚇得手都抖了,生怕邱彩蝶受了欺負,那自己可真的是萬死也難辭其咎了。

    “沒有,您想哪兒去了,真沒有!”邱彩蝶哭笑不得,知道劉老漢是想差了。

    “真沒有?”

    “真沒有。”

    劉老漢見她不像說謊話的樣子,這才松了一口氣,重新坐了回去。

    “我娘是真病了!大成和二成還小,照顧自己勉勉強強,如何能照顧我娘?”

    劉老漢連忙道:“家里生計可還好,要是有什么用得著幫忙的地方,你一定跟我說。”

    邱彩蝶苦笑不已,家里生計哪里還好,都已經揭不開鍋了。只是母親說過,他們得堅強,不能總是依靠別人的施舍過日子,那樣成了什么? 杜玉娘突然問她:“彩蝶,你想不想找份活干?”

    “找活干?”邱彩蝶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杜玉娘搬到鎮上來住了,說不定真能有什么活計,讓她掙錢養家也不一定。

    這對她來說,是好消息。

    邱彩蝶眼睛亮了起來,“是什么活?玉娘,你知道哪里招人?”不過,她不知道杜玉娘要介紹的活計是什么樣的,她不擅長縫啊,繡的這些,要是玉娘介紹這樣的活計給她,她就去不成了。

    這也是為什么邱彩蝶去作坊找活做的原因。

    “知道啊!”杜玉娘眼睛亮亮的,“我家招人。”

    在一旁的劉老漢,似乎聽明白了杜玉娘的話,不住的點頭。

    “你家招人?”邱彩蝶沒聽明白,就又問了一句:“你家招人是什么意思?”

    杜玉娘道:“我家開了一個面館,生意還可以。本來人手也是夠用的,但是我嫂子剛好臨盆,生了兩個胖小子,這樣一來,我娘和我祖母要侍候我嫂子坐月子,鋪子里人手就不夠了。”

    “呀,你當姑姑了,真是恭喜。”邱彩蝶說得誠心誠意,臉上的笑容也璀璨了起來。

    杜玉娘便道:“家里事多,鋪子剛開起來又不能不做。彩蝶,你能來我們家幫忙嗎?”

    邱彩蝶愣了一下,“只是,我什么也不會啊?”

    “沒關系的,我只是想找個心細的人幫我帶侄子,而且有我祖母在,她會告訴你怎么做的!我嫂子坐月子吃的東西,我會事無準備好,你只要幫忙照顧孩子,做些打雜,洗洗涮涮的事情就好!”

    打雜啊!

    這個她擅長啊!

    “是真的嗎?”邱彩蝶覺得這簡直是她最近聽到過的最好的消息了。

    “嗯!”杜玉娘確實也想找人手來幫忙,鋪子里的事情,離不開劉氏,讓外人來做總是有顧慮的。

    照顧孩子就不一樣了,田氏能親眼看著,李氏也能親眼看著,而且她相信邱彩蝶的人品。

    “我每個月給你七百文,另外還供一頓午飯,一頓晚飯。你早上吃過早飯來就可以,下午過了飯點再回家。一個月,給你兩天假,你看怎么樣?”

    七百文!

    這對于邱彩蝶來說,絕對不是一筆小錢,而且一天還供兩頓飯。

    邱彩蝶拉著杜玉娘的手,頗有些激動的問:“玉娘,是真的嗎?你沒騙我?或許,你不是因為同情我,所以才故意幫我這個忙?”

    “當然是真的了,我又不是錢多得沒處使了!”杜玉娘只道:“一樣是請人,為什么不請自己人?只是要委屈你了,帶孩子并不輕省,洗洗涮涮的也多有勞累。”

    邱彩蝶差點笑出聲來:“這有什么,當年我娘生我二弟時,里外都是我侍候的,玉娘,你放心!”

    “那就這以說定了!彩蝶,你明天就來上工吧!我家好找,在北街老巷子口那邊,杜家面館,剛開業的。”

    邱彩蝶連連點頭:“我知道,我知道了!”

    杜玉娘和劉老漢不好多留,就起身告辭了。

    回了鋪子以后,杜玉娘就把自己找邱彩蝶來家里幫忙的事情說了。

    劉氏聽了邱彩蝶遭遇,也是彼為同情的,七百文不少,但是邱彩蝶幫過他們,加上這份人情,也就不多了。

    “你作主就好!”劉氏相信閨女的眼光,反正錢也是玉娘掙的,她對此事沒有什么意見。

    倒是杜河清,覺得有些顧慮,對方畢竟是個十五六歲的女孩,怕是不方便吧!

    杜玉娘就道:“虎子還小,咱們鋪子里也忙,您和大哥回后院的時間還是有數的!況且若是論起來,兩家也算有舊,她是我姥爺救命恩人的女兒,誰還能說出什么排揎的話來?”

    杜河清就放下了心,還囑咐了兒子兩句。

    杜安康最是穩妥不過的人,當下全都應了。

    田氏知道杜玉娘事事替她著想,心里感激得行。想想幾年前那個高傲冷漠的小姑,簡直無法把當年的那個杜玉娘和現在的她聯系到一起。

    當天傍晚,劉老漢駕著車帶著閔氏和大媳婦回了家,且說好了等孩子洗三的時候再來。

    杜家親戚少,田氏的娘又惹出了事,所以除了劉家這邊,也沒有啥好走動的了。

    李氏本來還想著洗三的時候通知二房,畢竟是親戚嘛,孩子洗三是大事,二房應該來的。但是后來不知怎么的,也不提了,好像自動略過了這件事情一樣。

    第二天一早,杜家人剛剛吃過早飯,邱彩蝶就來了。她把頭發規規矩矩的梳在腦后,扎了一條八成新的水藍色頭巾,穿著一身漿洗得干干凈凈的衣褲,看著十分利落。

    杜玉娘拉著她的手道:“我家人都很和善,你不用擔心。”遂一一給她介紹家里人。

    邱彩蝶叫劉氏嬸子,跟杜玉娘一樣管田氏叫嫂子,稱呼李氏大娘!

    邱彩蝶叫杜河清叔,對著杜安康的時候,卻叫東家。

    這一點讓李氏和劉氏非常滿意,但不是她們好虛榮,只是邱彩蝶知道避嫌,證明是個好女孩。

    杜玉娘帶她簡單的熟悉了一下鋪面和后院的環境,就去前邊了。

    邱彩蝶雖然有些拘謹,但是眼睛里有活,事事搶著干,讓李氏和田氏對她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杜家面館再次開張,關注度不小,街坊四鄰都來問為什么昨天歇業了。

    杜河清忍不住分享了一下家里的喜事,還發了一些紅雞蛋。也收到了不少的祝福。

    不一會兒,街上就熱鬧了起來,出入面館的客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年關將至,一年中最熱鬧的時候,就要來了。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A彩娱乐游戏 快乐赛车 35选7历史号码 360七乐彩走势图 甘肃快3 聚友贵州麻将下载安装 福建22选5开奖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不联网单机捕鱼 奇迹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