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议论

第三百五十九章 议论

    杜家最辛苦的两个人,要数杜河清和杜玉娘!

    白天二人整天在灶间里转悠,忙得脚不沾地。冬天倒也罢了,夏天烟熏火燎的,十分受罪。

    白天忙活了一天,饭也不能够定时吃,到了晚上,兄妹俩还要准备第二天要用的食材,光是卤下水这一块,就挺费时间的。

    好在面馆营业的时间不是很早,兄妹俩可以多睡一会儿。一般情况下,都是杜河清,刘氏先起?#21019;?#22836;阵。杜河清收拾铺子里的桌椅,打扫卫生,刘氏做好一家人的早饭。因为孩子大了,也不像小时候那么缠人了,故而田氏每天都早起帮忙干活。等到杜安康和杜玉娘起来的时候,家里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吃过早饭,把该干的活也都干得差不多了,就等着客人上门了。

    可是这人活着,哪有不辛苦的呢? 平民百姓为了柴?#23376;?#30416;而辛苦;小康之家为了飞?#38138;?#36798;而辛苦;?#29992;?#40718;食之家为了权倾天下而辛苦,总之,各有各的苦。

    杜玉娘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可辛苦的,相反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对她来说简直像是泡在了蜜罐里!如果只是每天晚睡一点,每天在厨房里忙活一点就算是辛苦的话,那她前世过的那些日子算什么? 她嫁到贺家时,只是认识些字,想要读一篇文章都是十分困难的。可是她为了贺元庚,硬是?#31185;?#33258;己看了不少书,还提笔练字,一练就是两三个小时,手都写肿了!

    她?#21507;?#26102;,高氏因为嫉妒,更是让她跪在冰天雪地里跪了足足两个时辰,害得她差点小产不说,连带着还落下了寒症,每每阴天下雨的时候,两个膝盖都会像被针扎过一般疼痛起来,又?#23376;?#32418;,路也走不了几步。

    更不要说,到了后来她为了保住清白,硬生生的用瓷器碎片将自己的脸划花了。那种疼痛,真是钻心一般,记人刻骨铭心,杜玉娘甚至听到了瓷器碎片割开了自己皮肉的声音。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耳朵里全是那种声音,几乎将她折磨疯。

    今天的一切,即便再怎么辛苦,跟前世比起来,都是不值一提的。

    所以杜玉娘从来都不觉得辛苦,每天都乐呵呵的忙前忙后,只有守在自己的亲人身边,每天为他们做一些事情,她才觉得自己在赎罪,在为前世自己做的错误赎罪。

    这又何尝不是她对自我的一种救赎? 得到救赎的人,心里会感觉无比的满足和充实,只会觉得自己过得很好,哪里会觉得苦呢? 好不容易干完了活,哥俩各自回屋休息。

    杜玉娘简单的洗漱了一翻,回了屋。

    如锦好像已经睡下了,床账放得严严实实,一条缝都没?#23567;?#26460;玉娘从?#36824;?#30340;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拧开盖子后挖了一块面脂出来,在脸上,手上涂了一些以后,她便只吹了油灯,钻到被子里去了。

    夜幕深沉,万物寂静。

    喧闹了一天的桃溪镇,终于安静了下来。

    杜家人已经进入了梦乡之中,却不曾想到,子时刚过,一伙贼人突?#24576;?#29616;在杜家铺子前面的?#20540;?#19978;。

    这伙贼人是小分队,只有五六人,个个身穿黑衣,脸罩黑巾,手里,还明晃晃的拿着两个火把。

    几个人分散开了,把杜家围住,其?#36763;?#20010;人翻身上墙,一眨眼就跳进了杜家院子。

    两个人很小心,动作也非常轻,孰不知他们刚一落地,后院上房的某人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如锦支着耳朵听了几息时间,却突然发现窗前似乎闪过两道人影,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却闻到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酸甜气息。

    如锦连忙闭气,顺手将一旁的衣裳抓过?#21019;?#22909;。她迅速下床穿鞋,往外面奔去。

    刚走到灶间,就听到了刀子拨动门栓的声音。如锦盯着大门,两个箭步窜了过去,对方正好打开门,却不想被如锦一脚踢在胸前,直接将人踹了出去。

    突生异变,那两个黑衣人大概也没有想到,杜家居然还藏着一个练家子,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人居?#24187;槐幻?#20498;!

    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半天也没爬起来,另一个黑衣人瞧了,当下从后腰处拿出一把匕首,奔着如锦刺了过来,如锦不慌?#24187;Γ?#20063;不闪避。那匕首递到她胸前时,如锦便狠狠地抓住了那人的手腕,那人大惊,他的速度不慢,不承想却被对方看透了路数。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如锦明明是个瘦弱的女子,可是力气却很大,被她捏住的手腕,竟是丝毫动弹不得。

    “什么人?”如锦知道杜家人?#39034;?#37117;中了迷~药,这会儿应该全都?#24187;?#32763;了,故意也没有特意压着声音。

    那人脸上表情凶狠,根本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反而抬脚向如锦踹了过来。

    如锦身子轻轻一闪,很轻松的就避开了那人的攻击,同时手上用力,硬生生将那人手腕折断了。

    “啊~”一声惨叫响起。

    等在杜家外面的人都听到了,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便齐齐动身,纵身跃入杜家小院之内。

    此时,如锦已经把受伤的两个黑衣人扔到了院子里。

    “什么人?”那几个人落地后,她又问了一句。

    其余四人看到了地上那二人的?#26131;矗?#20415;不约而同的朝着如锦攻了过来。

    这女人不好对付,先不说她身份如何,光是她凭一己之力就把老五老六撂倒了,就不是个好对付的。

    那四个人不由分说,一齐动手,默契十足。其?#24515;?#30528;火把的那两个人,直接拿火把当兵器,朝着如锦的上盘和下盘分别攻了过来。

    这四人动作迅速,配?#22799;?#22865;,一看就是经常在一起配合。

    如锦艺高?#35828;?#22823;,根本不怕他们。虽然这几个人也勉强算是高手,但是跟如锦比起来,还是差了几个层次,否则的话,那两个人也不会被如锦在两?#20804;?#20869;就打倒了。

    五个人很快就混战在一起。如锦的速度非常快,她的身形像一道残影一般,在四个人之间不停的游走,每次对方都好像要抓到她了,但是她就像是一条特别滑的泥鳅一样,不等那些人碰触到她,她便一下子躲开了。

    如锦一个人,游刃有余地对付四个人,像猫儿戏耍着老鼠一般,将那四人逗得团团转。大如锦四两拨千斤的在四个人中间迂回周旋,偶尔踹别人一脚,并不用全力,将人踹飞以后,那人还能从地上爬起来。

    “娘的,这女的逗咱们玩呢!”其中一?#35828;?#21564;一声,口气里的愤怒?#36335;?#24050;经达到了顶点。先?#32610;?#20154;手里有一个火把,只是他被踢飞了两回,手里的火把也早就熄灭了。

    “跟她拼了!”看来今天这事儿是办不成了,他们哥几个回去不好交待,如果要是能把这娘们擒了,好歹也能免去几分罪责。

    他们或许不是这人对手,但是四个人要是发狠的往冲,也未必没有机会。

    那人招呼一声,四个人便发了狠的朝如锦攻去。如锦本来还心存善念,见这些人绝非善类,又有了别的心思,当下便不再手下留情,她招式凌厉,?#22995;?#37117;是制命的招式。几招过后,那四个来历?#24187;?#30340;人都倒在了地上,不是断手就是断脚,哀?#21487;?#19968;片。

    也亏了杜家人都中了迷~药,否则的话,还不得全都被惊醒了? 杜家的东跨院,也就是原来的?#32422;页?#34915;铺子,已经人去楼空了。杜家的西边,是个卖?#20132;?#30340;铺子。

    ?#20132;?#38138;子的老板?#22995;?#24503;明,人送外号张小抠。这个人特别抠,因为舍不得柴钱,炭钱,所以一入冬他就带着全家老小回父母的住处去蹭温度,等到天气暖和了,不用再烧柴了,全家老小再搬回铺子的后院住。

    所以如锦根本不用担心,两边的邻居会听到什么动静。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如锦还是将那几个人的穴道封住,只留下一个伤?#24179;现?#30340;人,去问话。

    那人?#35828;?#27604;?#29616;兀?#21364;不致命,只是看起来有些有气无力的。

    “你们是谁,大半夜来这儿干什么?”如锦盯着那人,目光幽寒,好似一只随时会暴走的凶兽。

    那人的脑袋嗡的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战。他也说不清自己是疼的,还是吓的,只觉得全身都在颤抖,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他的灵魂给控制了一样。

    他吓得说不出话来。

    如锦也发现了,这货等级太?#20572;?#34987;她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如锦便收回大部分的威压,那人感觉身子一松,紧接着便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人不可貌相!

    那人缓过神来,才发现眼?#32610;?#20010;看起来三十多,其貌不扬的女人实在太厉害了,他见过那么多的江湖人士,有的是盘踞一方的霸主,有的是一派之长,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有这个女人的威严,能让他感受到那种毫无生机的绝望。

    “我说……”那人虚弱非常,只道:“我们是受贺公子的指使,来杜家放火。?#27604;唬?#24182;不是要将他们?#36134;潰?#21482;是想让他们无家可归,一无所?#23567;!?br />
    “贺公子?什么来头?”

    那人犹豫了一下,还是?#20384;?#23454;实地道:“是太平县的县令公子。”

    “他为什么来招惹杜家人?县令的公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难不成杜家?#35828;?#32618;过他?”

    那人摇头。

    “我只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根本不知原由。”

    这倒也是真话。

    这种小卒子,哪?#20804;?#36947;真相的本事。

    “当真?”

    那人连忙道:“不敢欺骗前辈。”

    如锦伸手再他胸前点了两下,那人一歪,晕了过去。

    如锦甩了甩胳膊,直接动手把这六个人扔了出去。

    ?#27604;唬?#22905;没有那么?#25285;?#25226;人扔到杜家门口,这样一来万一他们出事,杜家难免会沾上一身腥。

    如锦把人扔到了东街去!

    东边儿住着的,都是深宅大户,都是有钱有势的主。

    如锦随便找了一个大门脸的人家,把人往附近一扔,就走了。她来去无踪,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把六个人都扔到了一起。

    这些人都被她点了穴,两个时辰后穴道会自行解开。

    只是这天寒地冻的,两个时辰后他们会不会冻死,却是不好说的。

    如锦觉得这样挺好。

    如果他们没死,那就是命不该绝,老天爷不收他们。

    但是相反,他们要是被冻死了,那便是时辰到了,各归各位。

    如锦看都没再看一眼,转身走了。

    如锦站在杜家铺子前,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后,轻轻一跃,跳到房上,随后又跳到院子里。

    院子里有打斗的痕迹,如锦想了想,就从墙角?#39029;?#19968;把大大的扫把来,在地上扫了几下,又把扫把放了回去,这才回屋。

    杜家人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第二天,全家人都起迟了,屋外一片银白的,正是下了初雪。远处的屋顶和树全都变白了,那雪下得很大,足有四五寸厚,随之而来的,还有天气变冷,气温一下子就跌到了一个低点。

    杜家人醒来以后,都有头痛的症状,好像喝醉酒的那种感觉。一向不哭不闹的两个小?#19968;錚?#21741;闹得厉害,怎么哄也哄不好。

    杜家人吓坏了,连忙差杜安?#31561;?#31206;氏医馆找大夫过来瞧瞧。

    如锦一如往常,一句话都不说,好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24661;?#20294;其?#31561;?#38182;想的是,那几个人怕是已经上路了,这雪不小,也不知道下了多久,即便是习武之人,活活的冻上几个时辰,也得冻死了。

    不承想,杜安康请大夫回来时,还带回了一个消息,?#20197;?#22806;家大门口躺着六个人,这些人全穿着夜行衣,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六个人冻死了五个,其中有一个人躺在了同伴的身上,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活了下来。

    “街上都传开了,说这事儿邪门的紧!你说他们穿的黑呼呼的,身上还有凶器,到狄家要干什么?”杜安康道:“反正大家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吓的人都不?#39029;?#38376;了。”...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