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不吉利

第五百七十三章 不吉利

    时间过得飞快,三月底的时候,肖诚送过来的两只小奶狗,已经能独立吃饭,在院里到处撒欢了。

    小鱼儿现在除了做菜,其他的时间都陪着这两只小狗。她比刚开始来到杨家的时候,高了一些,脸上也有肉了,枯黄的头发也渐渐有了光泽,脸上总是挂着笑,眼神也自信多了。小鱼儿整个人焕然一新,跟之前的那个卢妮简直判若两人,只怕现在就是跟范氏走个头对头,范氏也未必能认出她来。

    姜氏看着女儿开朗的笑容,当真是心满意足,没有什么比小鱼儿活得开心更重要的事情了。

    杜玉娘忧心忡忡,杨峥走了半个多月了,一点消息也没?#23567;?#22905;的铺子都要收拾完了,虎子那边也准备好了,就等着人来接他,好去上学了。

    可是杨峥那边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传过来,这让杜玉娘很是心急。

    姜氏还安慰杜玉娘,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若是真的把消息捅了出来,事情才坏了。

    “或许老爷办完事就回来了。”

    杜玉娘也知道这个道理,什么叫暗中布置?要是这会儿真的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那才叫有问题呢!

    心里知道是一回事,忍不住一直担心又是另外一回事。

    才十几天的工夫,杜玉娘就瘦了好几斤,眼瞅着下巴尖了,衣服挂在身上都显得有些肥大。

    姜氏对此毫无办法,只想着杨峥快点回来,也省得太太终日挂念。

    没等来杨峥的消息,却把白城子那边调查的消息给等来了。

    霍青风尘?#25512;?#30340;回来,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嘴唇干裂,头发也像是多日没洗了一样,上面还粘着几片枯叶。

    “你……”柳星儿吓了一跳,好不容易认出来门口站着的人是霍青,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人怎么这样了!

    “快!”霍青进了院子,二话不说就往屋里跑,先是找水喝,紧接着却是连脸都来不及洗,便与柳星儿道:“你快去传递消息……”

    姜氏急匆匆地?#30772;?#24088;子,冲着杜玉娘惊呼道:“太太,白城子那边有消息了!”

    “怎么样了?”对于这件事,杜玉娘也是很关心的。

    “去白城?#28216;?#36807;了,?#32933;?#26377;个姓潘的秀才,爹娘是从衡水逃难过来的,只不过早年一把大火把一家三口都烧死了,那时候那个潘秀才也就二十岁,明显跟贾家的上门女婿不是一个?#24661;!?br />
    杜玉娘心里咯噔一声,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太太,既然潘秀才早就死了,那眼前这个贾家的上门女婿是谁?他又为何冒充潘秀才。”

    杜玉娘咬着牙关,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什么样的人,需要借用别人的名字过日子?”

    姜?#19979;?#24819;了一下,脱口便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会不会是官府通辑的要犯?”

    “有这个可能。”

    主仆二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

    杜玉娘头疼的厉害,一开始她也只是猜测,可是没有想到这个贾氏的男人还真有问题。若不是为非作歹之人,何须顶着别人的名字过日子?况且……

    “他一定知道那个潘秀才不在了……”杜玉娘抬头看向姜氏,“他或许是白城子的人?”

    “太太,您就别想了,那个人一定不是什么好!若不是歹人,又何必顶着别人的名字过日子呢!”姜氏忧心忡忡地道:“这段时间,咱们一定警惕着些,管他是谁呢,不犯到咱们的头上也就罢了,若是他敢打咱们的主意,奴婢定让他有去无回。”

    姜氏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若是就她一个人在这儿守着,她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

    可是多了霍青和柳星儿这两个人,她们的胜算可就大多了。

    霍青年纪不大,可是功夫极好,寻常武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柳青儿长得娇小可人,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可是她是医毒双绝,擅长以毒治天下症,这两个人强强联手,再加上她,想要护住太太,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告诉小鱼儿,最近不要出去了!陌生人来叫门,一律不能给开。”未雨绸缪很重要,杜玉娘想了想又道:“不如你跟小鱼儿说说,就?#30340;?#20004;口子都不是什么好人,让她千万躲着点。”

    姜氏想到女儿,心里也是一紧,“您?#21028;模?#25105;明白的。”

    杜玉娘挥了挥手,“你现在就跟她说一说。”

    “太太,别的倒也罢了,咱们的铺子已经规整的差不多了,开张再即,总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搁下吧?”

    杜玉娘咬了咬下唇,道:“你让我想想。”

    姜氏没说话,轻轻地退了出去。

    当天晚上,姜氏反复跟小鱼儿交待,这几天她都不能出去,要乖乖的待在家里。

    小鱼儿是个听话的孩子,甚至连为什么都不问,就点头应了。

    “娘不会害你的,太太也是这个意思呢!”

    小鱼儿郑重地道:“娘,您?#21028;陌桑?#25105;不会出去的。”

    入夜时?#37073;?#38669;青一身劲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杨家的屋顶上,

    从现在开始,他和柳星儿要?#33267;?#22312;杨家守着,以防出现什么不测。

    那个人身份不明,肯定不是什么好?#24661;?br />
    依照霍青多年的经验来看,此人多半是逃犯,在?#35828;?#38544;?#31456;?#21517;,只?#19978;?#19981;知道怎么的,竟然引起了五嫂的疑心。

    想来他自己也料不到,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诱贼之计,竟然会把他的身世疑点给扯了出来。

    霍青抱着自己的剑,靠在一个角落里,闭上眼睛假寐。

    幸亏柳星儿给他做了防蚊的草药香囊,否则的话,他在屋顶坐一个晚上,很可能会被蚊子咬死。

    这一夜,杨家风平浪静。

    天刚?#25797;?#20142;时,霍青飞身跳下屋顶,趁着早上的雾色,急匆匆的回了他和柳星儿的‘家’。

    杜玉娘起身后,照例去屋后打拳。

    现在她的拳头力量有了很大的改善,看起来也有了一些气势,不再轻飘飘的了。有时候她还会跟姜嫂在一起过过招,好练习一下实战。

    杜玉娘觉得自己进步很大,但是她也知道,她这几下子,不过是花拳绣腿罢了,遇上小混混还能唬唬人,要是真的遇上行家,怕是连十招都走不过去。

    不过姜氏说,这已经很好了,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离那些血雨腥风远得很,会?#21018;?#33258;保的工夫,就足够用了。

    杜玉娘的危机意识,姜氏不懂。杜玉娘也没想告诉她,有些时候,说多了反而降低了事情的可信度。

    “太太,太太!”姜氏提着一个菜篮子,急匆匆的走到了后院,她把菜篮子往石桌上一放,就去后院寻杜玉娘了。

    杜玉娘听她的声音不对,连忙收势,平稳气息,这才拔腿往前院走。

    主仆二人差点撞个满怀。

    “怎么了,什么事?”杜玉娘的声音都变调了,她生怕是杨峥那边出了什么事,一?#21028;?#25552;到了嗓子眼儿,差点都要站不稳了。

    姜氏见她这样慌张,也明白她是误会了,连忙道:“不是老爷的事,不是老爷的事。”

    杜玉娘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也落回了肚子里,“那是什么事?”

    ?#32610;?#22806;河沟里,发现了一个姑娘~”姜氏怕刺激到她,说得很含蓄:“那姑娘年纪不大,已经……”

    杜玉娘的脑袋嗡的一声。

    河沟里,发现一个姑娘~

    这……

    她之前做?#21361;?#23601;曾经梦到过这个场景。

    “那姑娘,死了吗?”

    姜氏点了点头,“河里的水都变色了,一片腥红。”

    杜玉娘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揪住了似的,脸色也白了起来。

    姜氏以为她被吓坏了,连忙道:“太太,是不是吓到您了?”

    杜玉娘摆了摆手,“你跟我进屋说。”

    两个人前后脚的进了屋。

    杜玉娘连着给自己灌了好几口水,才抹了抹嘴上的水渍,问姜氏:“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进城,到了半路上想小解,就去了城外林子里头,?#22836;?#29616;了河沟里有红色的血迹。那?#35828;?#23376;大,就顺着往上游的方向走了走,?#22836;?#29616;了河沟里的?#26391;?#37027;个姑娘,身无寸缕,被人祸害了。”

    杜玉娘的脸都?#40644;?#30333;了,“畜生!”她转念一想,觉得事情不太对,“姜嫂,你有话直说好了,不用?#24605;?#25105;,我不害怕。”

    姜氏就道:“太太,?#19968;?#30097;是不是跟贾氏的大夫有关?#25285;。俊?br />
    “咱们先前才说过,他可能是流窜的逃犯,不得已才用了别人的名字,隐?#31456;?#21517;过活!原本今天这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回来的路上,我听说潘秀才昨天离家了,贾氏说他是出去赚钱去了,可是我想,事情应该不会这样巧吧,怎么说碰上就碰上了!”

    不是她想要多管闲事,只是自己的邻居若真是个逃犯,那太太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放着这么个人在身边,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危险啊,谁知道他会不会把念头动到自己家?#20384;?#21834;!

    杜玉娘想了想前世的事,突然问道:“他会不会是个采花贼?”前世也是,先后死了好几个姑娘,都是被人先污辱,然后割了喉咙。

    这样的恶贼,天理难容。

    姜?#29616;?#20102;皱?#36857;?#20180;细搜寻着脑中的?#19988;洹?br />
    她以前在江湖上有些名号,江湖上的大大小小事,也知道一些。只是后来得罪了人,才不得已开始了逃亡生活。

    那些年为了寻找小鱼儿,为了报仇,她是钻门盗洞的打听了不少事,有关系的,没关系的,都问了个遍。

    若说采花贼嘛,好像还真有一位。

    那些不入流的小贼就不提了,当年江湖上,倒是个有号称摧花魔君的人,专门挑那些风姿优容的女眷下手,不管是大姑娘还是小?#22791;荊?#21482;要是长得漂亮的,他一个都不放过。

    只不过,这个人不像一般的采花贼,他得手?#38498;螅?#24448;往会把受害人给弄死,而且手段极其残忍,一般都是割喉而死。

    姜氏把自己知道的事都告诉了杜玉娘,“不过,那个人早些年就死了啊!”

    “死了?”杜玉娘又问是怎么回事。

    “听说是被人抓住了,当?#26412;?#19979;了天牢。因为是重刑犯,所以公开审判,直接推到菜市口砍了脑袋,许多人都是亲眼所见。”

    那就不是他了??#21482;?#26159;有心人利用那人的手法犯案?

    “那,那个恶贼的武功是不是很好?”不然的话,怎么谁都抓不住他,让他?#24184;?#27861;外那么久。

    “只是听说他轻功了得,武功?#32933;?#21364;没有人详细说过。”

    杜玉娘就道:“贾家的上门女婿十分瘦弱,看起来不像是功夫的。”

    “也不尽然,太太,有些人身?#38476;?#23567;,瘦弱,却很适合?#38750;?#21151;。”

    杜玉娘就问她:“你见过那个潘秀才没有?如果你们碰面了,你能不能看出他的?#32933;俊?br />
    姜氏想了一下,脸色更白了,“说来也?#37073;?#25105;在这儿也住了一段时日了,?#21019;?#26469;没有见过那个穷秀才!人人都说他非常懒,整日就是睡觉,喝酒,现在想想,非常可疑!”

    他是一个大男人,可是街?#21804;?#37051;居却时常看不到他的身影,好像人人都知道这个人,却是口口相传,真正见到他的人,却又没几个?

    会不会太夸张了一些?

    还是他只在想出现的人面前出现?

    杜玉娘头?#25991;?#28072;,“再看看吧,你盯着点消息,看看这个潘秀才什么时候回来!咱们不是有帮手吗?告诉他们不要打草惊蛇!”

    姜氏连忙点头,“我明白了。”

    因为镇外出现了?#35013;福?#20107;发好几天了,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所以整个五岩镇上都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街上很少能看到大姑娘,小?#22791;荊?#29983;意好像也受到了影响。

    肖诚再次上门的时候,带来了两个消息。

    铺子马上装修完比,牌匾也已经制作好了,随时可以准备开张事?#24661;?br />
    还有就是,别的镇子又死人了,死得也是妙龄少女。

    现在提起这个事,简直是人心惶惶。家?#19968;?#25143;门窗紧闭,就怕那神出鬼没的凶?#21482;?#36305;到自己家里来行?#20303;?br />
    肖诚对杜玉娘道:“我看你这铺子啊,还是过一阵再开张吧!不吉利。”

    :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