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妻~妾~半法

第七百七十五章 妻~妾~半法

    还好,霍青也懂一点唇话,所以即便柳星儿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他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书房里暗格中的账本,是他们进贺府的主要目的。只要拿到账本,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但是账本何其重要,根本不是轻易能够拿到的。

    霍青武功高强,但是也不敢打草惊蛇,打探了几天之后,他发现贺元庚对书房的管控特别严,每天都有人在书房门路驻守不说,还会有固定的巡逻?#28216;椋?#19968;班三岗地在书房巡逻。

    看来里面真的有猫腻啊!

    霍青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进展。

    柳青儿心中有数,又道:“小心点,寻?#19968;?#20250;。”

    霍青点了点头,二人就分开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高氏那边久久没有动静,这可把赵芸兰急坏了,她跟自己的心腹妈妈商量,“您说高氏怎么就这么稳得住呢?当初?#19968;?#23381;的时候,她可不像现在这样沉得住气。”

    丁婆子也道:“是啊!小姐您的意思是,这里头有猫腻?”

    “肯定有!”赵芸兰喃喃自语道:“你想想,高氏嫁进来多少年了,?#19978;?#19968;直无所出。她能眼瞅着妾室生下孩子吗?”

    丁婆子打了个激灵,“您的意思是说,那个秋心是假装有孕,所以高氏不急?”

    赵芸兰不住的拧着手里的帕子,“要真是这样,我也不急。”可是,假如秋心是真的怀孕了呢?毕竟表哥给她请了大夫啊!而且算算日子,她如今怀孕也快三个月了,腰身也渐粗,身子也见?#24656;亍?br />
    到底怀没怀,还真说不好。

    要是没怀,大夫看不出来吗?难道说秋心这么有本事,连大夫都?#31456;?#20102;?

    不能啊!那天她晕着,而且表哥请来的大夫都已经为贺家看诊好几年了,不是秋心能够?#31456;?#30340;呀!而且后来找的这位女医,不也是被人介绍来的嘛,她可不认识秋心,难道也能被秋心?#31456;?#19981;成?

    ?#21482;?#32773;……

    赵芸兰心里像揣了十万只蚂蚁一样,急得不?#23567;?br />
    “小姐,要不然咱们找个人去瞧瞧?”

    赵芸兰冷笑一声,“我现在自身难保,还在禁足,怎么找人?”

    丁氏也急得团团转!

    “姑爷这气还没消啊?那秋心还有七个月才生呢!难不成这七个月您和高氏就一直不出屋?”

    赵芸兰闭着眼睛,咬牙道:“得想个办法。”

    赵芸兰的办法还没想出来呢,秋心那边又传出一个消息,据?#30340;?#20301;被请来的女医竟然说,只要孕?#31455;?#20102;三个月,她就能断出胎儿性别来。

    “胡扯吧?是不是神棍?”赵芸兰的反应特别大,“谁敢说摸摸脉就能断是男是女?”

    丁婆子也急得不行,“小姐,那边已经摸上脉了,连夫人都过去了,肯定错不了。那女医可是一直要在府上待到生产呢!她若说慌,还能得着好不成?而且,就算秋心生了个女儿,那也是府里的第一个孩子,是老爷?#22836;?#20154;盼了多少年的骨血啊!您……您可不能大意啊。”

    就算是庶出的,也架不住精贵不是吗?

    赵芸兰恨得牙根痒痒,“高氏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丁婆子摇了摇头。

    赵芸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去吧,打听打听,看看什么情况。”

    于此同时,秋心的院子里暴发出惊呼之声,贺元庚的母亲陈氏是大族之女,平时端庄娴熟,举止优?#25319;?#21487;是现在,她却激动得浑身颤抖,眼睛瞪得老大,还激动的问道:“可是真的?”

    这模样,哪里像是个贵夫人,简?#26412;禿推?#36890;?#24605;?#30340;女人没有两样。

    易容过后的柳星儿瞧着年纪不小,模样也是成熟稳重,看起来就是个经验丰富的女医。她的面相,就是很容易让人信服的那种。

    ?#30333;?#28982;是真的。夫人您可以打听去,我这手艺,近十年从来没出过错。早些年年轻,手艺还不到火候,倒是差过两回。”

    “我信,我信!”陈氏又手合十,忍不住道:“菩萨保佑啊!贺家有后了。”

    贺元庚自是喜不盛收!当初赵芸兰怀孕的时候,他就十分激动,?#19978;?#23401;子后来落了下来,还是个女孩。如今秋心竟然给他怀了一个儿子,这怎么能不让他?#32769;?#33509;狂。

    虽是庶子,但是毕竟占了一个长啊!千万不能有损?#24661;?br />
    “来人啊,看赏!”贺元庚这一嗓子,可算是把陈氏惊醒了。

    “对对对,重重有赏!”

    就这样,柳星儿竟然得了一个大红包,足足五百两的银票。

    柳星儿想,不拿白不拿吧,来的时候五嫂说了,这次她们离开,顺手也把秋心带走,到时候这钱,就给秋心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还要麻烦你多多照看他们娘俩了!”陈氏这话十分接地气,“若有什么需要人手,钱物的地方,你?#36824;?#35828;一声。”

    “太太?#25512;?#20102;,应该的。”

    陈氏安抚了秋心几句,“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福气的。你什么也不要想,打今儿起,安心养胎,万事有我给你做主。”

    秋心心里烦得很,可是脸上却是十分柔顺的,陈氏说什么,她就应什么,当真是与高氏和赵氏都不同。

    陈氏自然十分满意,这样的人,好拿捏。

    她出了秋心的院子,转过头就吩咐自己的陪房刘庆家的,“挑几个得力的人放到她院子里,她腹中的孩子,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

    陈氏在后宅里争斗了一辈子,最懂得女人发起狠来的手段,那真是防不胜防,花样百出。这里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杀人不见血的屠宰场。当然她自己的手?#25105;?#24456;高超,否则的话,为何贺湘就贺元庚这么一根独苗?

    刘庆家的连忙应下了。

    消息?#33464;?#23601;传开了。

    高氏听闻,简直如遭雷击,“同为女人,为何她们都能怀孕,我却是只不下蛋的母鸡。”

    她的乳娘听了,差点掉下眼泪来,“小姐……”

    “罢了!我也生不出来,若是还不能让贺家有后,只怕我也就要下堂了!贺?#20197;?#19981;好,我好歹也是明媒正娶嫁过来的!若是成了弃妇,有何颜面回娘家啊!”

    乳娘心疼不已,却又道:“小姐放心,您这正室的位置,谁也撼动不得。那秋心?#36824;?#26159;个奴才,即便这会儿脱了贱籍,生下庶长子,她在府里也翻不出花去!搞不好,孩子一落地,夫人就会把那孩子抱过来,给您教养!”

    高氏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会吗?”语气里满是希冀。

    “怎么不会啊?您可是当家主母,而且她们的出身,都上不得台面,也只有您,最有资格养那个孩子。庶长再好,也比?#36824;?#23265;长啊!夫人又不糊涂,这么划算的买卖,她会做的。”

    高氏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来,“若是这样,那便是太好了!我这么多年就盼着要一个孩子,哪怕这孩子不是?#28216;?#32922;子里爬出来的,只要记在我的名下,也是好的。”

    “是是是,小姐,只是那秋心,却暂时不能动。上次的事情,贺家上下都?#38405;?#24847;见很大,您就算忍,也得忍几年。”

    高氏点头,“不防事,秋心又不是赵氏。”秋心在高氏眼里,就像一只蚂蚁一样,是随时随地都能被捏死的弱小生物。她没有娘家支持,就算生下了儿子,只怕也不?#20197;?#27425;。

    再说,来日方长,想要用几年的时间,来营造身体坏掉的假象,是很容易的。

    “您说得对,咱们啊,得稳住。”那婆子道:“以后您跟少爷,也软和点,千万不能再发脾气了。男人还不都是一样,像个孩子似的,得捧着,哄着。”

    赵芸兰那边,丁婆子第一时间?#20005;?#24687;告诉了她,“小姐,那边消息传回来了!那女医说了,七个月之后,落地的必然是个大胖小子。”

    赵芸兰如遭噩?#27169;?#25972;个?#35828;?#22352;在椅子里,双眼无神,“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到最后,已经有些癫狂了。

    “高氏那里得到信了没有?”

    丁婆子点头,“应该也得到信了!夫人重赏了那名女医,还将秋心院子里的下人都赏了一番,这?#21019;?#30340;动静,高氏那里不可能不收到风声。”

    高氏也知道了,那么她为何会这样沉得住气?

    赵芸兰一遍遍的?#39318;?#24049;,为何高氏会害她的孩子,而不去害秋心的孩子。

    虽然秋心?#36335;?#36824;小,可是她之前怀孕的时候,高氏那里可不是一点动静全无,只?#36824;?#22240;为她在养胎,所以忽略了罢了。

    可是现在,高氏的院子里却当真是没有半点消息传出来。

    为什么!

    赵芸兰不由得想,自己跟秋心有何不同,换言之,秋心有什么地方值得高氏另眼相看的?

    都没有!

    高氏不是那?#20013;?#24904;手软的人,不会因为秋心伺候过她几年,就对她另眼相待的。

    不同……

    赵芸兰腾的一下坐起身子,大声道:“我知道了!”

    她和秋心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有一个很好的娘家,还有?#20540;?#22992;妹,而秋心一无所?#23567;?br />
    因为身份不同,所以高氏忌惮自己,怕她利用娘家的力量,让她?#22266;ǎ?br />
    而秋心呢!一无所有!

    哪怕秋心生下儿子,都很有可能被抱给高氏养!

    赵芸兰想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还有什么?#24187;?#30333;的。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丁婆子连忙问道:“小姐,您想到了?是什么?”

    “高氏自己生不出来,就把主意打到秋心怀的这个孩子上头去了。秋?#25343;?#26377;娘家人可以依靠,又是个婢子出身,孩子生下来便是庶长。庶长和嫡长,到底是?#26143;?#21035;的!表哥那么会读书,将来肯定是要出仕的,而老爷只是县令,想要在仕途上伸手帮他,只怕能力有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丁婆子还有什么?#24187;?#30333;的。

    “您是说,那高氏想要把孩子记在她的名下?”

    “不是不可能!”

    丁婆子失声道:“她可是刽子手啊!害了少爷的孩子,贺家人也不?#24179;?#20102;吗?”

    “她叔叔是四品官,听说最近还要迁升,贺家人怎么敢得罪她?她若不是有个好叔叔,?#25512;?#22905;那姿色,还有不生孩子这一点,贺?#20197;?#23601;把她休了!”赵芸兰咬牙切齿地道:“高氏不动秋心,是想保着她的孩子记到自?#22909;?#19979;呢!偏偏表哥也是看重嫡长的,这个孩子放在高氏名下,好处多多,他不同意就是傻子。”

    难怪啊!难怪高氏这次这么稳,分明就是等着秋心替她生儿子呢!

    赵芸兰红着眼眶,咬牙切齿地道:“既然你们不仁,就休要怪我无义了!”大不了,一起死!

    秋心的小腹?#33464;?#40723;了起来。

    她自己倒是没有任何变化,四肢很纤?#31119;?#33080;上也像以前一样,一派温柔如水的模样。只是最近她吃得有些少,瞧着倒是还瘦了些。

    贺元庚也是着急,连忙问柳星儿是怎么回事。

    “姨娘怀孕是喜事,也不能为了安全,总把人拘在院子里啊!这样对孕妇的心情不好,而且时间长了,会对胎儿不利。再说,姨娘这胎已经坐稳了,过了头三个月,以后每天都要走动,利于生产。”

    贺元庚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啊!于是就又加派了人手,每天派人搀扶着秋心在院子里走动走动。

    这一天,秋心亲手下厨做了润肺的冰?#19988;?#32819;羹给贺元庚送去了。

    贺元庚恰巧在书房,听说秋心来送东西,就连忙让人将她带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贺元庚生怕她出点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秋心羞涩的笑笑,“我亲手做的甜羹,想给您尝尝。”

    “你有心了,只是这种事,以后让下人做就是了,你何必亲自操劳。”贺元庚一边说,一边扶着秋心坐下。

    “也不累,都是他们洗干净,弄好的,我就负责煮。”秋心道:“下人们做的,哪儿有我做的好?#22253;。 ?br />
    贺元庚宠溺一笑,他原先也不觉得秋心有多好,现在却觉得她不争不抢的就给自己怀上了儿子,当真是个好福气的。

    “以后少操劳些。”

    秋心点了点头,“那您快尝尝,味道如何?”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