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怀疑

第七百八十七章 怀疑

    &nbsp

    吃完了饭,李氏和闵氏倒都露出了几分疲惫之态。毕竟年纪大了,又做了半天的马车,一通折腾下来,年轻人也吃不消,更何况是上了年纪的老太太。

    杜玉娘早就收拾好了厢房,连忙让张婆子和马婆子扶二人过去,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自己?#24598;?#24471;不行,与如锦也不用客套,直接道:“上?#25991;?#26469;时的客房还空着,已经收拾好了,自便吧!”

    如锦像是没有看出来她的怠慢之处似的,竟然真的?#25512;?#36523;走了。

    邱彩蝶看得呆了,她虽然知道如锦这个人不爱计较,但是也从来没见她这般好说话过,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这两人,?#38477;?#35841;是长辈,谁是小辈啊!

    邱彩蝶没了记忆,早就把如锦不是杜家女儿的事情给忘了。

    杜玉娘也给邱彩蝶?#25165;?#20102;一间厢房,“彩蝶姐,我让流萤带你过去,你先歇歇,有什么话咱们晚点再说。”

    邱彩蝶点了点头,跟着流萤出去了。

    杜玉娘打了点水,随便拿帕子擦了擦脸,倒在稍间的炕上便睡着了。

    约摸睡了一个时辰的模样,杜玉娘才幽幽醒来,觉得周身的疲累得到了缓解,人也舒服了不少。

    “流萤?”

    流萤早就守着她呢,听到杜玉娘的声音后,连忙送了一杯温水过来。

    这是杜玉娘的习惯,她?#19981;?#30561;醒以后喝点温水。

    杜玉娘喝了一口水,问她:“祖母和姥姥醒了没有?”

    “还没动静,两位老太太乏得狠了,估计还得一会儿。”

    杜玉娘起身?#24187;媯?#21448;让流萤重新给她梳了头发。

    “晚饭做什么,厨房那边?#25165;?#20102;没有?”

    “正要跟您?#30340;兀?#20027;食做了梗?#23383;?#21644;杂粮粥两种,还做了奶香馒头,蛋羹给几位小主子吃。另外有豆腐蛤蜊汤、红烧鱼、干烧山珍、水晶皮冻、?#25910;?#27827;虾、白?#37117;Γ?#22909;像还特意炸了两种酱,准备了不少的青嫩小?#24661;!?br />
    乡下人,平常最常吃的东西,就是蘸酱?#24661;?br />
    李氏和闵氏在乡下待了一辈子,这个习惯是改不掉的,所以杜玉娘早就说过,让庄上的人把最嫩的青菜菜来,什么小黄瓜啊,小白菜啊,水萝卜啊!反正都是老太太们爱吃的。

    “这样便好,祖母和姥姥来一趟不容易,千万得把两位老太太侍候好了。”杜玉娘道:“我去瞧瞧三个孩子,你先到姑太太那儿瞧一眼,若是她醒了,便将人请到这儿来,我有话问她。”

    流萤连忙应了。

    杜玉娘去看孩子们的时候在,三个小?#19968;?#21018;洗完澡。天气好,小?#19968;?#20204;穿着大红色的肚~兜躺在垫子上晒太阳。斑驳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在炕上,照在孩子们的发?#30097;希?#37027;画面,简直美得一塌糊涂。

    “娘的小宝贝,想没想娘亲啊!”杜玉娘已经在有意识的给孩子们断~口粮了,平时都是让他们吃完了牛乳?#20960;?#39135;,自己再出现,这样一来孩子们不饿,也不会惦记她那点可怜的奶~水。

    奈何这一次,杜玉娘忘记了,结果老二顺?#23110;?#21040;她怀里,低头就往她衣襟里扎,跟里一个劲儿的哼哼,跟小猪崽要抢食吃的时候一模一样。

    杜玉娘?#21040;?#19968;声坏了,连忙把老二抱起来,颠了两下就交到秋心的手上,“还没喂东西呢?”

    秋?#22902;?#20102;抬下巴,示意吃的都在一旁桌子上摆着呢!

    杜玉娘连忙亲了老二一口,“乖乖地啊,娘一会儿再说。”说完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

    秋心和姜氏相视一眼,?#26434;行?#26080;奈。三位小主子已经饿了,这会儿没看到娘亲的粮仓,自然不依不饶起来。二人不敢怠慢,连忙?#35328;?#23601;准备好的牛乳端过来,让孩子们坐着,一勺一勺的喂给他们吃。

    老大一点也不急,总是等弟弟,妹妹吃完了,他再吃,颇有?#22791;?#21733;的风范。老三嘴最急,慢一点就吭吭,但是不哭就是了。

    三个孩子都有点要冒话的意思,嘴里有时候会无意识的发出L,M,之类的音。

    杜玉娘逃回了正房,心想好悬啊!

    “你这是怎么了?”

    杜玉娘干笑,“没事,孩子们?#24576;?#19996;西呢,我就过去了,这下可闯货了。”

    如锦就道:“你还没给他们断奶?”

    “正在断!但是不能?#24656;?#30340;,总得一点点来。天气这么热,孩子们要是哭闹上火,就得?#24576;?#22833;了!”杜玉娘道:“本来我就没有多少奶!水,只要他们不找了,我就让柳姑娘给我开一剂药,吃了就好了。”

    如锦也无意在这件事情上多跟她说什么,就问:“你让丫鬟叫我过来,是什么事?”

    “我想问彩蝶姐的事。”

    果然!

    如锦道:“想打听她的病?”

    “是!”杜玉娘道:“我不是怀疑姑父的医术,只是彩蝶姐这种情况,当然还是及早医治的好。姑姑,我就她这么一位朋友。”

    如锦心想,只怕不日你就要失去这位朋友了。

    ?#20843;?#26159;受伤所致失忆,只是你姑父并没有找到她头上的外?#24661;!?#22914;锦道:“今日你们谈话时,我就在房上,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是杜玉娘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

    “你们怀疑她?”

    如锦道:?#20843;?#22836;上的外伤若是真的很轻,又如何会让她失忆。但?#24425;?#24518;之人,都是受了重创的,我们?#20063;?#21040;那个伤痕。”

    仅此,就要怀疑邱彩蝶是别有用心之人嘛?

    “目的呢!她这么做的目的呢?接近我,还是接近你们?”杜玉娘?#34892;?#30528;急,口气也不大好,?#20843;?#23436;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姑姑,我跟她是最好的朋友,她若真的想做什么,记得我比忘记我更有利!这实在是多此一举的做法!”

    如锦喝了一口茶,轻笑道:“我很少能见你这样沉不住气。”

    “姑姑。”

    如锦只道:“如果并不是她自愿的呢?”

    杜玉娘愣住了,心里?#31185;?#19968;股恐惧。

    “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如锦道:“或许这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她不过是被人胁迫了。”

    杜玉娘想了半天,才道:“那对方目的是什么呢?”邱彩蝶不过是一个孤女,她的生活圈子很窄的。

    “玉娘,你要理智一点。”如锦道:“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再看看吧!”等邱彩蝶动手时,她就什么都明白了。

    杜玉娘哭笑不得,“姑姑,你知道不知道,这一点也不好笑!谁要胁迫彩蝶姐啊!她的?#35753;?#24681;人?那人我们?#40092;?#21527;?这么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或许还有别人!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呢!”如锦点到为?#26775;?#36825;件事至此为?#26775;?#26472;?#28821;?#21435;查的,你只要看好三个孩子就行了!还有,你?#38477;子?#22810;久没?#39277;?#20102;?”

    呃~~~

    话题转变太快了。

    “既然学了,就应该坚持下去!如今孩子也生了,早就应该把落下的东西捡回来!你中午吃饭的时候,困得?#24576;?#26679;子,一点精气神也没有,哪里像一个习武之人?说出去,简?#26412;?#26159;丢我的脸。”

    你懂什么啊!

    杜玉娘脸上火辣辣的,“好,我知道了,会勤加练习的。”不用别人说,她自己也知道,怀孕以后,她懈怠了很多。因为她怀了三个孩子,肚子比常人大很多,每天腰酸背痛的很辛苦,光是坐着都要比寻常的孕妇更吃力,所以她也没有?#39277;?#30340;心思。

    算起来,耽搁了一年多啊!

    “长你识相。”如锦道:“?#19968;?#21435;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杜玉娘叹了一口气,也没去送如锦,一个人呆呆地坐到临窗大炕上,想邱彩蝶的事情。

    她最近一直没有做梦,如果能梦到一些关于邱彩蝶的事情也好啊!这样一来,她就能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唉,只好像如锦说的那样,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她相信彩蝶姐是不会伤害自己的,她若真如如锦说的那样,也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不过,谁会利用彩蝶姐来接近他们呢!

    珍珍郡主吗?

    她远在京城,又被以备嫁之明禁足了好长一段时间,应该不是她吧!?

    也难说,毕竟珍珍郡主手下有人啊!她很可能留了一手,别人不知道呢!

    好烦啊!

    晚上杨?#28821;?#26469;的时候,杜玉娘就跟他说了邱彩蝶的事儿。

    窗外?#21543;?#24456;不错,月亮又大又圆,为暗夜添了几分诗意。

    杜玉娘愣?#20828;?#26395;着窗外的明月失神,“你说,彩蝶姐真的不记得我了吗?还是像姑姑说的,她被人胁迫做了自己不愿意的事。”

    杨峥已经和秦大夫沟通过了,他对邱彩蝶的种种可疑,也是了解清楚了。他和秦大夫又建立了一个新的思路,只是这种事情,?#24576;晒?#20043;前,还是不要说的好。

    “你别担?#27169;一?#26597;的。你瞧她的样子,根本就不像装的!”

    杜玉娘如同找到知音一样,连忙道:“你也觉得对不对!?她看着我的时候,是真的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她一定是失忆了,不是装的!”邱彩蝶的?#24895;?#23601;是那种直来直去的,?#21543;底?#22833;忆什么的,根本就不是她的特长。

    “?#29275;?#25105;们会找到原因的。”

    杜玉娘觉得安心了不少,?#25226;?#22823;哥,有你在真好。”

    “呵~这会儿觉得我好了?不是说我欺负你的时候了?”杨峥也难得放松心情,跟自己的小妻子开起了玩笑。

    ?#24576;?#19968;个月,就是钦天监为洛珍珍挑选的好日子。义父以驻守边关为由,不会回来。等洛珍珍一走,他和玉娘也就可以过向往中的太平日子了。

    到时候他们每天陪在孩子们身边,没事就到庄子?#20384;?#20303;一段时间,好好经营他们的感情和他们的铺子,让孩子们以后过上不缺吃穿的好日子。

    杨峥做梦都想跟杜玉娘做一对?#24615;?#37326;鹤的夫妻,远离那些阴?#24811;羆疲?#36828;离那些尔虞我诈,做一对真正的田园夫妻,有什么当了?

    杜玉娘睡着了,根本没有听到杨峥问的最后那一句话。

    杨峥低?#25151;?#30528;熟睡的小妻子,不由得笑出了声。同时心底也泛起一抹?#22902;郟?#30475;来玉娘是真的累惨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多买些人手来帮玉娘分担呢!?

    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就到了中秋节前夕。

    天气也变得凉快起来,虽然中午的太阳还是很毒辣,但是早晚的?#38706;热?#26159;降了下来,?#20272;?#20063;很?#26775;?#38656;要盖厚一些的被子了。

    中秋人应该人月两?#26049;玻?#23613;管杜玉娘十分不舍,但是还是让杨峥把李氏和闵氏送了回去。

    老太太们在庄子上待了快一个月的时间,也是心满意足了!玉娘这里再好,也不是家啊!他们还有儿孙要照看呢!

    人生不就是如此吗,一代一代的传承,只有儿孙们好,他们才是真正的好了。

    送完了李氏和闵氏,杜玉娘的精神一下?#28216;?#38753;下来,做什么也提不起兴致。

    秦大夫和如锦早走了一步,连带同邱彩蝶也一块回去了。偌大的宅子里,也就只有她们这些人了。

    ?#25226;?#22823;哥,你说我们在庄子上过节,还是回去过节?”

    “你想家了吗?”

    杜玉娘点了点头,“是有点,感觉过几天就会更冷了,带孩子们回家就会不方便了。”

    杨峥思量一番,果断地道:“那咱们也回去?”

    杜玉娘欢喜起来,“好啊!多带点好东西回去,我看山里的蘑菇和木耳长得实在是好!?#28982;?#21435;了,每家送一点,也是我们的心意、”

    “你若是?#19981;叮?#20197;后遇到好的庄子,咱们还买下来。每个庄子都建得一模一样,只要你?#19981;叮?#24590;样都行!”

    杜玉娘笑了笑,眼?#26032;?#26159;幸福。

    又过了三日,杨?#30475;?#30528;一家人打道回府,回了镇子上。

    一离开庄子,马上就会觉得?#38706;?#19978;升了一些,?#21487;接?#27700;的地方肯定会冷一些,好在孩子们的抵抗力都很好,没有生病。

    而且杜玉娘也算是说到办到,每天跟着杨?#30475;?#25331;,按照如锦教她的内功心法练习吐纳之法,当真把功夫?#19968;?#26469;一些。身体轻盈了不少,?#20174;?#20063;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不会再因为一点小事就腰酸背痛了!

    杨峥对此表示满意。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