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田园食香 > 第七百九十八章 隐藏

第七百九十八章 隐藏

    蒋寒星讲了两天两夜,杨峥听了两天两夜。

    杨峥听完这些事,?#24187;?#26377;些同情蒋寒星,要说这个人从小到大没被憋屈死,也是十分难得的,这求生欲念得多强啊!这胸襟得多宽广啊!

    回去他得跟玉娘好好说说,别针对小蒋大夫了,他也实在不容易,摊上那么个爹!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有?”蒋寒星有些口渴,端起一杯茶水来仰头喝了个干净。这段时间他说了太多的话,回忆了太多的往事,他似乎把痛苦的人生又经历了一遍。

    蒋寒星自己并没有觉得这些事情里有什么蹊跷和玄机。他那个人全身上下就没有一点优点,麻木不仁、残暴无良,手上血债累累,简?#26412;?#20687;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毫无人性!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端着茶杯的手是微微颤抖的。

    杨峥瞧见以后,也没点破,只道:“你去休息一会儿吧,好好睡一觉,邱姑娘那里还需要你。”

    点他一句,邱?#23454;?#26159;他的责任。

    “好!”蒋寒星也确实有些乏了,他把茶杯往桌上一放,伸手揉了揉眉心,才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你若有事再叫我。”

    “嗯,什么都不要想了,睡一觉吧!”

    蒋寒星起身告辞,杨峥则是继续研究他手里的东西。

    蒋寒星的讲述,他都挑要紧的记录下来,一边看一边整理,或许会有什么收获。

    还有就是调查蒋?#26131;?#30340;密信,他也逐一阅览,?#19978;?#26377;用的东西如同沧海一粟,根本什么忙也帮不上。

    杨峥叹了一口气,心想莫不是他们的方向错了?

    但是,一个这样有野心,霸气外露的人,难道真的心甘情愿的待在那个小庄子上三十几年?

    他要做大事,外面总有替他跑腿办事的吧?

    除了庄子上的人,难道真的没有别人在替蒋莫飞卖命吗?

    理论上讲,这是不可能的!

    杨峥毫无头绪,想了一晚上都没有任何进展。他干脆把东西略微收拾一下,回后院准备好好睡个觉,再换个角度想蒋莫飞的事。

    哪知道杜玉娘也没睡,像是一直在等他。

    “你怎么不早点休息?”杨?#24656;?#36947;:“我不是说过了,让你早些休息,不必等我。”

    “我也是睡不着。中午的时候老二有点拉肚子,孩子哼哼唧唧一下午,吃了姑丈的药,晚上才见好。”

    杨峥也很紧张,三个孩子长这?#21019;?#36824;没生过病呢,这一点让他骄傲了很长时间。小孩子生病可大可小,听说老二遭罪,他心里自然也十分不好受。

    “现在好了吗?你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

    杜玉娘连忙道:“好了,只是晾到了肚子,并不是什?#21019;?#20107;!晚饭前就不疼了,排泄也正常了,而且也没发烧。”

    杨峥松了一口气,“怎么会晾到呢!”

    “是他自己太顽皮,不知道怎么的就学会的掀衣裳。”杜玉娘哭笑不得地道:“像个人精似的,还知道躲着姜嫂和秋心,自己偷偷的掀。”

    杨峥也是很意外,“这臭小子,看他长大了我怎么收?#20843;!?#35828;到底还是心疼的。

    “家里有个神医就是好啊!有点大病小情,马上就能治好!”杨峥换好了衣服,转身坐到了?#26597;?#36793;上,“大?#35828;?#20063;罢了,孩?#29992;?#24471;他们的照看,能少遭不少罪。”

    杜玉娘就问他:“你那边怎么样,有什么进展没有?”

    杨峥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沮丧。

    “蒋寒星倒是讲了很多,每一条都很细致。从这些事情上就能看出来,蒋莫飞那个人确实六亲不认,心狠手辣!”杨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与杜玉娘道:“你以后见了小蒋大夫,不要再瞪他了,他真的很可怜。我同情他!”

    杜玉娘瞪着眼睛道:?#20843;?#25226;?#23454;?#22992;害得那么惨,?#19968;?#19981;能瞪他?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竟然开始向着他说话了?”

    杨峥苦笑一声,“我是觉得他能活到这?#21019;螅?#30495;心不容易。不但心胸够宽广,而?#19968;?#35201;有死皮赖脸也要活下去的勇气。”

    杜玉娘听得瞠目结舌。

    “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杨峥就挑几件有代表性的事情给她讲了讲。

    杜玉娘听后,沉默良久,最后都化为一声叹息,“那,那我以后尽量吧!?#26412;?#37327;不针对他,但是并不代表原谅了他。

    “嗯!行了,早点歇着吧!”

    “蒋莫飞真的是那么厉害的人,杨大哥你都找不到他行事的漏洞?”

    杨峥轻声嗯了一下,又道:“我将小蒋大夫口述的事件挑有用的记下来,重新整理了两遍,还是什么线索都没?#23567;?#38500;了蒋?#26131;?#30340;人,似乎没有任何人与他联系,替他办事!而?#26131;?#36817;十几年,蒋莫飞有要金盆洗手的意思,再没犯过案。”

    杜玉娘也是听得一脸蒙圈,好像这个蒋莫飞就真的是个无欲无求,?#24066;?#36807;着含饴弄孙的生活了似的。

    可是他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野心昭然若揭,否则的话也不会?#30772;?#33931;寒星帮他做事。

    “我怎么感觉,这个蒋莫飞有点不对劲儿呢!是他的逻辑有问题,还是我想的有问题?”

    杨峥一听来了精神,“你是怎么想的?说来听听?”

    杜玉娘闷闷地道:?#20843;?#19981;好,总觉得他弄出一个蒋?#26131;?#36825;样的地方,根本不像是在图谋什么,好像在极力隐藏什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杨峥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玉娘,你这个想法说不定是正确的,你是怎么想的,跟我说说。”果然一人计短,而且女子比男子的情感细腻,更容易发现问题。

    “我就是觉得很奇怪啊!像他那样驰?#21307;?#28246;一?#27815;?#30340;人,过惯了抢~掠~烧~杀的刺激日子,真的就能静下心?#21019;?#22312;蒋?#26131;?#37027;个穷山沟?他若是真的归隐了,便也罢了,可是偏偏他又不是真的想要归隐。”

    杜玉娘停下来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思?#29359;?#28165;晰了,?#20843;?#20687;是在隐藏什么!要不然就是蒋?#26131;?#37027;个地方有问题,要不就是蒋?#26131;?#37324;的人有问题!总之我觉得蒋莫飞似乎在极力隐藏什么!”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