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最強套路主宰 > 第四百四十三章皇城圣院14

第四百四十三章皇城圣院14

    在她的記憶當中,每一屆新人完成為期一年的訓練之后,密室群這邊的屬性之力的確會變得稍稍有些稀薄,但就算再怎么稀薄,也絕對不會達到眼前這種情況就是了!

    可以說,此時此刻,在她身周的屬性之力,恐怕要比以往特訓結束后稀薄十倍,而這樣的情況,絕對是超出了正常情況的!

    “怎么變得這般稀薄了?我記得之前的屬性之力要比現在濃郁好多的!”

    這時,簡清清也已經跟著玉長老進入門內,這個時候,她當然也感受到了此間的變化,畢竟,她之前也來過這里,可以說,這會兒的密室群,卻是與她之前進來之時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難道這里的屬性之力都被大家吞噬一空了?”深吸一口氣,雖然那種充盈的感覺依舊要比外面強得多,但跟之前絕對沒辦法相提并論!

    “開!!!”

    玉長老這會兒已經沒心情跟自己的弟子一起去猜測什么,心思一動之間,她便是猛地一抬手,直接將超能力打入墻壁上的機關穴竅當中。

    “咔!!!噗噗噗…………”隨著超能力打入機關,五十間密室的五十道門,全都一一彈了開來,只不過,即便是這些密室里面的屬性之力,這會兒也并不是很濃郁,基本上跟走廊里面差不多少。

    “怎么會這樣?”感受到一間間的密室里竟然同樣如此,玉長老簡直就是越發的驚疑起來,畢竟,這一屆的情況,實在是與往屆差了太多了!

    以密室群眼下的這等屬性之力濃郁程度來看,恐怕就算是積累兩年,怕也根本不可能達到以往的一半標準,也就是說,如果圣院還想讓下一屆的新人們享受同樣的修煉條件的話,那么就必須要加大額外投入才行!

    “門開了!這是一年的時間到了么?!”

    “吁,終于到時間了啊,我都快憋死在里面了!”

    “這一年時間過得也太快了一些吧?我還沒有在這里修煉夠呢!”

    “……………”

    這個時候,一間間密室里面紛紛響起了自言自語的聲音,有的人是在抱怨,有的人則是在惋惜,總之就是什么樣的反應都有。

    而一邊說著,一間間密室里面的年輕人也是紛紛從密室當中走了出來,結束了自己長達一年時間的修行。

    “時間到了么?卻是有些可惜了啊!!”

    紀東這個時候也睜開了雙眼,同時慢慢地停止了五行訣的運段,隨后長長地嘆息了一聲。

    “真是可惜,我的超能力已經達到了黃金段二段的圓滿之境,如果再給我三四個月的時間的話,一定能夠成功進入黃金段三段的境界,可惜,可惜啊!!!”

    苦笑著搖了搖頭,他這會兒是真的感覺到有些可惜。自從半年前成功晉級黃金段二段之后,他就一直沒有停止過繼續修煉,可惜的是,隨著大把大把的屬性之力被他吞噬吸收,兩個月前,他發現外界補充進來的屬性之力速度,竟然已經供不上他的吸收速度!

    如此一來,他卻是不得不放緩了吞噬屬性之力的速度,最終導致效率大降,沒能在限期之內再做突破。

    如果再給他幾個月的時間的話,那么即便是以眼下這等屬性之力濃度,他也堅信可以一舉達到黃金段三段之境,但這樣的假設,怕是已經很難成立了。

    “也罷,正所謂知足者常樂,雖然沒能晉級黃金段三段,但我此番修煉收獲頗豐,卻也沒必要奢求太多。”

    搖了搖頭,他不禁將心底的那一絲遺憾拋到一邊,隨后便是整了整心情,幽幽的站了起來,“也不知道其他人的收獲如何?”

    舔了舔嘴唇,他一邊朝著門外走去,一邊在心底暗暗想到。

    等到他出了密室的門,入眼處,各間密室當中的人已經出來了一大半,而且多半都在相互交談,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顯然,這一年的時間,每個人似乎都收獲不菲。

    “紀東師弟!!”

    這個時候,臨近他的密室也有人走了出來,正是秦都大學入門最早的陸盛華!

    “陸盛華師兄!恩?黃師兄晉級黃金段了?”

    目光看向陸盛華,他幾乎一眼就看了出來,對方的氣息已經與當初完全不一樣,那屬于黃金段強者的氣勢,無形當中便是逸散了出來。

    “哈哈哈,不錯,我已經成功突破到了黃金段,而且是連下兩城,現在的我,已經是黃金段二段的境界了,哈哈哈哈!!”

    陸盛華的笑聲充滿了張狂,畢竟,之前的他無非只有白銀段境圓滿罷了,可這一年的時間,他居然連下兩城達到了黃金段二段,如此進步,就連他自己都感到難以置信!

    當然了,笑得張狂的并不止他一個,這會兒,其他人也同樣是笑聲不斷,顯然,得到突飛猛進的絕對不止他一個!

    “黃金段二段?!!”聽到陸盛華之言,紀東的目光不由得微微一凝,心下難免有些震撼,他還真沒想到,就連陸盛華這樣的資質,居然都能提升這么多,看來,內院的這處特訓密室,還真是讓人不得不震驚。

    “恭喜黃師兄,從今以后,黃師兄也是黃金段的高手了!!”穩了穩心神,紀東不禁微微一笑,對著陸盛華拱了拱手道。

    “哈哈哈,同喜恭喜,咦?關師妹,你也出來了?!”

    朗聲一笑,陸盛華的目光微微一掃,卻是見到關琳琳從一旁的密室走了出來,臉上同樣帶著淡淡的笑容。

    “恭喜黃師兄晉級黃金段!”走出密室,關琳琳也是對著陸盛華拱了拱手,顯然是聽到了對方之前跟紀東說的話。

    “嘿嘿,好說好說,對了,關師妹收獲如何?”擺了擺手,陸盛華不禁掃了一眼關琳琳的情況,卻是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透對方。

    “倒也有些收獲,不過卻是比不上黃師兄的收獲。”搖了搖頭,關琳琳倒也沒有多說,事實上,她這次的收獲也不錯,絕對不會比對方差就是了。

    紀東的目光也是掃了一眼關琳琳,眼底不禁閃過一絲亮色,顯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不過,關琳琳自己都不想說,他當然不會去多嘴。

    “看來大家都收獲不菲呢!”這時,韓冷情也從密室里面走了出來,剛好見到紀東三人在一旁說話,這便笑著加入了進來。

    “冷情姑娘也出來了,嘖嘖,看來冷情姑娘這次同樣是收獲頗豐啊!”見到韓冷情出現,紀東的眼神再次閃爍了一下,因為他看得出來,此時此刻,韓冷情竟然也有一個層次的晉升,竟是從黃金段四段達到了黃金段五段!

    他還記得,韓冷情在進入密室之前才剛剛晉級黃金段四段的境界,而那么短的時間間隔,她便是再次晉級,可見韓冷情的天賦卻也著實不凡。

    不過想想也是,對于韓冷情這等天才女子來說,她只要邁過一些比較困難的瓶頸,那么后面的提升其實并不是太過困難,尤其是此番有內院提供的這處修煉環境,她若是一點兒進步都沒有,那反倒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紀東公子就不要取笑我了,我的這點兒實力在紀東公子眼里,恐怕永遠都不值一提吧!”

    聽到紀東之言,韓冷情不禁搖了搖頭,卻是頗為無奈地道。

    此番修為再次晉級,她對于自己的實力已經有了巨大的自信,然而,當她見到紀東之后,她發現,紀東在她的眼里依舊如大海一般深沉,讓她根本看不出一點兒的深淺。

    她知道,無論到了什么時候,她恐怕都很難趕超紀東了,只是,這會兒的她真的很好奇,紀東現如今究竟達到了什么境界,居然連黃金段五段的她都看不出一點兒的痕跡來。

    “冷情姑娘過謙了。”搖頭一笑,紀東的目光看了看其它兩間密室,“就剩簡師姐和段師兄了,也不知他們兩個收獲如何!”

    “應該也不會差了就是………咦?段師弟出來了!!”

    說話間的工夫,段江河的身形從一旁的密室悠悠走了出來,臉上依舊是毫無表情的模樣,只不過,再次見到段江河,在場的眾人都是不由得心思一蕩,眼底盡是閃過驚異之色。

    “好家伙,段師弟,你………你這是…………”

    看著眼前的段江河,陸盛華不禁撇了撇嘴,卻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這會兒的段江河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銳利之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柄鋒利的長刀一樣,甚至于他的眼神都充滿了殺氣,似乎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

    當然了,最主要的,還是段江河周身上下那等恐怖的氣勢,這股氣勢必然是要超越了現在的陸盛華,不用說,他這會兒的修為,自然也是要在陸盛華之上了!

    “厲害,實在是厲害!!!”

    紀東的心下同樣震撼莫名,因為段江河這會兒的修為,實在是太過出乎他的預料了!

    黃金段三段!此時此刻的段江河,竟然達到了黃金段三段之境!而之前的他,卻是還沒有晉級黃金段的境界!

    從白銀段到黃金段三段,這個跨度,已經不能用一個簡單的大字來形容了。

    段江河并沒有說話,只是對著紀東幾人簡單地點了點頭,那等感覺,似乎是比原來更加的少言寡語了。

    “現在就剩下簡清清師妹了,怎么還不見簡師妹出來?”

    陸盛華的嘴角扯了扯,眼底不禁閃過一絲的挫敗感,因為他原本還以為自己連續提升兩個層次已經很是不凡了,可從眼前的情況來看,貌似他的提升是最少的。

    這會兒,他也只能是看看簡清清的收獲如何了,如果簡清清也超過了他,那他這次恐怕又是墊底的一個。

    “咦?簡師妹怎么不在這兒?”

    心里想著,他不禁朝著簡清清之前進入的密室看了一眼,卻是發現簡清清根本不在里面,見此,他不由得輕咦一聲,滿臉的疑惑之色。

    “不在里面?”聽到陸盛華之言,紀東不禁皺了皺眉頭,趕忙上前掃了一眼,果然沒有見到本應在密室里面的簡清清。

    “咯咯咯,大家是在找我么?”

    就在這時,嬌笑聲傳來,笑聲未歇,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便是從門口的方向走了過來,說話之間便是已經來到了眾人的近前。

    “安師妹?!!”

    眼看著簡清清來到近前,原本還充滿期待的陸盛華頓時瞪大了眼睛,卻是眼珠子都要凸了出來。

    當然了,不止是陸盛華,這會兒,其余幾人基本上也是同樣的情況,就連一向穩若泰山的段江河都是眼神一凝,一個個盯著簡清清,完全挪不開目光。

    簡清清的變化,實在是太大太大了,這種變化不單單是從她散發開來的力量上,更是從她由內而外的氣質上,可以說,此時的簡清清跟之前的簡清清,絕對可以用判若兩人來形容。

    也幸虧簡清清的模樣沒有改變,如若不然,他們恐怕都已經認不出來對方了。

    “這也太夸張了?難道是…………”紀東的目光同樣緊緊地盯著簡清清,起初的他同樣感覺到十分的難以置信,不過很快,他就隱隱的猜到了一些東西。

    “看來,簡師姐應該已經完成了拜師了啊!!”

    目光掃了一眼門口處,那里,玉長老正靜靜地站在那里,等待著所有人從密室里面走出來,而適才的簡清清,貌似就是從那邊兒走過來的。

    “師姐,這次真的要恭喜你了啊!!”

    穩了穩心神,紀東不禁微微一笑,對著簡清清恭賀道,而一邊說著,他還對著對方挑了挑眉毛,一切盡在不言中!

    五十間密室,四十幾個新人弟子,說話間的工夫,所有人便是全都從密室當中走了出來。

    看得出來,每個人在這次為期一年的修煉當中都是受益良多,到了現在,整支隊伍里面再也沒有了超能力境之人,原本的幾個白銀段超能者,此時都已經晉級了黃金段之境,甚至其中一半的人都是直接進入到了黃金段二段之境。

    而原本在黃金段一段二段境界之人,這會兒幾乎都進入到了黃金段三段,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個只進入到了黃金段二段,還有三人,竟是達到了黃金段四段的境界,至于黃金段五段的,卻是依舊只有韓冷情一個。

    總的來說,這一次的特訓,效果還是十分明顯的。

    不過,特訓的效果是否明顯,那也不是一眾新人們自己說了算的,這一點,卻是從門口處那位冰山美女的臉上就能看出一二。

    “全都安靜!!!”

    眼看著眾人開開心心的在一起談論,玉長老的面色越來越冷,最終卻是猛地低喝一聲!

    “嗡!!!”

    隨著她的這一聲低喝傳開,整個密室群當中似乎是響起了洪鐘大呂的聲音一般,而聽到這聲音,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神情一變,再也顧不得彼此交談,盡數乖乖地站直了身體。

    秦都大學這邊的幾人同樣如此,雖說他們這次的進步都不小,尤其是紀東,更是要比之前強大了無數倍,但在玉長老這位超級強者面前,他們還是有些不值一提。

    “哼,身為圣院弟子,如此吵吵嚷嚷,成何體統?!”

    冷哼一聲,玉長老的身形慢慢的上前幾步,目光在一個個新人弟子的身上掃過,眼底閃爍著冷冽的光芒。

    她這會兒的確心情不怎么樣,也許這些新人弟子們自認為自己的進步都很大,可只有她心里清楚,眼下這些人的提升效率,根本就是近幾屆當中最差的!

    而更為要命的是,直到此刻,她都沒有弄清楚此間的屬性之力都去了哪里!

    以她的觀察力來看,自然一眼就把整個密室空間看了個清楚,可以確定的是,密室空間頂棚的屬性之力處理系統并沒有出現任何的差錯,也就是說,問題并不是出在密室本身。

    而既然不是出在密室上面,那么就只能是出在這些新人弟子的身上了!

    然而,比較可惜的是,當她把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看了個遍之后,她也沒有看出哪個人有問題!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濃郁的屬性之力,怎么可能只剩下這么少?!”

    走了一圈,她最終卻是又回到了原地,臉上的疑惑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

    “所有人全都隨我來,走!!”

    面色變幻,她知道,光是憑借她這般用眼睛看,恐怕很難弄清楚問題出在誰的身上,既然如此,她也只能是采取一些手段了。

    話音落下,她便是當先朝著外面走去,同時隨手將所有密室的門全都關了起來。

    “怎么回事?玉長老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

    “是啊,我也覺得玉長老像是發怒了,難道是因為我們表現得不夠好么?”

    “不至于吧,都憋了一年了,大家相互說幾句話好像沒什么吧?”

    “就是就是,難道是對我們的修為提升速度不滿意?”

    “別管那么多了,先跟上去再說吧,說起來,已經一年時間沒有出屋,真是好懷念外面的空氣……………”

    眼看著玉長老面色低沉地走了出去,眾人不由得紛紛猜測起來,可惜的是,猜來猜去,他們也不可能猜得到玉長老因何事而不爽。

    時至此刻,大家對于玉長老雖然依舊畏懼,但卻隱隱的多了一絲的感激,畢竟,這一次被玉長老關在這些密室里,他們都得到了長足的進步是真的。

    時間不長,一行人便是盡數走出了密室群,隨后,玉長老便是關閉了最外面的金屬門,二話不說,直接朝著遠處走去。

    “走走走,趕快跟上!”

    這會兒也不需要對方吩咐,眾人便是趕忙隨后跟上,甚至沒時間去享受久違的陽光和空氣,生怕自己惹得玉長老不爽。

    誰的心里都是清楚,這位玉長老在圣院的地位絕對非同小可,而既然對方能夠幫助他們提升修為,那么自然也就能夠輕松廢掉他們,說不定就算被玉長老廢掉了修為,圣院的高層也不會有人過問。

    “這是要去哪?我怎么感覺是在順著我們一年前的來路往回走?”

    “還真是這樣,這分明就是原路返回啊,難道是圣院對我們的進步不滿意,要把我們退貨?”

    “胡說八道,都已經到了這步了,怎么可能會退貨?你以為之前那些屬性之力是白讓我們用的啊……………”

    雖然已經過了一年的時間,但眾人倒也不至于忘記自己之前走過的路,而對于玉長老居然帶著他們原路返回,大家的心里難免有些驚疑不定的感覺。

    不過,雖然每個人的心里都充滿了疑惑,但卻沒有人敢提出任何的質疑,只能跟著對方悠悠的往回走。

    時間不長,眾人便是在玉長老的帶領之下,來到了一片熟悉的花園當中,而見到這片熟悉的花園,眾人終于明白玉長老要帶他們去哪兒了!

    “竟然回到了這里?這不是那座有著怪樹的閣樓么?”

    “對對對,就是這里,玉長老把我們帶回這里做什么?不會是真的要收回身份牌吧?”

    “這………應該不會,要收身份牌,好像也沒必要非得在這里收回…………”

    說話間來到花草遍地的樓閣近前,眾人的心下再次開始了激烈的猜測。他們都還記得,他們的身份牌就是在這座樓閣當中拿到手的,眼下再次回到這里,他們還真的擔心玉長老會把他們的牌子收回去。

    “排成一排,逐一進入!!”

    這時,走在最前面的玉長老已經開啟了樓閣的門,一邊說著,她卻是當先走了進去。

    “得,千萬不要真的把身份牌收回去!!”

    聽到玉長老的吩咐,大家趕忙乖乖地排好隊,甚至連隊形都跟之前相差不多,隨后便是一個接著一個地朝著樓閣里面走去。

    “這是要干嘛?怎么又回到這里來了?”

    秦都大學這邊,幾個年輕人就像是之前一樣排好了隊形,臉上同樣都帶著疑惑。

    “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大家不要緊張,按照玉長老的吩咐去做就是了。”聽到陸盛華的疑問,簡清清第一個站了出來,面色平靜地回道。

    :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女巨人赚钱有道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 扑克脸 江苏时时彩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网 急速赛车之竞速漂移 天天乐棋牌手机版 2018计划极速快3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