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最強套路主宰 > 第五百四十三章青冥宗5

第五百四十三章青冥宗5

    有了荀萬山的守護,一行人后面的行程就要簡單得多了,在荀萬山的超能力護罩當中,大家簡直就像是閑庭信步一般,很快,眾人便是登上了青冥山的峰巔,站在了方圓億萬里的至高點。

    青冥山之巔的溫度更是低得嚇人,凜冽的勁風估計能夠把一個黃金段以下的超能者直接撕碎,不過,這些惡劣的環境都被荀萬山的超能力護罩所隔絕,大家根本無需有任何的擔心。

    以荀萬山的強橫力量來說,支撐這樣的超能力護罩根本就是不在話下,就算是支撐個幾天時間都不可能把他的超能力力耗干,畢竟,修為到了他現如今的境界,是可以時刻吸收天地之間的屬性之力進行補充的。

    紀東這次并沒有出手,他早就猜到了自己的師尊會出手,畢竟,如果不出手的話,在場這些人根本不可能過得去這青冥山。

    “這便是青冥宗的核心區域了么?看起來果然非同一般。”

    “一座山的阻隔,但卻完全就是兩個世界啊,快看快看,那些參天巨樹,恐怕都有數百米高吧?”

    “看那邊的那座靈峰,上面居然還有天河瀑布,似乎還有飛禽在天空之上盤旋!”

    “咦?快看,快看那邊的那座靈峰,那里是一座山門么?好家伙,這里居然就有山門了,難道這就是青冥宗么?”

    “不會吧,院長大人不是說青冥宗還有數天的路程么?可看這座山門,應該就是青冥宗了吧?難道這里還有其它的大宗門不成?”

    “……………”

    站在三千八百丈的巨山之巔,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下方的景象,原本,大家都在熱烈地談論著青冥山這一側的迷人風景,可看著看著,眾人居然發現了一座巨大的山門,雖然離得比較遠,但這座巨大的山門還是給了大家不小的震撼。

    說起來,在場的眾人當中,不少人所在的學院都是傍山而建,就像秦都學院那樣,本身就是建造在群山之上。

    然而,跟眼前這座巨大的山門相比,什么秦都學院,簡直就是弱爆了,所以,第一時間,大家便是覺得這里很有可能就是青冥宗的山門之所在。

    “嘖嘖,看來大家對下面的山門都很好奇啊!”

    眼看著眾人對著遠處的巨大山門指指點點,并且激烈的進行著談論,荀萬山一邊支撐著超能力護罩,一邊對著眾人笑道。

    “院長大人,這里就是青冥宗的山門了么?這好像用不了幾天才能到達吧?”

    聽到荀萬山開口,一個膽子比較大的弟子不禁舔了舔嘴唇,略顯激動地詢問道。

    “是啊是啊,看起來雖然不近,但也用不了幾天才能到達吧…………”聽到有人詢問,眾人又是少不得一番談論,同時一個個看向荀萬山,等待著對方的回答。

    “哈哈哈,誰告訴你們這里是青冥宗的山門了?”聽到眾人之言,荀萬山再次長笑一聲,這才繼續道,“告訴你們也無妨,這座山門乃是倚山宗的山門,這倚山宗乃是青冥宗所轄區域內的一座小門派,他們的宗主乃是青冥宗的弟子,所以,說白了,這倚山宗就是青冥宗的一處分支,而像這等隸屬于青冥宗的山門,方圓億萬里的區域簡直就是成百上千!”

    到了這個時候,荀萬山知道,他必須要跟大家透露一下青冥宗的真正實力了,也算是讓眾人做好心理準備,免得見到真正的青冥宗山門之時,這些人一個個都被嚇到。

    “什么?這………這只是青冥宗下轄的一個小門派?這………有沒有搞錯?”

    “太夸張了吧?如此龐大的山門,竟然只是青冥宗轄區之內的一座小門派?而這樣的門派,青冥宗下面居然有成百上千?”

    “我沒有聽錯吧,僅僅是青冥宗轄區之內的附屬門派就如此龐大了,那青冥宗的山門究竟要強大到什么地步?”

    “太恐怖了,我怎么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只伏在地上的螻蟻,根本就不知道天大地大!”

    “螻蟻?這個形容很恰當,我們這些人真的就是螻蟻啊…………”

    等到聽了荀萬山的介紹,所有人都徹徹底底地被震到了,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原來青冥宗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這一刻,他們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隱隱的懼意來。

    他們都是從大秦王朝屬實上百億的人口當中選拔出來的天才,原本,他們都覺得自己已經很是了得,可現在看來,他們的想法還真是有夠天真的了!

    不用說,像眼前這倚山宗,里面都一定是天才無數,可像倚山宗這樣的山門,這里竟然會有很多,而且規模甚至還要在倚山宗之上!

    “嘖嘖,怪不得師尊之前一直對我說,青冥宗對于手底下的八大王朝根本就不怎么在乎,甚至只不過把那里當成是流放棄將的偏遠角落,原來青冥宗的手里還掌握著數量龐大的門派,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紀東的目光早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下方的倚山宗,而在聽到了荀萬山的介紹之后,他的思緒飛速段動,卻是馬上就想通了這里面的關鍵所在。

    他雖然沒有進到這倚山宗里面去,但對于身據五種五行之力的他來說,就算是隔著數十上百里遠,他也能夠感受得到青冥山這一側的濃郁天地屬性之力,他相信,在這等屬性之力旺盛,而且氣息悠遠的地方,天賦異稟之人必然會多不勝數,跟這里相比,大秦王朝那等地方,還真的就是彈丸角落罷了。

    而自己的這位師尊大人被流放到那等屬性之力枯竭,并且沒有絲毫底蘊可言的地方,那是絕對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

    “好想現在就下去感受一番,想來在這里,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修為都會自動慢慢地提升吧!”

    雙眼微瞇,紀東已經透過了表面現象感受到了更深層次的東西,這種感覺十分玄妙,就算是他也沒辦法說清楚,但他相信,來到這青冥宗的范圍,他們這些人,一定會得到一次巨大的提升!

    可以說,這是他們所有人的大機緣,但最終是否能夠抓得住這次機會,一切恐怕還要看一些運氣才行了。

    青冥山之巔的風景著實美不勝收,不過,眾人并沒有在山巔停留太久,畢竟,荀萬山的超能力也不是無窮無盡的,當然不可能一直撐著超能力護罩帶著大家在山巔看風景。

    下山的路卻是要比登山之時容易得多,時間不長,一行人便是從青冥山之巔緩緩的來到了半山腰,而到了這樣的高度,周圍的勁風和低溫都已經達到了眾人所能接受的范圍,所以,在略作感知之后,荀萬山便是收起了自己的超能力護罩,使得眾人再次暴露在空氣當中。

    “哇,好濃郁的天地屬性之力,世間怎么會有如此濃郁的天地屬性之力存在?我感覺我的一身超能力力都蠢蠢欲動了!”

    “這就是青冥宗的核心之地么?這也太過夸張了吧?這里的天地屬性之力,居然比圣院當中還要濃郁數倍不止,這里簡直就是修煉圣境啊!”

    “好好好,如此濃郁的天地屬性之力,就算是什么外力都不借用,我也自信可以在一年之內晉級一個修為層次!”

    “太好了,我們這次簡直就是來到真正的修煉圣地了啊!!”

    “………………”

    隨著荀萬山的超能力護罩撤去,一股恐怖的天地屬性之力頓時將所有人包裹,而感受到這里那等濃郁的天地屬性之力,所有人都變得無比的興奮起來。

    他們這一路上歷盡艱辛,心里早就有些后悔的感覺,可此時此刻,當感受到周圍那等濃郁到令人駭然的天地屬性之力,他們這才知道自己之前的付出是多么的值得。

    “吁,果然不出我所料,如此精純濃郁的天地屬性之力,這才是超能者真正的天堂!”

    深吸一口氣,紀東的臉上不禁閃過一絲了然之色,他在山巔之時,就已經感受到了青冥山這一側的天地屬性之力之濃郁,另外,他也早就聽荀萬山說過,青冥宗核心地域的天地屬性之力又精純又濃郁,根本就是他難以想象的。

    現在看來,荀萬山說的并不夸張,而他之前的猜想,卻也著實是有些保守了。

    “跟這里相比,大秦王朝那等地方的確就是流放之地,想來師尊到了那里之后,怕是根本不敢隨意吸收那里的天地屬性之力,因為那里的天地屬性之力非但不會助他提升,反倒有可能會使得他的超能力力遭到污染。”

    時至此刻,他終于越發的明白荀萬山的處境和良苦用心了,不用說,荀萬山一定是希望能夠回到這里的,而他就是荀萬山眼下最大的希望!

    心里想著,他的目光不禁看向了荀萬山的方向,卻是剛好發現了對方也在注視著他,而且眼底充滿了無盡的期望和患得患失。

    顯然,荀萬山對他是有信心的,但同時又有著太多太多的擔憂,這等矛盾的心情,對其來說恐怕也是一種煎熬吧!

    “看來我必須要越發的努力才行了!”對著荀萬山微微點了點頭,紀東什么話都沒有跟對方說,但他的眼神,已經傳遞給了對方很多的信息。

    “吁…………”見到紀東眼底的光芒,荀萬山頓時渾身一顫,下意識地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是有種說不出的激動和欣慰。

    他看懂了紀東的意思,而這屬實就是他最希望得到的回答,這一刻,他感覺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哪怕最終的結果不盡如人意,他也沒什么好遺憾的。

    “哈哈哈,怎么樣,你們現在知道青冥宗是一處怎樣的地方了吧?”

    深吸一口氣,荀萬山這才將目光段向了其他人,隨后便是長笑一聲道。他就知道這些人在見識了青冥宗這邊的情況之后,一定會馬上就喜歡上這里的,因為他也堅信,這里才是超能者追求武道極致的地方!

    “多謝院長大人為弟子提供如此修煉環境,弟子感激不盡!”

    “多謝院長大人!!!”

    聽到荀萬山之言,也不知道是誰最先反應了過來,二話不說,便是對著荀萬山單膝跪倒,真心實意地感謝道。

    而隨著有人帶頭,其他人也是紛紛跪倒在地,表達著對荀萬山的感激之情。

    他們都心知肚明,荀萬山把他們帶來這里,那么就相當于帶他們來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而在這里,他們將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走上一條不一樣的道路,這樣的恩德,卻也值得他們這樣的一拜!

    秦都學院的眾人也拜了下去,當然了,紀東是排除在外的,因為對于紀東來說,他和荀萬山之間并不需要這些東西來表達,他知道荀萬山需要的是什么,而他也必將讓對方得到自己想要的。

    “哈哈哈,全都起來吧!!”眼看著一眾弟子對著自己拜倒在地,荀萬山簡直就是老懷大慰,因為拋開遠了不說,至少這一刻,他相信這些弟子大多數都是知道感恩的。

    “爾等能夠有這樣的感恩之心,本院真的深感欣慰,不過,你們能夠有這樣的機會,那都是你們從小努力的結果,本院要告訴你們的是,眼下到了這樣的環境,你們的機會必然會更多更多,但你們必須要保持好當初的初心,萬萬不可有絲毫的松懈!”

    這是他給眾人上的最后一課,因為等到這些人加入了青冥宗之后,那么就算是他,也已經沒有了資格對這些人指手畫腳,畢竟,現如今的他,不過就是被青冥宗流放到了外面的一個失敗者罷了!

    “我等謹遵院長大人教誨!!”

    聽到荀萬山的囑咐,所有弟子再次齊聲回道,聲音在這巍峨的青冥山半山腰回蕩,卻是有種說不出的雄壯之感。

    “哈哈哈,好,好啊!!”

    猛地一扶手,荀萬山這一刻明顯也是被自己這些弟子們的情緒所感染,曾幾何時,他也是從這樣的年紀走過來的,那個時候的他何嘗不是這般意氣風發,無所畏懼?他真的很希望從真武圣院走出來的這些弟子們能夠一直保持下去。

    然而,他卻是更加的清楚,很多時候,有些事都并不是單單憑借一腔熱血就能做得到的,但不管怎么樣,至少此時此刻,他應該跟大家一起享受這充滿希望的美妙時刻!

    下了青冥山,真武圣院的一行人終于來到了青冥宗的核心區域,這個時候的眾人也都已經明白,他們之前所穿越的各種險惡之地,雖然都是青冥宗的領地范圍,但說到底根本就是荒無人煙的窮山惡水罷了。

    此刻來到青冥宗的核心區域,大家這才明白什么叫做差距。

    雖說距離青冥宗的山門還有很遠,但即便如此,周圍的天地屬性之力都已經濃郁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如果不是還要敢去青冥宗的山門的話,大家簡直恨不得直接停下來修煉一番。

    當然了,每個人的心里都是清楚,就連這等地方都有著如此濃郁的天地屬性之力,那么青冥宗的山門當中,天地屬性之力必然會更加的濃郁,而到那里去修煉,效果自然會更好。

    所以,再次開始趕路之后,每個人都是勁頭十足,就像是永遠不知道疲憊一樣。當然了,這一次趕路的環境也不一樣了,跟之前的惡劣條件相比,青冥宗核心區域到處都是靈山福地,在這等環境當中趕路,說來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一路上,三十幾人有說有笑,仿佛是在游山玩水一般,而對于大家的放松,荀萬山并沒有去阻止。

    對于荀萬山來說,這些弟子的表現已經很好了,之前那么多的艱難險阻,他們都硬是挺了過來,眼下到了這里,也著實應該讓大家好好的放松放松。

    話說回來,別說是其他人了,就算是荀萬山自己,其實也很享受此間的環境,說起來,他被圣院流放到大秦王朝,平日里是不得踏足青冥宗的核心區域的,也就是每三年一次的護送新人入宗,他才能名正言順地回到這里來。

    “這里真的太美了,真是想不到,這個世上居然還存在著如此美妙的地方,我發現自己已經徹底的喜歡上這里了呢!”

    秦都學院的小隊伍里,安馨的目光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對周圍的賞玩,看得出來,她已經被這里的環境徹底的俘虜了,如果這個時候讓她回到大秦王朝的話,她絕對是一千一萬個不愿意。

    當然了,不單單是他,在場的所有人,此刻基本都是同樣的心情,在見識到了此間的美好之后,沒有人會對大秦王朝那等屬性之力稀薄的犄角旮旯產生懷念。

    “這里屬實是修煉圣地,我能夠感受到,這里不單單是天地屬性之力濃郁無比,更是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之感,想來在這里修煉,一定會比在大秦王朝那邊強了太多太多。”

    龍玄的眼底也是一直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他的天賦自不必說,一行人當中,他的天賦應該能夠排進前五,雖然他的境界還比較低,但已經能夠感受到那種不一樣的韻律了。

    紀東并沒有開口,而是就這般聽著大家討論,卻也不好給大家潑冷水。

    其實,他看到的并不只是這些,他很想告訴所有人,雖然這青冥宗核心區域的修煉環境真的很好,但這對于大家來說并不完全都是好事,不過有些話,他就算說上多少遍,其實大家也未必就能聽得進去,也許,只有當他們真正的親身經歷之后,他們才會有所體會吧!

    “什么人?竟然膽敢闖入我倚山宗的地盤?!!”

    一行人也不知道走了多遠的距離,某一刻,一聲炸雷般的吼聲陡然從眾人的前方響徹起來,而隨著吼聲響起,一個個迅疾的身影,就像是一頭頭猿類兇獸一樣,飛速地從遠處掠來,很快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嘶,這是……………”

    突然間響起的吼聲,直讓真武圣院的眾人嚇了一跳,說話之間,眾人便是下意識地聚集到了一起,并且充滿警惕地看向了對面之人。

    入眼處,整整十幾人一字排開在那里,每個人都是穿著同樣的衣衫,肩頭位置都是繡著倚山宗三個字,顯然,這十幾人正是青冥山山腳下的倚山宗之人。

    十幾個倚山宗弟子以一個中年男子為首,這中年男子看起來也就是四十幾歲的模樣,但他的一身氣息卻是極其駭人,就算是真武圣院的幾位長老見到了這位,眼眸深處都是閃過一絲深深的忌憚之色。

    “天劫境高手?!!”

    人群當中,紀東的目光也是第一時間看向了突然攔住去路的十幾人,尤其是為首的中年男子,更是吸引了他的大半目光。

    他的眼力自不用說,幾乎一眼就已經看了出來,眼前這中年男子,居然是一位天劫境的超級強者,不過,從對方穿著跟身后之人相差不多的制式服裝來看,此人在倚山宗當中的地位,恐怕算不上有多高。

    “厲害,真是厲害,天劫境強者,這在大秦王朝已經是極其罕見的存在了,想不到這里居然隨隨便便就能見到。”

    在大秦王朝之時,除了四大世家的四位老祖宗之外,也就只有真武圣院才會有天劫境的高手,但也無非就是區區四個罷了,可眼下,一個小宗門巡山的頭頭竟然就是天劫境高手,這等差距,簡直就是難以想象。

    “這些年輕弟子也好生恐怖,看起來,這些人的年紀并不比我們這些人大,可最差的竟然都達到了黃金段七段的境界,其中還有四個是黃金段八段的境界。”

    掃了一眼中年男子身后的其他人,紀東的眼眸再次微微一縮,心下不禁有些凜然。

    他看得出來,這些年輕人的年紀真的跟龍玄他們相仿,但境界卻不是一個層次上的,另外,他能夠感覺到,這些年輕人的基礎都是扎實無比,這一點也不是圣院弟子所能比擬的。

    說白了,同樣都是黃金段七段的境界,真武圣院的弟子必然要完敗給對手,甚至于真武圣院當中的黃金段八段之人面對這些黃金段七段之人時,都很難有打贏的可能。

    這便是修煉環境造成的差距,說得直白一些,真武圣院的弟子是吃糠咽菜長大的,可這里的弟子恐怕都是吃著山珍海味、喝著玉液瓊漿長大的,二者之間當然不可能一樣。

    段頭掃了一眼身邊的其他人,他看得出來,包括龍玄等人在內,大家顯然也都已經注意到了自己與對面這些人的差距,一個個的臉色都是不太好看。

    兩隊人馬相對而立,真武圣院這邊占據著絕對的實力和人數上的優勢,只不過,除了院長荀萬山以及紀東之外,其他所有人在氣勢上卻是全都被對面的十幾人徹底的壓制住,每個人都是感覺自己似乎比對面之人矮了一頭一樣。

    荀萬山自然感受到了眾人的情緒變化,但對此,他并沒有去多說什么,因為他心里清楚,這是各大圣院的弟子必須要去面對的事情,也是圣院弟子的先天不足。

    但這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實上,圣院弟子有很多品質,也是這些青冥宗核心區域的年輕人們所不具備的,只要他們在今后努力修煉,那么照樣可以反過來超越這些人。

    “原來是倚山宗弟子,真武圣院院長荀萬山,特護送弟子前往青冥宗,路過貴山門,倒是多有打擾,還望諸位見諒。”

    微微一笑,荀萬山自然不會把對面這些人放在眼里,說起來,雖然他現如今已經被青冥宗驅逐,但想當初,他也是青冥宗當中名聲在外之人,眼前的天劫境強者也罷,亦或是那些天賦不俗的弟子也罷,在他眼里根本都是不值一提。

    說起來,就算是這倚山宗的宗主親自出面,他也照樣怡然不懼。

    “原來是荀院長,失敬失敬!”

    聽到荀萬山自報姓名,對面的天劫境中年男子頓時神情一震,趕忙對著荀萬山拱了拱手道。

    看得出來,中年男子必然是知道荀萬山的姓名的,而且明顯是極為忌憚,畢竟,荀萬山成名已久,早就已經是青冥宗地界的名人,他雖然天賦不凡,但跟荀萬山相比還是差得遠了。

    “在下倚山宗裴洪長老門下弟子章勇,早就聽聞荀院長大名,今日得見,果然聞名不如見面。”中年男子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收起了那股盛氣凌人的姿態,明顯一副討好模樣的道。

    他心里清楚,眼前這位可是跟倚山宗宗主一個級別的人物,如果惹怒了對方,那么人家隨手就能滅了他,恐怕也沒有人敢跟人家去尋仇。

    “呵呵,原來裴洪的弟子,不錯不錯。”聽到中年男子之言,荀萬山笑著點了點頭,眼底閃過一絲贊許之色,“本院還要帶弟子去青冥宗,他日有暇,本院會到倚山宗坐坐,說起來,倚山宗里面的幾位老熟人,當真是好久不見了啊!”

    這倚山宗的現任宗主,跟他的確是同一時期之人,還有倚山宗的幾位長老,當初都是有些交集,他若是降臨倚山宗的話,想來怎么也能得到不錯的接待。

    “好,晚輩一定會把荀院長的話帶到,荀院長請!!”

    聽了荀萬山之言,中年男子恭敬地應了一聲,隨后便是朝著一旁退了幾步,并且示意身后的其他人讓開路,放荀萬山一行人過去。

    他們整日在外面巡視,主要就是為了為青冥宗守好第一道門戶,但荀萬山身份非同一般,顯然不是他們所能阻攔的。

    “客氣了!”點了點頭,荀萬山也是不再多言,大手一揮,便是帶領大家朝著前方繼續走去,卻是再也沒有去看中年男子一眼。

    “這就是外面各大圣院的弟子么?這也太差勁了吧?!”

    “就是就是啊,你們剛剛注意觀察了沒有,這些人的修為簡直低的可憐,我看最強的好像也就是黃金段七段,其余的根本就是不值一提啊!”

    “誰說不是呢?這樣的垃圾,居然都能加入到青冥宗當中去,真是讓人難以服氣。”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人到了青冥宗也就是打雜的罷了,說來也沒什么可羨慕的,還不如在咱們倚山宗過得逍遙自在。”

    “這個倒是真的,我也聽說了,各大圣院的弟子到了青冥宗之后,基本上都是要從最底層做起,哪像咱們,只要被青冥宗選中,就能成為青冥宗的內門弟子,說不定很快就能成為核心弟子。”

    “核心弟子哪有那么容易達到?雖然咱們的修為都是不俗,但想要成為核心弟子可是不容易,畢竟,三十歲之前修煉到鉑金境的境界,那可不是一件太過容易的事情。”

    “……………”

    等到荀萬山帶著圣院的眾人離開,倚山宗的一眾弟子們不由得開始談論了起來,眼底盡是充滿了鄙視和輕蔑。

    他們對于青冥宗所掌握的幾大王朝也是有所耳聞,不過眼下倒是第一次親眼見到圣院弟子,之前就聽說圣院弟子很差勁,這會兒倒是終于親眼見到了。

    “哼,一個個的就知道狗眼看人低,怎么,你們覺得自己比人家強很多么?!”

    然而,就在十幾個倚山宗弟子熱烈的探討之時,為首的中年男子突然間低喝一聲,面色簡直說不出的陰沉。

    “跟什么人比不好,偏偏跟這些連修煉資源都湊不齊的人比,告訴你們,若是他們有著你們這等修煉條件的話,現在早就比你們強得多了,還有,等這些人加入青冥宗之后,他們都將迎來巨大的提升,到時候超越你們也不無可能,甚至于他們的意志品質要高過爾等,將來的成就更是會在你們之上!”

    中年男子的眼底閃過一絲恨鐵不成鋼之色,語氣也是嚴厲無比。

    真正的超能者,從來不會去小看任何人,也許真武圣院的弟子們現在真的還差了一些,但這并不代表人家將來也會很差。

    在他看來,真正應該露出嘲笑表情的,其實應該是圣院的這些弟子,畢竟,不管人家基礎如何,但至少,人家可以得到加入青冥宗的機會,而一旦到了青冥宗,只要這些人沉得住氣,終將會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反觀他們,青冥宗手底下的小門小派真的太多了,所要招收之人,必須都是精英中的經營,很可惜,他們這些人并不是精英那一類的。

    “我等知錯了!!!”

    聽到中年男子如此嚴厲的批評,一眾年輕弟子頓時一個個嚇得面色大變,卻是全都不敢抬起頭來。

    “好了,繼續巡山,走吧!”

    擺了擺手,中年男子也沒心思聽這些人認錯,因為他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人認錯,畢竟,這些人嘴上承認錯誤,可心里怕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錯在了哪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每期竞彩比分 江苏十一选五 北单比分开奖sp怎么得出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带坐标 bet365体育比分直播 四川快乐12出号规律 河南快赢481基本走势 欢乐生肖福彩 天天爱海南麻将最新版下载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