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最強套路主宰 > 第四百七十六章皇城圣院(47)

第四百七十六章皇城圣院(47)

    “敬紀東公子!!”見到紀東酒到杯干,三大皇子趕忙紛紛將自己的酒杯端起,然后便是毫不猶豫地暢飲起來。

    實話實說,之前因為有皇帝秦天以及周日恒二人在場,無論是紀東還是三大皇子,顯然都沒有太過盡興,尤其是三大皇子更是謹小慎微,不敢有絲毫的放縱。

    但這會兒只有他們四個年輕人,大家當然無需繃著自己,所以還不是想怎么歡樂怎么歡樂?

    大皇子備下的美酒可是不少,而四人都是實力非凡的強者,卻也不是幾杯酒能把自己灌醉的,一時之間,四個年輕人推杯換盞,簡直是喝得天昏地暗。

    由于知道紀東并不是真的好女色,大皇子倒是沒有安排美女助興,而如此一來,四個年輕人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喝酒談天面,還真是有種相識恨晚的感覺。

    “今日能夠與紀東公子一起開懷暢飲,實在是平生一大快事,不過話說回來,紀東公子此番被圣院院長大人收為弟子,這等大喜事,在下自然不能毫無表示。”

    酒過三巡,幾個年輕人都是喝得醉意微醺,這個時候,三皇子秦無風突然站起身來,對著紀東道,“這是在下為紀東公子準備的一點兒賀禮,還請紀東公子笑納!”

    說著,他便是取出了一枚儲物戒指,用兩只手舉在手里,恭敬地遞到了紀東的面前。

    “哈哈哈,三皇子殿下實在是客氣,不過既然是殿下的一片心意,在下愧領了。”見到三皇子秦無風遞過來的儲物戒指,紀東毫不客氣,直接便是抓在了手里,一副照單全收的表情。

    “紀東公子被圣院的院長大人收為弟子,此事的確值得恭賀,我這里也有一點兒小禮物,還請紀東公子笑納。”

    眼看著三皇子秦無風送了禮,二皇子秦無雙似乎不甘示弱,說話間便是一抬手,但卻并未取出儲物戒指,而是直接取出了一個大號的玉盒!

    “恩?這是…………”見到秦無雙拿出來的東西,不論是紀東還是秦無敵和秦無風,卻是全都下意識地投來目光,眼底盡是一片的好之色。

    “紀東公子,這是一株超過了四千年年份的木屬性珍,說起來,這可是在下花費了大代價弄到手的壓箱底之物,但這等寶貝,卻也只有紀東公子才配使用,所以今日在下將此物贈予紀東公子!”

    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秦無雙下巴微揚,滿臉傲然地介紹道,而一邊說著,他還挑釁般地掃了一眼大皇子和三皇子二人,似乎是在告訴二人,他這次送出的禮物,絕對是最好的。

    “什么?四千年以的五行珍?這………”

    等到秦無雙的話音落下,大皇子和三皇子盡是面色大變,似乎真的是被秦無雙拿出來的禮物驚到了一樣,尤其是三皇子秦無風,臉更是充滿了尷尬,顯然是自己的禮物沒有對方的那么珍貴。

    “哈哈哈,如此寶貝,在下實在是不敢當,不敢當啊!!”紀東的眼睛早已經冒出亮光,嘴說著不敢當,手卻是毫不含糊,幾乎一把將對方的玉匣接了過來,然后當眾打了開來。

    “呼呼呼!!!”玉匣開啟,頓時,一股沁人心脾的氣息猛地蕩漾開來,而隨著這股氣息蕩漾開來,四人的酒氣都是一下子被清除了不少,渾身下都是異常的通透。

    “好寶貝,真是一件好寶貝,哈哈哈哈!!”猛地把玉匣蓋好,紀東隨手間便是將玉匣收了起來,臉盡是一片的興奮和滿意之色。

    事實,四千年的木屬性珍,這的確是世所罕見的至寶,算是紀東自己,也是第一次見識如此寶貝。

    “不知皇兄又為紀東公子準備了怎樣的賀禮?小弟還真是好得緊!”等到紀東收起了玉匣,二皇子秦無雙微微一喜,隨后便是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大皇子秦無敵,充滿了挑釁地道。

    大皇子秦無敵的面色有些低沉,似乎是沒有想到二皇子秦無雙會拿出這等級別的寶物,一時之間,他的目光不斷的閃爍,似乎是在做著極為強烈的心理斗爭。

    “呵呵,大皇子不必糾結,今日幸得大皇子邀請,在下已經心滿意足了,至于賀禮,大皇子還是免了吧!”

    看著大皇子猶豫不決的臉色,紀東不禁不禁擺了擺手,一臉笑意地道。

    “紀東公子哪里的話,紀東公子經歷如此喜事,在下又豈能沒有表示?”聽到紀東之言,秦無敵頓時面色一狠,似乎是終于下定了決心。

    “紀東公子請看,這便是在下為紀東公子準備的賀禮。”說著,他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個方方正正的木匣,然后直接將木匣的蓋子打了開來。

    等到木匣的蓋子開啟,一顆漆黑如墨的丹藥頓時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而見到這丹藥,紀東的眼底深處,不禁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厲芒!

    看著秦無敵拿出來的黑色丹丸,這一刻的紀東,卻是已然明白了一切。

    很明顯的,大皇子秦無敵已經跟秦無雙以及秦無風一樣,全都成為了那神秘黑衣人手下的傀儡,而現如今,這三兄弟竟然串通到了一起,明顯是要暗算于他。

    從皇宮出來到現在,這三位皇子幾乎一直都在跟他演戲,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他早在鎮獄山之時發現了二皇子秦無雙的行動,他恐怕真的不會對三人有什么懷疑,因為直到此刻,這三人的表演,都可以用天衣無縫來形容。

    “厲害,實在是厲害,這三個家伙在我面前明爭暗斗,最終用這種方式拿出了要命的丹藥,真可謂是煞費苦心哪!!”

    看著眼前的黑色丹丸,還有一旁的三大皇子,紀東的臉似乎是在疑惑,但心下卻是充滿了感慨,也對這三大皇子佩服不已。

    說心里話,其實從一開始,他已經有了懷疑,可在與這三大皇子接觸的這段時間里,連他自己都仿佛覺得是自己太過多疑了,這不得不說眼前這三個家伙真的很會演。

    事情已經十分的明顯,大皇子秦無敵已經招,而他們以及他們背后的神秘人在得知他被荀萬山收為弟子之后,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想要把他也暗控制。

    可惜的是,這些人千算萬算,卻是絕對不可能會算得到,他早在暗地里掌握了所有的情況,這些人想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搗鬼,簡直是可笑至極!

    “皇兄,你竟然還有一枚丹藥?你不是說你早把丹藥全都用光了么?”

    在紀東思緒之時,三皇子秦無風突然站起身來,卻是一邊伸手指向大皇子秦無敵,一邊面帶怒色地道。

    “哈哈哈,好,好一個大皇子,想不到你竟然還留了一手,三弟,枉你一直以來都跟這種人站在同一陣營,現在你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了吧?”

    這時,一旁的二皇子秦無雙也是面色變幻,最終放聲長笑起來。

    “這………這又是唱得哪一出?”看著三皇子秦無風和二皇子秦無雙的反應,紀東不由得面色一滯,卻是不知道這三個家伙又要搞些什么事情出來,不過他心里清楚,不管這三個家伙要做什么,絕對都是要演戲給他看是了。

    “三弟,你的閱歷尚淺,有些事情,你今后慢慢會懂了。”這時,大皇子秦無敵咬了咬牙,這才終于開口道。

    “哼,不必拿這等虛無縹緲的借口來搪塞我,我秦無風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聽到秦無敵之言,三皇子秦無風冷哼一聲坐回了座位,臉的怒色卻是越發的明顯起來。

    “嘖嘖,是是,大皇子自己自私罷了,干嘛還要把別人當成是傻子?三弟,二哥真是替你不值啊!”二皇子秦無雙再次適時地插話進來,明顯是在故意挑撥,從旁煽風點火。

    “哼,秦無雙,我好心讓你來我府飲宴,你不知感恩也罷了,竟然還在這里挑撥離間,你到底是何居心?”聽到二皇子秦無雙不斷在一旁搓火,大皇子秦無敵冷哼一聲,滿是不悅地道。

    “我無非是實話實說罷了。”嘴角一挑,二皇子秦無雙卻是毫不相讓,倒也一點兒都不生氣。

    “咳咳,三位殿下這是作甚?好好的,怎么還吵起來了?”

    在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地爭吵之時,一旁的紀東終于忍不住插話進來,滿臉疑惑地詢問道。

    他總不能讓這三人去唱獨角戲,那樣的話,恐怕三人是沒辦法往下進行的。

    “紀東公子見笑了,一點兒小誤會罷了,我稍后會跟三弟解釋。”聽到紀東開口,大皇子秦無敵不由得微微一笑,這才接著道,“紀東公子,這枚丹藥,便是在下送給紀東公子的賀禮,紀東公子只要服用了此丹,那么馬能使得你的修為至少提升一個層次!”

    說到后面,他的臉不禁露出一絲傲然之色,似乎是對自己的禮物充滿了自信。

    “什么?立即將修為提升至少一個層次?大皇子殿下是在說笑么?!”

    等到秦無敵的話音落下,紀東頓時瞪大了雙眼,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紀東公子哪里的話,在下又豈敢拿這種事來開玩笑?這枚神丹,的確可以助紀東公子把修為提升至少一個層次。”

    見到紀東似乎有些不信,大皇子秦無敵頓時面色一正,簡直是充滿了肯定。

    “哼哼,這話倒是真的,想來紀東公子還不知道,此丹乃是鎮獄山當的先人強者所留下的神物,當初我們幾大皇子在鎮獄山狩獵,大皇子無意發現了此丹,更是憑借此丹一舉提升了兩層境界,后來在下曾向大皇子殿下討要過此丹,不過大皇子殿下卻是告訴我他已經把所有的神丹全都用光了,卻是沒想到,他今日竟然又拿出了一枚。”

    不待大皇子秦無敵自己做出解釋,一旁的三皇子秦無風便是再次冷哼出聲,然后一臉冷笑地解釋道。

    “原來是這么回事…………”聽了三皇子秦無風之言,紀東的臉頓時露出一絲了然之色,隨后便是有些糾結起來,“哎呀呀,這可讓在下如何是好?不如在下把這枚神丹讓給三皇子殿下好了。”

    說著,他不禁略作遲疑,這才伸出手來,要把秦無敵手里的神丹推給秦無風。只是,明眼人全都看得出來,他這無非是做做樣子,顯然不是真心想要把神丹拱手讓人,這一點,卻是從他一直盯著神丹的明亮目光能看得出來。

    “別別別,既然是大皇子殿下贈予紀東公子的,在下當然不敢染指。”聽到紀東要把神丹讓給自己,三皇子秦無風頓時面露驚色,趕忙擺手推辭道。

    “哈哈哈,既然三皇子殿下不要這神丹,那我可不客氣了!”聽到秦無風之言,紀東頓時眼神一亮,二話不說,便是一把將神丹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好寶貝,真是一件好寶貝,是不知道,這東西是否真的能夠助我提升一個層次以的修為。”

    看著眼前的黑色丹丸,紀東的眼底似乎透著一絲懷疑之色,“大皇子殿下,你這府可有修煉密室?我想現在試試這神丹的效果!”

    說著,他的目光便是緊緊地看向秦無敵,一副十分急切的表情道。

    “這…………”聽到紀東之言,大皇子秦無量頓時微微一愣,卻是完全有些回不過神來。

    對于大皇子秦無敵來說,這一刻,幸福實在是來得太過突然了一些,他原本只想把神丹贈予紀東,至于紀東何時才會服用,他根本不敢確定。

    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紀東竟然當下直接要求他提供密室,卻是要在他的府邸當服用神丹,對此,他簡直是驚喜到說不出話來。

    不得不說,紀東的要求,著實是在他們的計劃之外的,只不過,紀東所提出的這個要求,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天大的驚喜。

    二皇子秦無雙和三皇子秦無風同樣都是微微一愣,隨后,他們的眼底深處便是紛紛閃過一絲喜色,但卻被他們掩飾得很好,并不會被紀東所發現。只不過,這會兒的他們,心跳卻是不由得開始加快了起來。

    “大皇子殿下可是有什么難處?若是如此,那我回圣院再服用此丹好了。”見到大皇子秦無敵竟然有些發愣,紀東的心下不禁有些好笑,但嘴卻是故意道。

    他知道,自己如此配合的表現,一定是讓對方有些喜出望外,竟然驚喜到險些露出破綻,看來對方的心理素質,卻是真的還有待提高。

    “哈哈哈,紀東公子哪里的話,我這府邸當別的沒有,好的修煉密室卻是多得很。”聽到紀東之言,三大皇子都是下意識地微微一驚,大皇子秦無敵更是趕忙長笑一聲,“既然紀東公子想要在我這里進行突破,那在下這去安排最好的修煉密室,并且拿出五百萬枚黃金丹,助紀東公子一臂之力!”

    他擔心紀東會改變主意,所以干脆加了五百萬枚黃金丹作為籌碼,如此一來,紀東絕對不會走是了。

    讓紀東回真武圣院再服用丹藥,其必然會多一些未知的變數,但若是紀東能夠在他這里,當著他們三人的面兒服用了此丹,那么事情真的好辦得多了。

    “多謝大皇子殿下,既然如此,那有勞殿下替我安排了。”聽到對方又多出了五百萬枚黃金丹,紀東頓時心下一喜,因為這多出來的五百萬枚黃金丹,絕對是意外收獲了。

    “紀東公子客氣了。”微微一笑,秦無敵的目光這才段向了另外兩大皇子,“勞煩兩位皇弟為我招呼紀東公子,我去去回。”

    說著,他便是對著紀東拱了拱手,然后便快速離開了。

    “哈哈哈,難得今日這么高興,兩位殿下,來來來,咱們再多飲幾杯,干!”等到秦無敵下去準備,紀東似乎是十分的開心,說著便是斟滿酒杯,再次跟秦無雙二人喝了起來。

    秦無雙二人心下欣喜,基本都是酒到杯干,而到了這會兒,他們也是徹底的放開了,因為他們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們能完成一件大事,屆時,他們一定會得到不少的好處是。

    時間不長,秦無敵便是風風火火的折返回來,卻是密室那邊已經收拾妥當,可以請紀東現在過去了。

    紀東似乎是急著想要提升修為,二話不說,便是跟隨對方直奔密室的方向而去,很快,一行人便是來到了一間屬性之力動蕩的密室當。

    “紀東公子,這一間是在下府最好的密室,這里是在下為公子準備的黃金丹,紀東公子可以放心的在此修煉,絕對不會有任何人敢來打擾紀東公子。”

    秦無敵這時前幾步,對著紀東笑道,同時將一枚裝有黃金丹的儲物戒指遞到了紀東的手,可謂是準備得極為周全。

    “多謝大皇子。”接過儲物戒指,紀東直接便是把目光投向了密室當的一張玉床,“這里屬實不錯,既然如此,還請三位在外面為在下護法,我這開始修行。”

    說著,他便是身形一動,直接飄然落在了玉床之,竟是很快進入到了調息的狀態當。

    “紀東公子放心,我們三個在外面把守,絕對不會讓人打攪到你。”見到紀東竟然如此心急,三人簡直是欣喜不已,說話之間,他們便是紛紛退出了密室,并且把密室的大門關了起來。

    只是,他們看似把密室的門關好了,可實際,他們卻是留下了一條很窄的縫隙,剛好可以通過縫隙看到密室里面的情況。

    等到出了密室,三大皇子的臉都是紛紛露出驚喜的表情,卻是再也不用刻意去偽裝,只不過,這會兒的他們并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所以只能是用眼神進行交流。

    彼此對視之間,三人都是能夠看得出對方眼底的驚喜之意,隨后,三人便是十分默契地附在了密室的門縫處,耐心地監視起紀東的修煉來。

    眼下,他們的計劃并不算完,因為這個時候,紀東還沒有把神丹吞下去,只有親眼見證紀東吞下神丹,他們的此番計劃才算是圓滿成功…………

    “哎,真是想不到,大秦王朝的三大皇子,竟然會淪落到眼下這等任人擺布的地步,這說來也的確是一種悲哀!”

    盤膝坐在玉床之,紀東表面毫無異樣,但他的心里卻是早已經充滿了感慨。

    秦無敵三人為了讓他服下那毒丹,真可謂是什么手段都用了,不可否認,這三個家伙真的很賣力,只是,這也側面說明了他們背后的黑衣人究竟是多么的恐怖。

    “竟然還安排了高手圍了密室?看來,此番算我不親自服了那毒丹,他們恐怕也會直接用強了,這還真是要確保萬無一失啊!”

    他的精神力早感知到,秦無敵竟然安排了整整十個黃金段七段以的強者在外面時刻待命,如果他不服用那顆丹藥的話,那么這些人一定會沖進來逼自己服用,畢竟,在密室里面打架,聲音都不會傳出去太遠,而且他又無處可逃。

    “也罷,既然如此,那我如你們所愿,把這丹藥服了是!”

    說起來,他原本打算去找那黑衣人,然后想辦法混入對方的勢力當,眼下這種情況,看似是秦無敵三人在算計他,可實際,他又何嘗不是在反過來算計對方?

    差不多整整調息了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紀東一抬手,便是將秦無敵贈予自己的神丹取出出來捏在手里,隨后,他便是找了一個剛好對準房門的角度,一口將這神丹吞了下去!

    只不過,沒有人知道,雖然他看似是把神丹吞了下去,但他的精神力,卻是早已經將神丹包裹,并且暗收回到了儲物戒指當。

    精神力不同于超能力力,他用精神力耍些小手段,又豈是秦無敵等人所能發現得了的?

    隨著紀東吞下了黑色丹丸,密室的門外,一直都在窺視著密室里面情況的三大皇子頓時全都瞪大雙眼,眼底盡是一片的興奮之色。

    “吞了,他真的把丹藥吞了下去!!!”

    眼睜睜看著紀東服用了黑色丹丸,三大皇子簡直是激動得不得了,這一刻,他們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著,卻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事情他們想象還要順利,紀東也完全沒他們想的那般警惕,原本,他們還設計了好多讓紀東不得不服用丹藥的戲碼,可現在全都不需要了!

    “好,好啊!!我們竟然控制了真武圣院院長的弟子!實在是太好了!!!”

    二皇子秦無雙是最興奮的,說起來,此番行動,本來是由他全權負責計劃的,如今紀東把黑色丹丸服下,他簡直是立下了功,如此一來,他不但能夠得到不少的寶貝獎勵,說不定還能得到更多的解藥,使得自己在很長時間之內都不用再忍受毒發的痛苦了。

    大皇子秦無敵和三皇子秦無風也是十分的開心,不過,他們倒不單單是因為會得到獎賞,更是因為又有人跟他們一樣,被那神秘的黑衣人組織控制了,而且還是身份地位絲毫不在他們之下的人。

    雖然這對他們來說并沒有任何的好處,但若是更多的人都像他們一樣被控制的話,至少他們的心里可以平衡一些。

    “不要出聲,繼續看下去!!”

    看著其他兩人跟自己一樣激動的神色,二皇子秦無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隨后便是再次監看起來。

    他不單單要確定紀東服用了丹藥,還要確定紀東真的毒發,只有這樣,他才可以徹徹底底地放下心來……………

    “嗡嗡嗡!!!”

    密室里,隨著將黑色的丹丸服下,紀東馬開始運段起了自己的超能力力,似乎是在煉化丹藥的力量,而在他的臉,還帶著一絲隱隱的興奮和期待。

    “嘖嘖,還真是夠小心的,都見到我服用丹藥了,居然還不放心,看來還要把戲份做足了才行。”

    精神力一掃之間,三大皇子此時的反應全都在他的監察當,見到這三人并沒有直接闖進來,而是還在那里等待自己毒發,他的嘴角不由得挑了挑,心下已經有了計較。

    又過了半刻鐘左右的時間,他知道,時候應該是差不多了。

    “嗡!!!”心思一動之間,他猛地將自己的超能力力微微一震,隨后,他的臉色便是變得一片蒼白起來,那種感覺,像是修煉之時出現了走火入兇的情況一樣。

    渾身的超能力力有些暴走,他的臉色也是一陣紅一陣白,像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樣,而到了最后,他更是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然后直接癱坐在了玉床之,滿臉的驚恐之色!

    “怎么會這樣?發生了什么?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虛弱地癱倒在地,他的臉簡直又驚恐又疑惑,眼底更是充滿了不知所措,好像還沒有從自己的變化當回過神來。

    “大皇子,大皇子殿下快來救我!!!”

    短暫的呆滯過后,他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趕忙掙扎著想要站起身來,同時對著門外聲嘶力竭地呼喊道。

    “嘭!!!”在這時,密室的房門砰地一聲被踢開,隨后,三大皇子以二皇子秦無雙為首,便是紛紛走了進來。

    “桀桀桀桀,我說云大公子,你現在感覺如何?是不是爽到家了?桀桀桀桀!!!”

    進入密室,二皇子秦無雙簡直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臉盡是一片的猙獰,更是十分夸張地怪笑連連,完全與之前判若兩人。

    而大皇子秦無敵和三皇子秦無雙雖然沒笑得那么夸張,但一個個的臉同樣是充滿了冷笑,眼底更是寫滿了輕蔑和嘲諷。

    “你………你們…………”

    眼看著三大皇子如此表情,已經從玉床跌落到地的紀東頓時面色更白,眼底似乎是充滿了震驚和難以置信。

    “你們要害我?!!”面色變幻數次,他似乎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陡然提高了嗓音,對著三人質問道。

    “桀桀桀桀,現在才看明白,看來你還沒有笨到無藥可救。”聽到紀東的質問,二皇子秦無雙再次怪笑一聲,“小野種,你還真的以為自己高高在,可以讓本皇子卑躬屈膝不成?告訴你,那些都是逗你玩的,哈哈哈哈!!”

    再也不用在紀東面前低三下四,這一刻的秦無雙簡直是暢快不已,恨不得把之前所有的謙卑全都討回來。

    “該死,我跟你們拼了!!”聽到秦無雙之言,紀東似乎是憤怒到了極點,說著再次運段起超能力力,一副要跟三人拼命的表情。

    可惜的是,他的超能力力剛剛運段,便是再一次噴出了一口鮮血,然后面色更加的蒼白起來。

    “桀桀桀,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你服用了我們的丹藥,如果沒有解藥的話,你根本連一絲超能力力都別想動用,而且越是運段超能力力,你受到的損傷會越大,到時候超能力力暴走,你會死得很快很難看。”

    見到紀東竟然還想跟自己等人拼命,秦無雙不禁扯了扯嘴角,滿是譏諷地道。

    “你們………你們竟然敢算計我?我一定要讓師尊宰了你們!!”聽到秦無雙的警告,紀東的臉也是露出一片猙獰,仿佛恨不得把眼前的三人生吞活剝。

    “放肆,小雜種,都已經到了這種時候,你竟然還敢大言不慚?難道你真的想死不成?”

    聽到紀東抬出了真武圣院的院長來嚇唬自己,三大皇子都是不由得面色一變,隨后,大皇子秦無敵便是前一步,大聲呵斥道。

    他們當然不可能不怕那位圣院的院長大人,如果此事真的被那位知曉的話,屆時,他們恐怕誰也別想活命。

    “你……你們!!!”聽到對方的威脅,紀東的面色再次微微一變,卻也不敢繼續拿荀萬山的名頭來威脅。

    “解藥,趕快給我解藥,只要給我解藥,你們讓我做什么,我都答應你們便是!!”

    面色變幻數次,紀東似乎是在思考著權宜之計,半晌,他這才恢復了一絲的平靜,對著三大皇子沉聲道。

    看樣子,他是已經接受了被三人算計的事實。

    眼看著紀東竟然這么快平靜了下來,三大皇子的眼底不禁下意識地閃過一絲贊嘆之色,但臉的輕蔑卻是越發的濃郁起來。

    “嘖嘖,小雜種,你不是挺囂張的么?怎么,現在知道怕了?”

    幽幽的前幾步,二皇子秦無雙居高臨下地俯視著紀東,更是伸出腿來對著紀東的肩膀蹬了一腳,直接把紀東蹬翻在地,身體猛地撞在了玉床面。

    “你………”被對方一腳蹬翻,紀東臉的憤怒之色一閃而過,但心下卻是不由得微微一凜。

    他能夠感受到,這秦無雙看似是簡單的一蹬,其實根本是在試探他是否真的失去了抵抗之力,其小心程度,卻也當真是值得稱道了。

    好在他當初在秦都學院之時,從大長老和三長老身了解過服用了毒丹之后的情況,之前在鎮獄山之時,他更是親眼目睹了三皇子秦無風毒的情景,否則的話,他還真的有可能被對方看出來自己是裝的。

    “怎么?不服氣是么?”見到紀東對自己怒目而視,秦無雙不禁舔了舔嘴唇,再次輕蔑地道。

    這一刻,他已經完全能夠確定,紀東是真的失去了抵抗之力,而至此,他也終于可以徹底地放心了。

    “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好像從來沒有得罪過三位吧?殺了我,對三位又有什么好處?還有,我此番若是死在這里,你們誰也別想脫離干系!”

    憤怒之色一閃而逝,紀東再次平靜下來,惡狠狠地對著三人道。

    “誰說我們要殺你?”聽到紀東之言,這一次,大皇子秦無敵笑著前一步,“小子,我們是不會殺你的,你剛剛服用的雖然是毒藥,但卻不是直接要命的毒藥,否則的話,你現在早已經一命嗚呼了!”

    “不要我的命?那你們究竟要讓我怎么樣?!!”

    聞言,紀東的眼底閃過一絲亮芒,趕忙追問道。

    “讓你怎么樣,那可不是我們說了算的,自然會有別人告訴你要做些什么,現在,你最好乖乖地給我呆在這里,千萬不要耍什么小聰明,否則的話,即便不宰了你,本皇子也定要讓你嘗嘗被折磨的滋味。”

    見到紀東充滿了希望的眼神,二皇子秦無雙不禁撇了撇嘴,心下簡直是充滿了嘲諷。

    想當初,他也因為一時之間不會丟了性命而慶幸過,可到了現如今,他知道,自己眼下雖然還活著,可卻也跟死了沒多大區別,因為連最基本的自由,他都已經享受不到了。

    眼下,他只能是乖乖地聽從神秘黑衣人的指令,然后多多立下功勞,也好換取更多的解藥,那樣的話,他還能活得相對瀟灑一些,自在一些。

    “小子,乖乖等在這里,馬會有人來招呼你了,我們走!”將心底的那些不必要情緒拋到一邊,秦無雙卻也不再多說,對著秦無敵和秦無風招呼一聲,他便是當先段身離去,而見他如此,另外兩人不敢怠慢,趕隨后跟。

    “回來,你們到底要怎么樣?”

    見到三人說話間要離去,紀東頓時面色一急,趕忙對著三人大聲呼喊道,可惜的是,三人根本連搭理都不再搭理他,說話間便是紛紛出了密室,并且在外面把密室封鎖起來,讓他根本沒辦法出去。

    等到密室的大門被封死,癱軟在地的紀東不由得嘴角一挑,臉不禁露出一絲笑容。

    “搞定,看來大魚馬要鉤了啊,是不知道,像我這等身份地位之人,是否會有更強的黑衣人前來招呼,不過即便還是那個黑衣人,對我來說倒也足夠了。”

    隨意地坐回到玉床之,他的精神力能夠感知到,這會兒的密室周圍雖然還有一些強者在暗隱藏,但卻并沒有人再監視他了。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辛运28开奖参考 四川时时彩开奖号码 大众麻将怎么算赢 创业板好股票推荐 历史开奖记录 竞彩足球比分中大奖 可邀请的二人麻将 麻将app有挂吗 极速快3开奖号码 快乐飞艇有官网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