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九百二十八章天星秘境13

第九百二十八章天星秘境13

    轰!

    石破天惊!

    如果说,刚才大?#19968;?#23545;纪东的话有怀疑的话,此时看到厉啸天强行压迫他们的表现,在场的弟子,都纷纷骇然的抬头,对厉啸天投去怀疑的目光。

    “厉啸天,你很好,原来一直是你在从中作梗,破坏本宫的计划!”?#23545;?#30340;,传来赵玉清冷愤怒的声音。

    纪东这才知道,公主赵玉,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好了,还站在一边,看了很久的戏,但他根本没时间回头,反而是脸色巨变。

    赵玉公主出现的也实在不是时候,也许她本意是想冲过来质问厉啸天,却不知道,此时的厉啸天,正是情绪最不稳定的时候。

    本来厉心的死,已经让厉啸天无比的暴怒,现在纪东又当着无数人,特别是赵玉的面,揭穿了他的阴谋,本就暴怒的厉啸天,瞬间作出一个恶毒无比的决定,那就是趁着赵玉和武府还没有掌握到实?#24066;?#30340;证据,抢先杀掉纪东,来个死无对证。

    “蝼蚁,给?#25103;?#38381;嘴,你身为武府弟子,?#22351;?#27531;害同门,竟然还胡言乱语,污蔑?#25103;?#30340;清白,不用说,你这孽障肯定是修炼了邪魔功法,迷乱了心智,公主殿下且停?#21073;?#31561;?#25103;?#35803;杀了纪东这邪魔,再来向你赔罪!”

    轰!

    说话之间,厉啸天这?#37995;?#23447;,已经面带杀机,一掌向纪东拍了过去,纪东的脸色,顿时一变。

    “邪魔,给?#25103;?#21463;死!”厉啸天带着狂怒,张开五指,那五根指头,每一根都散发着浓郁的黑光。

    “阵宗掌法,五指峰!”

    五道黑光,就如同五把刀剑,从厉啸天的手中?#22836;牛?#29408;狠的向着纪东的身体扎了过来。

    人还?#22351;剑?#24656;怖的气势,已经让很多人有一种在鬼门关走过一圈的感觉。

    “这就是武宗的实力吗?果然很强大,但要杀我,厉啸天,你还?#36824;?#36164;格!杀,剑十三?#21073; ?br />
    轰咔!

    纪东的身上,恐怖的剑光再度出现,这次,他没有留手,彻底的把体内的神火真元,还有最强的剑十三?#21073;?#20840;部都调动起来。

    恐怖的剑光,几乎割裂了虚空,狠狠的斩向扑杀过来的厉啸天。

    厉啸天极为不屑,冷笑着伸出手,咔嚓一声,竟然徒手抓住了纪东的这道剑光,使用蛮力,捏的粉碎。

    “不愧是武宗高手啊,那么恐怖的剑光,竟然徒手就捏碎了。”

    “等着看吧,那纪东这次死定了,他在厉害,也不可能跨越一个大境界战斗。”

    “看,厉长老要下杀手了,五指峰就要落下了,这个纪东,已经完了!”

    厉啸天一手抓碎剑光,一手还是呈献五指峰的形状,狠狠的向纪东的脑袋拍过去,表现的无比强势。

    “孽障,?#25103;?#20170;天就要替天行道,诛杀你这个邪魔!”厉啸天出手的同时,还不忘污蔑纪东。

    “老狗,以为抓碎我的剑光,你就稳赢了吗,再吃我一招,吞噬剑意!”纪东面色冷漠,再度举起了手中的噬灵剑。

    刚才的剑十三?#21073;?#20063;?#36824;?#26159;他的佯攻,纪东真正的杀招,就是吞噬剑意,要是实在不行,他还有?#24187;?#21073;魂!

    但?#24187;?#21073;魂是最后的杀?#35803;擔?#32426;东绝对不会轻易动用就是了,所以,纪东现在还只是把领悟的一成吞噬剑意,彻底的?#22836;?#20986;来。

    恐怖的剑光,从纪东为?#34892;模?#30636;间爆炸。惊人的剑意,也不仅把纪东四周的空间割裂。

    与此同时,附近的武府弟子,凡是带着配剑的人,他们都很震惊的感觉?#21073;?#36523;上的配剑已经不听?#22815;剑?#33258;动的飞了出去,然后在纪东的控制下,形成上百道恐怖的剑光,疯狂的轰在厉啸天的身上。

    轰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剑光怒砸在厉啸天的身上,这绝对是厉啸天事前绝对无法预料到的,他只能被迫停止对纪东的进攻。

    “五峰镇压!”

    厉啸天怒吼着,整个手掌形成五道山峰的虚影,试图把这些飞剑全部拍碎,但纪东却根本不给厉啸天这个机会了。

    “剑十三?#21073; ?br />
    纪东手中的噬灵剑,以一个狂暴无比的姿势,也跟着无数的剑光,冲到了厉啸天的面?#21834;?br />
    恐怖的十三倍暴击,一口气全部?#22836;擰?br />
    “孽障,你敢!”厉啸天发出震怒的吼叫声,身体却还是被纪东这一剑,斩的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武宗长老,竟然被武师五重的弟子,一剑逼退!

    所有人都是深深的震撼,看向纪东的眼神,充满了惊讶和恐惧。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剑,怎么会不听指挥,自己去攻击厉长老?”

    “强悍,太强悍了,我们武府的杂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连长老都能一剑逼退啊。”

    “刚刚那是什么剑法,威力竟然如此恐怖,若是这纪东实力再强一些,那他不是真能挑战长老?”

    别说武府的弟子们震惊,就是从远处赶过来的公主赵玉,也是瞪圆了眼睛,倾国的容颜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刚才的那是,剑意?

    他怎么可能能领悟到剑意!

    赵玉无比震撼的看着纪东。

    纪东的脸色很是平淡,体内却是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别人只?#24378;?#21040;了他一剑逼退长老的风光,谁又会想?#21073;?#20182;为了?#22836;?#37027;一剑,几乎把体内的真元,全部都调动起来了。

    结果,也仅仅是把厉啸天给一剑逼退,而没有?#35828;?#20182;。

    纪东就忍不住很沉重的叹了口气:“看来?#19968;?#26159;太高估我自己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对付武师十重,可能还有胜算,但对上武宗高手,哪怕有剑意,我也没有丝毫胜算!”

    难道真要逼着我再度动用?#24187;?#21073;魂?

    纪东的心里变得沉重,剑魂一出,固然威力巨大,但暴露后风险更大,而且他也不能肯定,激发了剑魂的力量,就一定能斩杀厉啸天。

    说到底,他目前的实力还是太低了。

    “剑意,怎么可能是剑意,你这个孽障,还说没有修行邪魔功法,若不是修炼了邪功,你这种垃圾,怎么可能领悟出剑意!”

    厉啸天咆哮着,再度向纪东冲了过来,发现了纪东居然领悟到了剑意,这更加坚定了他的杀心,否则让纪东成长起来,那就是又一?#37995;?#25932;的邪魔剑王!

    “以大欺小,老狗,你果?#36824;?#21329;鄙!”

    纪东哪里看?#24576;觶?#21385;啸天是想要扼杀自己,但他丝毫办法也没有,他目前的实力,确实还不是武宗的对手。

    纪东的脸色很难看,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暴露?#24187;?#21073;魂这张最后的?#30528;?#20102;,忽然又是一道恐怖的剑光,从远处的天边,笔直的向厉啸天斩了过去。

    厉啸天大为震惊,慌忙闪避到一边。

    轰!

    那道剑光最终在纪东和厉啸天的中间地带,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厉啸天如临大敌,瞪着天空两道飞过来的人影吼道:“?#22659;?#39118;,你?#26131;?#27490;?#25103;潁?#26432;这个邪魔?”

    “什么邪魔!厉啸天,你老糊涂了?#24576;桑?#33021;够领悟剑意的弟子,我武府多少年才会出一位,你若?#30097;?#20182;一根头发,先问过尘某手中的利剑!”

    轰!

    剑光呼啸,?#22659;?#32769;一手提着无锋重剑,一手抓住白灵,从天空中快速的飞掠过来,还明确表示要保纪东。

    纪东的嘴角也是露出一抹放松的微笑,魔皇说的果?#24187;?#38169;,只要他展露出剑意,哪怕闹得天翻地覆,武府的这些长老,也肯定会选择保他。

    就算别人不会,剑宗和白灵的师尊,也肯定会出手的,唯一让纪东有点不爽的,这?#24576;境だ侠?#30340;稍微有点晚。

    ?#36824;?#22909;在,?#24187;?#21073;魂的秘密,算是守住了,并没有暴露出来,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纪东这样安慰道,然后迅速向?#22659;?#32769;那边靠拢。

    “?#22659;?#39118;,你让开,这孽障修行邪功,已经成了彻底的邪魔,?#25103;?#20170;天要替天行道,诛杀这个孽障!”

    厉啸天大声吼道。他不肯死心,只要一丝一毫的机会,他都要把纪东置于死地。

    “胡说八道,厉啸天,你说纪东是邪魔,可有什么证据?”?#22659;だ侠?#20919;的站在原地,并没有退让之意。

    人才难得,能领悟到剑意的人才,更加难得。

    厉啸天面色狰狞道:“你要证据,那还不简单,你看这孽障,手中拿着魔剑,他要不是修行了邪魔功法,他一个筋脉被废的垃圾,还会这么快突破武师五重,更能一剑把?#25103;?#36924;退?”

    武府的弟?#28216;?#21548;,纷纷点头,纪东“误?#22330;?#28779;云洞,筋脉被废的事,外院都有传闻。

    然而现在,纪东非但没有被废掉,实力还突飞?#24466;?#26356;能领悟到传说中的剑意,这本身就透着一股神秘。

    ?#22659;?#39118;也不敢怠慢,赶忙转过头,看着纪东的眼睛问:“纪东,厉长老?#30340;?#20462;行邪魔功法,可是真的?”

    纪东明白?#22659;?#39118;出现,就是有为自?#25788;?#33136;的意思,他可不会?#25512;?#24403;场指着厉啸天痛骂道:“这老?#21453;看?#23601;是放屁!我若是修行了邪魔功法,还会回来武府?这老狗根本就是乱咬!”

    “师尊,我也可?#23472;?#35777;,纪东并没有修行邪功、而是另有奇遇!”白灵也?#22659;?#26469;,帮纪东说话道。

    ?#22659;だ下?#24847;的点点头,冷笑着道:“厉长老,你也听到了,纪东没有修行邪魔功法,那他就是我武府的弟子,应该受到保护,身为长老却欺压弟子,你不感到丢人?”

    厉啸天气的须发皆张,大怒的吼道:“什么弟子,他?#36824;?#26159;做杂役的垃圾而已,竟然也?#30097;?#23475;?#22659;?#32769;最看中的弟子和侄儿!?#25103;?#20170;天?#19988;?#25171;死这个垃圾不可!”

    说话之间,厉啸天已经把自己的气势,提升到顶点,就打算绕过?#22659;?#32769;,击杀纪东。

    “厉啸天你放肆,今天这纪东,?#25103;?#20445;定了。?#26412;?#20154;的剑意,也从?#22659;?#32769;的身上爆发出来。

    两大武道宗师,瞬间战成一团,恐怖的气势,形成层层飓风,席卷四方。

    但两人都是武宗,?#30452;?#36824;是剑宗和阵宗的首领,实力也在伯仲之间。两人打的天昏地暗,短时间也不可能分出胜?#28023;?#26368;后更是直接从地面,打上了天空。

    看的武府的弟子惊叹不已,纪东更是心驰神往,这就是武宗的战斗吗,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一定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战斗几十个回合,还是不分上下,厉啸天见实在是无法避开?#22659;?#39118;的纠缠,他马上语带威胁道:“?#22659;?#39118;,你真要为了一个杂役,挑起我们阵宗跟剑宗的争斗吗?”

    “哼,我辈剑修,皆是胸怀?#27807;矗?#21487;不像你这老东西,连?#25103;?#30340;弟子都敢害!”

    厉啸天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厉心回去后,虽?#24187;?#25954;告诉他擅自利用封魔塔害人的事情,但还是告诉了厉啸天,遭遇白灵的事情。

    看到掩盖已经没用,厉啸天眼神顿时闪过一抹怨毒,突?#24576;?#30528;阵宗的人大声吼道:“阵宗弟子听命,都给?#25103;?#19978;,诛杀邪魔纪东!从今以后,我阵宗和剑宗,誓不两立!”

    ?#22659;?#39118;闻言?#25165;?#20102;,同样也大声的下令道:“不两立就不两立!厉啸天,你身为武府长老,却勾结外人,出卖我武府利益,今天?#25103;?#23601;要抓你去府主那里评理!”

    “剑宗弟子听命,阻拦阵宗,上前一步者,斩!”

    “斩!”

    “斩!”

    本来还在观战的剑宗弟子们,纷纷上前,准备和阵宗大干一场。

    “杀!”

    “杀!”

    阵宗的弟子也不示弱,他们没有上前,而是几个人或者十几个人一组,开始快速的布阵,准备和剑宗厮杀。

    其他宗的弟子都蒙了,不知道到底该站在哪一边,或者干脆避开这场混?#21073;?#32426;东也很郁闷,他来这里,很单纯就是来找厉心报仇,顺便讨一个公道。

    他可没想?#21073;?#22240;为自己的举动,竟然引发了阵宗和剑宗的一场大混战。

    与此同时,远处的一座山峰上,两道人影,看到这一幕,也都是大惊。

    “胡闹!简直是胡闹,剑宗和阵宗当武府是什么地?#21073;?#20182;们这是要让武府分裂吗?”

    说话的是武老,武府有数的高手,更是副府主,权利更在各宗传功长?#29616;?#19978;,而此时武老,却只能愤怒的站在一个老人身后。

    这老人身穿?#30097;?#38271;袍,眼神浑浊,身躯佝?#20572;?#30475;起来风烛?#24515;輳?#21807;有他的一双眼睛,?#20102;?#30528;一道道精光。

    和武老不同,这位老人根本就没去管阵宗和剑宗即将开始的混?#21073;?#32780;是眼神炯炯的盯着纪东,当看到纪东手中的噬灵剑的时候,老人的眼神中,露出惊讶,仇恨,和了然等复杂的情绪。

    “果然是这把魔剑!这就?#21387;?#20102;,这两百多年,?#39318;?#19981;停的?#30772;?#25105;们武府,谁能想?#21073;?#37034;魔剑王,竟会把他的坟?#26775;?#25918;在我们武府附近,还被这个杂役弟子找?#21073; ?#32769;人感叹道。

    “师兄,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您再?#24576;?#38754;,我们武府,马上就要内讧了。”武老苦笑着说道。

    就他们说话的这点时间,剑宗和阵宗的弟子,有靠近的已经当场打起来了。

    “灵姐,我们也上去帮忙?”

    纪东看着白灵道,他不是剑宗弟子,?#22659;?#32769;却肯用整个剑宗来保护他,冲着这份情意,纪东也不能袖手?#24616;邸?br />
    至于白灵,本身就是剑宗弟子,前几天还差点和纪东一起,被阵宗的阵法害死在封魔塔,白灵当然不会介意继续找阵宗的麻?#22330;?br />
    彼此对视一眼,纪东和白灵几乎同时,朝着那些阵宗弟子冲了过去。也就这个时候。

    ?#30333;?#25163;!”

    一声苍老而又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声音很平淡,落在大家耳中,却如同惊?#20303;?br />
    凡是还在交战的人,都忍不住吐了口血。

    纪东也感觉体内一阵气血翻涌,然后骇然的发现,不仅是交手的弟子,纷纷吐血。

    天空中的?#22659;?#32769;和厉啸天,也同时吐了口血,竟然直接被这道声音,压迫的从天空,掉到了地面。

    然后二话不说,?#22659;?#32769;已经狂喜的单膝跪下,看着天空中?#22238;?#20986;现的那个?#20808;说潰骸?#24220;主,您人家终于出关了!”

    “府主,您,您竟?#24576;?#20851;了?”厉啸天却是浑身颤抖,心虚的慌忙也单膝跪了下去。

    然后是剑宗的弟子,阵宗的弟子,其他宗的弟子和长老,凡是见到老人出现的,全部恭敬的双膝跪下。

    在场也只有两个人没有跪,一个是公主赵玉,作为皇室公主,她当然不需要向府主下跪。

    另一个,当然是纪东。

    他有他的骄傲,在沦为废人的三年中,纪东早已经发誓,他这一生,可以跪父母,可以跪长辈。

    除此之外。天地?#36824;潁?#39740;神?#36824;潁?#23601;是天运武府的府主,纪东同样也不会跪!

    府主出现,在场所有人都跪下了,唯独纪东?#36824;潁?#36825;让很多人都感觉惊讶,赵玉也是奇怪的看了纪东一眼。

    但她没有说话,依然保持着观望的姿势,倾国的容颜,无比冷清,谁不知道这?#36824;?#20027;心里到底想着什么。

    正愁府主出现,无法再次动手的厉啸天,却?#24378;?#21916;了,他站起来愤怒的指着纪东骂道:“孽障,你修炼邪魔功法,难道连基本的尊卑长幼都忘记了,府主亲临,连我们这些长老都跪下了,你一个杂役,有什么资格还站在那里?”

    即使到了现在,厉啸天还不忘给纪东安一个邪魔的罪名,这样他才有充分的理由,杀死纪东。

    ?#22351;?#19981;说,这厉啸天的用心,真的很是险恶。要不是现在确实打?#36824;?#27494;宗,纪东真想一剑杀了此人。

    但他不能。

    纪东无奈就只能?#22871;?#36825;种冲动,?#24598;?#24471;去理会厉啸天。只是把脸侧向一边,依?#24187;?#26377;跪下的意思。

    很多武府的长老,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天空的老人,也微不可查的皱了下?#32426;罚?#20284;乎没想?#21073;?#32426;东会表现出跟武府对立的情绪。

    武老的脸上,明显露出一抹不悦,盯着纪东问:“弟子纪东,府主亲临,你还?#36824;?#19979;,拜见府主?”

    “武老,纪东不是?#36824;潁?#25105;想他只是太过惊讶了,没回过神,纪东,这位乃是我们天运武府的府主,还有副府主,你快点拜见!”?#22659;?#32769;?#20302;?#30340;对纪东使个眼色。

    由于纪东领悟的是剑意,?#22659;?#32769;已经把纪东看做剑宗的人,对于自己人,?#22659;?#32769;当然要格外关照。

    纪东明白?#22659;?#32769;是一片好心,对于剑宗的帮助,他心里也存着感激,但纪东还是摇头道:“?#22659;?#32769;,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能跪!”

    他的话,斩钉截铁!

    他的话,也让整?#37995;?#24220;,所有人都是一惊,竟然?#36824;潁?br />
    身为武府的弟子,见到府主竟然?#36824;潁?#36825;开什么玩笑?就连?#22659;?#32769;,脸色都不太好看了,认为纪东太过目无尊长。

    “为什么?#36824;潁俊?#32769;人波澜微惊,目光深深的看了纪东一眼,似乎要看透纪东的内心。

    但纪东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少年,他毫不畏惧,同样盯着天空中老人,大声说道:“因为武府负我!”

    一片哗然!

    作为弟子的纪东,竟敢说出这么疯狂的话,武府负我,这理由,何其诛心!很多长老的脸上,已经露出明显的怒色了。

    厉啸天心中惊喜,本来看到府主出现,他以为已经失去了杀死纪东的机会,现在纪东这番话出口,终于,厉啸天又找到了一个“?#20384;懟?#30340;借口,对纪东出手。

    “大逆?#22351;潰?#20320;一个小小杂役,在府主面前,竟敢说出这样的狂言,今天我厉啸天就代替府主,打死你这目无尊长的小魔头!”

    说完,厉啸天已经跳了起来,也比任?#31283;?#37117;快的速度,试图冲向纪东,但一道人影,却是以最快的速度,拦住了厉啸天,更是一掌,把厉啸天身上的护体阵法,拍的粉碎。

    “哇,武老,连你也要阻我?”厉啸天愤怒的吼道。

    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武老,武府仅次于府主的高手,武老闻言也不解?#20572;?#29978;至根本就没看厉啸天,只是冷冷的盯着纪东问:“弟子纪东,我天运武府,如何负你了,你说出来,我们自?#35805;?#20320;主持公道,你要是说?#24576;?#26469;,休怪?#25103;蚨阅?#19981;?#25512; ?br />
    武老的声音很冷,?#36335;?#19968;阵阵寒风在呼啸,普通的弟子,光是听到这种声音,都可能吓的话都说?#24576;?#26469;。

    但纪东的心中,熊熊的怒火已经在燃烧,无比厌恶的指着厉啸天,纪东冷笑道:“如何负我?难道你们到现在,还要包庇这条老狗吗?若不是他,?#19968;?#34987;骗进火云洞,?#25307;?#24403;了替死鬼!”

    “若不是他,?#19968;?#34987;天外神火焚毁筋脉,差点沦为废人,结果你们?#20800;?#26126;知道我是被陷害的,你们还把我贬成杂役,让我自生自灭,难道这不是负我?”

    “还有十几天前,我好不容易,历经艰险,治好伤势返回武府,也是这老狗,指使厉心,埋伏在城外,想要杀我灭口,难道武府这不是负我?”

    这些话,憋在纪东的心里很久了,此时全部说出来,纪东顿时都一种浑身畅快的感觉。

    这些事,也全部都是证据确凿,根本容?#22351;?#21385;啸天有半点抵赖,纪东的话一说完,武府的长老们,已经全部震怒。

    “厉长老,原来火云洞的那件事,竟然是你做的!你竟?#24576;?#21334;我们武府!”很多不知情的长老,全部愤怒了。

    “不,我没有出卖武府,邪魔剑王,乃是我武府的大仇敌,我只是不想那邪魔的东西,被人发现,造成生灵涂炭而已!”厉啸天拼命的粉饰自己。

    说起无耻不要脸,此人也算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19978;?#22312;场的长老们,没有一个是?#20498;稀?br />
    天空的老人,也根本没给厉啸天继续说话的机会,恐怖的压力,已经降临下来,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压的厉啸天当场吐血,整个人都站立不住,只能趴在地上,动弹?#22351;謾?br />
    纪东的心里就是狠狠一震,果然,能当上府主,这老人的实力,绝对是武府最强,就是不知道这位府主,突破到武尊没有?

    仅仅是一道威压,就能让武宗一重的自己动弹?#22351;茫?#21385;啸天彻底的怕了,脸上都露出恐惧,赶忙趴在地上求饶道:“府主,?#25343;拿?#21834;!”

    “厉啸天,?#25103;?#39286;你的?#38382;?#36824;少吗?”

    天空中的老人怒道,简直恨?#22351;?#25226;厉啸天当场镇压死,?#36824;?#32769;人最后还是?#22871;?#20102;气,面无表情的宣布。

    “厉啸天身为长老,勾结外人,出卖武府,还作出欺压弟子这种丑事,罪不可恕!从现在起,本府主宣布,剥夺厉啸天长老一职,终生?#22351;没指矗?#24182;罚他面壁三十年!你们谁有异议?”

    见识了府主一念镇压武宗的威势,一众长老,谁还敢有异议,纷纷点头道:“府主英明我们没有异议!”

    满意的点点头,老人又看向纪东,沉吟着说道:“弟子纪东,蒙受?#35805;字?#20900;,武府确实有负于他,?#25103;?#20915;定,破例一次,提前对纪东开放聚灵?#20800;?#32426;东,这样的处置,你可有异议?”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