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最強套路主宰 > 第九百五十七章天星秘境42

第九百五十七章天星秘境42

    恢復平和的心境,歐陽杰又不屑的搖頭指著羅惺道:“可惜,這本來應該是你的一場大機遇,結果你偏偏選擇了跟隨紀東這樣的廢物,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讓你們兩個死一塊吧。”

    說完,颶風般的殺氣,已經從歐陽杰的身上釋放出來,顯然,在看到紀東不但能獲得大量的令牌,還能讓羅惺跟隨。歐陽杰已經徹底的怒了,他現在就要親手,扼殺這兩個人。

    轟隆!

    在歐陽杰釋放殺氣的時候,整個地面,猛的又劇烈一陣搖晃,隨后,竟然有一股不弱于歐陽杰的蠻荒氣勢,鎮壓全場。

    古蠻踩著滿地的龜裂,緩緩的走上來,目標,對準的竟然是歐陽杰,全場新老弟子,臉色大變。

    紀東也郁悶的搖搖頭,這所有人聚集在一起,關系還真是亂啊,他都看的有點莫名其妙了。

    這古蠻干嘛又跟歐陽杰對上了,所有人不解,歐陽杰更加不解:“古蠻,你干什么,我們不是說好了,你不干涉我的事嗎?”

    “沒錯,我們是說好了,但現在我反悔了不行嗎?”古蠻非常霸道的說道,也不管歐陽杰難看的臉色,扭頭直接面向紀東,目光中還罕見的露出一抹贊賞。

    紀東莫名其妙,問古蠻道:“古蠻,你也要跟我戰斗?”

    “跟你一戰?”古蠻聞言笑了,那是一種輕視的嘲笑,他還非常直白的對著紀東搖頭道:“紀東,我承認,你確實有一點實力和運氣,但,你還沒有跟我戰斗的資格!”

    “既然不是戰斗,那你什么意思?”紀東心里有些不爽,但也沒發火的意思,畢竟他的對手是歐陽杰,能不跟古蠻起沖突那是最好。

    古蠻一巴掌拍開攔路的江海,很蠻橫的逼近紀東道:“我是來讓你,成為我的部下的!只要你肯臣服于我,順便把你身上的令牌交給我,助我成為這次排名戰的第一,我就保證,歐陽杰絕對不敢再對付你!”

    “你要收我做部下?”

    紀東非常吃驚,這古蠻,還真是敢想敢做啊,這種話都說的出來。

    這時候,很多弟子才是恍然。

    明白古蠻是看中了紀東的實力,還有身上的大量貢獻點,想要把紀東和羅惺,連同眾多貢獻點,全部收入囊中。

    由此也可以看出,古蠻雖然行事蠻橫,不講道理,其實本身的頭腦,不僅靈活,還有點陰險。

    竟然想要趁著紀東“走投無路”,來個一鍋端,把所有的好處,全部拿走,別說紀東心中隱隱的產生一股怒氣。

    聽到這話的歐陽杰,氣的頭上都冒出來一股黑煙,瞬間放棄了對紀東出手的打算,而是逼視古蠻吼道:“古蠻,你敢這樣做,那就是跟我歐陽杰為敵,你可知道這樣做的后果?”

    “為敵又怎么樣,難到你還能用你的天賦來壓我?”

    古蠻很霸氣的瞪了歐陽杰一樣,又直接對紀東命令道:“紀東,我已經表明我的誠意了,你還等什么,現在就向我宣誓效忠,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將來你就跟隨我,征戰四方,揚名立萬,做一個大將軍!”

    古蠻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是相當霸氣的,神情也是充滿了舍我其誰的孤傲。就仿佛,他讓紀東臣服,并不是欺壓紀東,而是在給紀東一個機會,一個飛黃騰達,享受榮華富貴的機會。

    要是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那種感覺,非但沒有古蠻口中說的,招攬的誠意,更多的,倒好像是古蠻在施舍一樣,整個人都是高高在上。

    聽到這些話,紀東嘴角不由泛起一抹冷笑,正準備開口拒絕,附近的弟子,看到古蠻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跟歐陽杰直接翻臉,還想要招攬紀東,許多人都忍不住議論起來。

    “可惡啊,紀東此人又囂張又狂妄,還非常的不自量力,原本這種人,應該死一萬次的,沒想到他竟然能得到古蠻的欣賞,這是多么大的幸運。”

    “可不是嘛,有了古蠻的庇護,就算是歐陽杰,也不敢隨便對紀東出手,古蠻得到紀東的貢獻點,立刻就能成為排名戰的第一名,壓過歐陽杰。”

    “奇怪,那小子怎么還沒跪?難得古蠻肯收留他,換作我是他,這個時候,就應該立刻跪下,向古蠻宣誓效忠!”

    到最后,就連部分老弟子,都對著紀東指指點點,紀東臉色差點沒黑了,這才是門縫里看人,把人給看扁了。

    紀東當即站出來,準備說話。

    這時候,歐陽杰卻是開始著急了,就跟這些弟子議論的一樣,要是紀東被逼的走投無路,投靠了古蠻。歐陽杰就是再厲害,也不可能短時間內,跟古蠻分出勝負,排名戰的第一名,也肯定會被古蠻搶走。

    歐陽杰可不會忍受這種事情發生,而無動于衷,于是紀東這邊還沒開口,他就郁悶的發現,自己又被歐陽杰的話給打斷了。

    “紀東,你給本少想清楚再說話,新弟子中,我歐陽杰,才是最強的天才,哪怕你投靠古蠻,他也絕對無法時刻保護你,但如果你肯向把手中的貢獻點,全部給我的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一次。”歐陽杰開口說話道,竟然也選擇了在這個時候,放下仇恨,準備招攬紀東。

    紀東很無語的指著自己道:“你們都要我臣服?”

    “沒錯!只有臣服我,你才有活命的機會。”古蠻高高在上,就等著紀東跪下,對他宣誓效忠。

    “紀東,你別聽他的,古蠻算什么,他有我歐陽杰厲害嗎?你臣服他,不如臣服我,盡管我們之前有點誤會,但我可以保證,只要你肯跪下來,主動向我認錯,然后臣服于我的話,以前的事情,我歐陽杰都可以既往不咎!”歐陽杰也開始自己的條件道。

    內心還隱隱有些得意,畢竟紀東之前可不光是得罪他而已,簡直就是得罪到死。

    若是按照歐陽杰以前的行事風格,誰敢這樣得罪他,他早就把那人大卸八塊,就是背后的家族,都可能遭受株連。

    但是現在,為了獲得這次排名戰的第一名,他歐陽杰竟然能選擇忍住一口氣,招攬紀東這個死敵,還讓這個廢物,成為他的跟班,這是多么大的恩典。在歐陽杰看來,如果紀東識趣的話,現在就應該立刻跪下來,向他磕頭認錯,然后臣服于他。

    當然還有一點,歐陽杰也永遠不會告訴紀東,就算是紀東選擇臣服,就憑著紀東得罪過他,還跟趙玉關系親密,他歐陽杰,也一定會找個機會,讓紀東自動人間蒸發。

    于是歐陽杰表面上對著紀東“誠心”招攬,內心其實已經在盤算著,該用什么手段,把紀東折磨到死了。

    只是歐陽杰偽裝的太好,在場的很多弟子,都沒有發現,他們只是看到,原本把紀東當作死敵的歐陽杰,竟然能放下仇恨,也去招攬紀東,無數人就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不愧是歐陽師兄啊,真是宅心仁厚,紀東那樣得罪他,都能獲得他的原諒,換作我是紀東,就該立刻跪下,向歐陽師兄臣服。”

    “放屁!歐陽杰只是在做戲而已,古蠻師兄,才是真性情,豁達豪邁的真英雄,紀東要臣服,也該臣服于古蠻師兄。”

    “哼哼,我們就打賭,看這廢物,到底會向誰臣服吧。”

    在場的新老弟子爭論不下,竟然都準備打賭了,趙玉也是有些遲疑的看著紀東道:“紀東,你真的決定臣服他們其中一個?”

    “你認為我是他們?”紀東很鄙視的指著周圍的新老弟子,僅僅是一句話,已經讓很多人心中憤怒,但也有少部分,醒悟到什么,非常羞愧的低下頭,這其中,就有見識過紀東厲害的陳方等人。

    不過陳方并沒有把那些經歷說出去,而是牢牢的閉上嘴巴,不敢泄露一句。

    趙玉很肯定的看著紀東道:“我相信你,不是那種輕易屈服的人,那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幫忙嗎?”

    隱隱的,趙玉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紀東嘿嘿一笑,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走投無路,會被迫向一方臣服的時候,紀東終于說話了。

    手指分別對著古蠻和歐陽杰一點,紀東嘴里只是冷冷的吐出來一個字。

    “滾!”

    這個字,也仿佛驚雷,在整個島嶼上炸響,剛才還準備打賭,猜紀東會臣服哪一方的弟子,全部面色通紅,仿佛被集體抽了一道耳光,驚駭的徹底的說不出話來。

    紀東竟然全部都拒絕了,他剛才說了什么,好像是叫古蠻和歐陽杰“滾”吧?

    瘋子,這就是一個囂張狂妄到不要命的瘋子啊!

    他竟然敢同時得罪古蠻和歐陽杰!

    啪!啪!

    又是兩道無形的耳光,狠狠的抽在古蠻和歐陽杰的臉上,在招攬紀東之前,他們早已經想到,紀東肯定會拒絕。

    但他們只是想到,紀東可能會拒絕他們一方,卻沒有想到,紀東竟然有膽量,同時拒絕他們兩個人,竟然還開口讓他們滾。

    恥辱!

    古蠻的高高在上,瞬間變成了驚人的殺機,歐陽杰的春風拂面,也變成了寒冬的冰雪。

    紀東的拒絕,太突然了,也太打臉了,幾乎把在場所有人的臉都給打腫了。趙玉聞言一呆,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好看的眼睛眨了眨道:“你拒絕了,你全部拒絕了。”

    “是啊,我拒絕了,奇怪,你們兩個,怎么還沒滾?難道沒聽到我剛才說的話嗎?”

    紀東打臉了一次不夠,還在歐陽杰和古蠻沒有回過神的時候,再一次狠狠的打臉!

    撲通!

    聽到紀東這嚇死人的話,附近一個武師境的弟子,嚇的心肝都亂顫,瘋子,這紀東就特么是個瘋子啊,什么人不好得罪,他偏偏去得罪超級天才,還一次就把兩個全部得罪了。

    &nbsp-->>

    ; 要知道,在場的數百名新弟子中,幾乎有三分之二,都是臣服于古蠻或者歐陽杰的。

    這么多人聯手,估計只要兩人一聲令下,武尊境的高手過來都要飲恨,更不要說這里還有眾多態度不明的老弟子。

    可以說,紀東的話一出口,他不僅把古蠻和歐陽杰得罪了,還把在場的三分之二的新老弟子,全部得罪了。

    這樣的瘋狂舉動,試問是任何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嗎?當聽到紀東這番話的瘋狂,在場的新老弟子們,怎能不心驚,怎能不恐懼。

    呼啦一下,凡是還跟紀東靠的比較近的新老弟子,除了羅惺還始終站在紀東身后外,其他的人全部逃開了。

    “趙玉師妹,我們也走吧,這個紀東瘋了,得罪歐陽杰,他已經是半個死人了,現在還去得罪古蠻,他腦子八成壞了。”也有老弟子,好心的勸說趙玉離開,免得受到波及。

    “你們走吧,我不會走的。”

    趙玉并沒有離開,依舊是堅定的站在原地,沒有動。紀東驚訝的回過頭,心里忽然對趙玉的看法改變不少。

    這女人雖然兇悍了一點,有時候不講理了一點,本質上,她還是可以做朋友的。

    既然是朋友,紀東當然不想連累趙玉,他沉聲道:“羅惺,趙玉,你們也退下吧,這是我跟他們的事,他們不滾,那我就只能讓他們滾了。”

    轟!

    紀東的話,震撼的所有人的心臟狠狠一抽,這已經是紀東第三次說滾這個字了,對象還是古蠻和歐陽杰這兩個最強天才!

    “吼!垃圾,你說我們什么,有種的,你再對著本少說一次!”歐陽杰終于是反應了過來,他已經氣的不僅是頭頂冒煙,耳朵鼻孔,都冒出來一股股黑煙,堂堂歐陽家的少爺,超級天才,竟然有一天,也會被人罵滾?

    不可原諒!

    無法忍受!

    反倒是紀東,聽到歐陽杰的咆哮,還一副云淡風輕的表情,直勾勾的盯著歐陽杰贊道:“歐陽杰,原來你喜歡犯賤,喜歡被人當面罵你是吧,可以滿足你的要求,我讓你們滾,立刻消失在我眼前,難道你還敢不服?”

    你還敢不服?

    所有聽到這番話的弟子,內心已經震驚的麻木了,感覺紀東恐怕是真的瘋了,不然他一個小小的武師,敢這么跟歐陽杰說話。

    歐陽杰已經氣的說不出話,這時候,他除了佩服紀東實在有種,竟然敢這么激怒他之外,他竟然無力去反駁。

    轟咔!

    地面劇烈的震動,古蠻面色陰沉,渾身上下,都沖著驚人的殺氣和戾氣,他每走一步,整個地面,都仿佛承受不住古蠻的重量,在劇烈的搖晃一般。

    古蠻眼神如刀鋒,瞬間刺入紀東的身上道:“好,好,紀東,你果然夠囂張,夠狂妄,拒絕我的招攬就算了,竟然還敢讓我滾,就憑你這一句話,今天你就別想活著走出這座島嶼!”

    仿佛沒有聽到古蠻的威脅,紀東背負雙手,毫不示弱的上前幾步,喝道:“古蠻,你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別以為被人捧幾句,你就飄然的找不到北了,告訴你,要殺我,你還沒這個資格,跟歐陽杰聯手,也沒資格,就是你們所有人聯手,也不夠資格!”

    啪!啪!啪!

    紀東的聲音不大,但他的話,卻仿佛無數道耳光,狠狠的抽在每一個的臉上,抽的在場的所有新老弟子,面色漲紅,紛紛對紀東露出不同程度的殺機。

    “紀東,你冷靜一點。”趙玉嚇的臉都白了,這紀東莫非真瘋了,他可知道,他這番話說出去的后果,無意于跟所有人為敵。

    羅惺的心臟也很不爭氣的開始加快,他感覺紀東太牛了,也太霸氣了,跟紀東一比,古蠻的那點霸道,連影子都不算。

    “吼!吼!吼!一個小小武師境的垃圾,竟然敢挑釁我們所有新老弟子,紀東,我們看你是不知死活。”

    “草,這紀東太囂張了,諸位師兄弟,誰跟我聯手,把他一起斬殺!”

    “斬殺怎么夠,必須要把這狂徒碎尸萬段!”

    整個島嶼,幾乎八成的新老弟子,都發出怒吼,眼睛兇狠的盯著紀東,趙玉已經絕望了。

    “紀東,你這是舉世皆敵啊!”

    “舉世皆敵又任何?”

    紀東面帶微笑,指了指古蠻,又指了指歐陽杰,隨后又指向所有辱罵他,看不起他的人。

    隨后,紀東無比囂張,也無比的霸氣的大聲開口:“就眼前這樣一群欺軟怕硬的廢物,舉世皆敵又如何!”

    “舉世皆敵我獨戰,戰到底,戰到死!血不流干,誓不休戰!誰敢跟我一戰,你,你,還是你!”

    紀東怒吼,凡是手指指向的地方,無論是新弟子,老弟子,或則是其中的某個天才,嚇的全部低頭,不敢說話,有的還忍不住后退幾步,引來一陣嘲笑。

    所有人都是語氣一滯,特別是聽到紀東那句,舉世皆敵我獨戰的時候,很多人,更是被震撼的說不出半個字。

    歐陽杰臉色已經鐵青了,拳頭的力量,足以摧毀一座山峰,他已經徹底被紀東激怒了。

    同樣被激怒的,還有十大天才中的江海,周濤,他們一起跳出來,怒指紀東罵道:“廢物一個,也敢口出狂言,今天不用歐陽師兄和古蠻師兄對付你,我們兩個,就能徒手滅掉你這個垃圾!”

    “殺!”

    “滅了這個垃圾!”

    江海和周濤絲毫沒給紀東準備的時間,已經同時撲向紀東,打算用快的速度,把紀東斬殺。

    “滾!”

    紀東毫無畏懼,也不需要任何準備,武宗一重的氣勢,已經全部爆發,他甚至連噬靈劍都不屑使用,只是靠著魔皇經的運轉,已經在交手的瞬間,無視了周濤和江海的攻擊。

    重重的雙拳,怒砸在兩人的胸膛上。看的周濤和江海,滿臉都是驚駭,怎么可能?

    這個紀東,不是武師境的垃圾嗎,他什么時候,竟然突破到了武宗境?

    隨后,江海和周濤,同時感覺胸膛傳來劇痛,紀東這兩拳,差點沒把他們的整個胸腔,都砸的凹陷。

    哇!

    兩人吐著血,交手僅僅一招,居然就被紀東砸的重傷倒地,兩人氣的臉都漲紅了,感覺顏面盡失。

    “哼,兩個廢物,竟然連我一拳都接不住,你們也配稱天才?”紀東沒有放過他們,打了他們的身體不夠,還要直接打他們的臉,從精神上羞辱他們。

    紀東也沒忘記,剛才就是這兩個人,辱罵自己,鄙視自己的最厲害,既然他們這樣不尊重自己,紀東也絕對不會尊重他們。

    “你!”江海和周濤氣的渾身顫抖的,剛從地上爬起來,結果就聽到了紀東羞辱的話,兩人氣的又吐了一大口血,手指顫抖的指著紀東,只來得及說一個你字,已經氣的暈倒在地上。

    轟!

    看到這一幕的新老弟子,變得騷動起來,如果說,紀東的實力突破到武宗,只是讓他們驚訝的話,那紀東能夠毫發無傷,瞬間重傷周濤和江海這兩個天才高手。無疑已經證明了紀東的實力。

    紀東,確實擁有跟古蠻和歐陽杰戰斗的資本。

    那些剛才還叫囂著,要聯手斬殺紀東的新老弟子,許多已經嚇的趕忙低頭,后退,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個垃圾,他修行的是什么功法,真元防御竟然如此可怕,連周濤和江海的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歐陽杰也震驚了,他只是驕傲,并非沒有腦子,江濤和周海可都是十大天才最靠前的兩個。

    結果連他們聯手,都傷不到紀東分毫,還被雙雙氣暈,這本身就能說明很多問題了。

    聽到這話的古蠻則是冷笑一聲,大步上前,聲若驚雷的朝著紀東吼道:“紀東,這就是你說大話的底氣嗎,可惜,在我古蠻眼中,還是不夠看啊,最后問你一句,你可愿意臣服?”

    “臣服個屁!要戰就戰,要是怕了,叫你的人一起上也行。”紀東大步上前,此時竟然一步步的直接逼近身古蠻。

    這本來是古蠻剛才對付紀東的手段,顯的高高在上,現在紀東則是毫不客氣的還給了古蠻。

    很多看到這一幕的新老弟子,雙腿都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感覺紀東也實在太囂張了,太霸氣了,古蠻都還沒動手,紀東也敢主動逼向古蠻。

    “紀東,你這是在找死!”

    古蠻也徹底的被紀東的狂妄激怒了,他走的就是煉體之路,從來都是他逼向別人,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明目張膽的逼近他,哪怕是歐陽杰。

    古蠻當然不可能忍受,當即也憤怒的踩著地面,如同一頭被激怒的蠻獸,轟隆隆的走向紀東,嘴里還輕蔑道:“紀東,你太有種了,明知道我的蠻體防御無雙,還敢主動逼向我,沖著這點,我會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是嗎,防御無雙,我看不見得吧,倒是廢話多的很,如果這些就你的遺言,那你可以去死了。”紀東冷冷的停下腳步道。

    “草!”

    古蠻氣的當場暴了一句粗口,面對紀東這囂張的態度,別說是古蠻,就是死人,估計也要被紀東氣活,當即古蠻不再說話,還直接用出了自己最強的實力。

    “蠻體現世!”

    吼吼!

    古蠻怒吼,已經不似人聲,徹底就是荒古蠻獸的聲音,隨著這道聲音,古蠻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直接從兩米高,變成了三米高的巨人,渾身還長滿了黑色的鱗甲,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魔人一樣。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安徽快三下载免费 足彩妖刀 广水卡五星麻将群 广东好彩1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2014年92期特码资料 麻将来了手游 湖北快3开奖结果500彩票 24足球比分十分感激! 体彩网四川金7乐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