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最強套路主宰 > 第九百九十一章天星秘境76

第九百九十一章天星秘境76

    許多吃過馬宰虧的內門弟子,都暗暗的興奮起來,馬宰的臉上,更是露出一抹瘋狂的殺機,隨后又變得內斂起來,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可見此人的城府還是非常深沉的。

    特別是看到紀東一過來,就提出要占據天字二號包廂的舉動,馬宰的臉上還露出一抹譏誚之色,似乎在期待著什么一樣。

    部分強大的內門弟子,也紛紛用古怪的眼神,看著紀東索要二號包廂的舉動盡管他們知道,紀東這是要占據這里,跟一號包廂的馬宰打擂臺的意思。但這次紀東實在是選錯了位置。

    “哈哈,這位師弟果然囂張,招惹了馬宰師兄不夠,他竟然還敢去跟齊師姐索要座位。”

    “你們說,這小子下一秒,會不會直接被齊師姐,從拍賣會丟出去。”

    擦

    齊師姐

    這坐在里面的居然是個女的紀東忽然發現,貌似他干了一件蠢事啊,都怪這珠簾礙事,朦朦朧朧的,他哪里會知道,里面做坐的居然是個女弟子,當即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道“抱歉,我剛才說錯了,我另外找一間。”

    說著紀東就要離開。這時候,珠簾內忽然傳來一陣咯咯的笑聲,那笑聲,絕對聽的人骨頭都要酥脆了。

    珠簾緩緩的打開,露出一張很嫵媚的女人的臉,跟趙玉那種完美的不食煙火的美不同。

    這個女人的美,竟然帶著一絲煙視媚行的誘惑,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著紀東道“這位師弟,你是要跟我換座位嗎”

    “咳咳,那是我看錯了,打擾到師姐,真不好意思。”紀東有些尷尬道,如果面前是個男弟子,他還能跟對方商量一下座位的事情,但這是個女的,還是個半步武尊,紀東也忍不住汗了一把。

    “小弟弟還挺懂禮貌的,這樣吧,看你這么乖的份上,這座位,姐姐是不能讓給你,不過我們可以坐在一起。”女子朝著紀東勾動手指,示意紀東坐到她的身邊。

    紀東頓時就有種口干舌燥的感覺。暗暗震驚這女人的實力,竟然能影響到自己的心境。

    “齊楚楚,你什么意思,這人招惹了你,你不出手對付他,竟然還讓他跟你坐在一起,難道你要跟我作對嗎”馬宰忽然暴怒起來。

    齊楚楚,內門第四高手,也是內門前十唯一的女性,別看齊楚楚看起來很勾魂,但知道的,都明白招惹齊楚楚的后果有多么嚴重。

    當看到紀東竟然去跟齊楚楚商量座位的時候,馬宰是暗暗高興,就期待著紀東狠狠的碰一個大釘子,但齊楚楚的表現,令的馬宰極度震驚,齊楚楚不但沒像往常一樣,修理那些接近她的男弟子,居然還邀請一起共座一席。

    要知道這樣的位置,就是他馬宰,都從來沒有擁有過的待遇,馬宰氣的肺都要炸裂了。

    齊楚楚無視了馬宰的警告,還巧笑嫣然的看著紀東道“怎么,是怕姐姐吃了你嗎,還是你跟馬宰的競爭,只是說說而已,小弟弟”

    “”

    紀東被那一聲小弟弟叫的非常郁悶,哪怕明知道齊楚楚是激將自己,不過這時候,紀東當然不能退讓。

    再說看到馬宰肆無忌憚的態度,紀東也知道,這里估計除了齊楚楚,肯定沒人敢給他讓位置了,而沒有位置,他就不能參加這一場的拍賣。

    想到這里,紀東也就不客氣,微微拱手道“既然師姐不介意,那我就不推辭,暫且打擾師姐了。”

    說著話,紀東已經走進了齊楚楚所在的包廂,不過他并沒有和齊楚楚坐在一起。

    盡管齊楚楚極力邀請,不過看著那只能夠坐一人的凳子,紀東果斷的選擇了無視了齊楚楚的幽怨眼神。

    干脆和風四娘一左一右,站在了門口的位置,充當“門神”,不過這也符合參加拍賣的規則。

    商盟的主事,當然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甚至巴不得紀東和馬宰爭奪的越激烈越好。

    “嘻嘻,看不出來,小弟弟你其實還挺害羞呢。”齊楚楚掩嘴一笑,似乎對紀東來了興致。

    那一聲小弟弟叫的是越發酥軟,害的紀東都一種要打人的沖動了,可惜齊楚楚是個女人,紀東就只能忍了。

    “現在拍賣第九十五號拍賣品,一株可以提升修為的地火精粹,此物若是和血玉金蓮同時使用,可以讓人有突破境界的妙用。”

    就在紀東進入包廂的時候,這一場拍賣會,也是拍賣到了最珍貴的部分,尤其是這地火精粹,不僅能提升修為,跟血玉金蓮同時服用,竟然還能讓武宗高手,突破境界。

    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很多卡在瓶頸,無法突破的武宗高手瘋狂了。商盟的拍賣主事還沒介紹完,下面已經是一片瘋狂的出價聲。

    “我出五千塊靈晶,這地火精粹,我李家志在必得,還請各位給個面子。”

    “李兄,不是我們不給面子,寶物難的,我兒子都卡在武宗七重很久了,有了這地火精粹,他肯定能在圣地的內門大比中,取得更好的成績,八千靈晶”

    “九千”

    “等等,我乃內門第五十八的馬峰峰,各位賣我面子,一萬貢獻點,把地火精粹讓給我如何”

    地火精粹,太過珍貴,不僅是太玄城的各大超級世家,賣力爭奪,就連內門山河榜的弟子,都不甘示弱,加入到爭奪的行列中。

    紀東的心中也是一動,他在七寶林的時候,除了尋找七星花,還意外獲得了血玉金蓮,要是再能獲得地火精粹的話,那么他要突破武宗八重,那是板上釘釘了。

    “這地火精粹,我一定要得到。”紀東眼中也閃過一抹火熱,當即就要叫價。這時候,天字一號包廂,忽然傳來馬宰冷冷的聲音。

    “四千貢獻點,這地火精粹,我要了,還請各位,給我馬宰一個面子。”

    整個拍賣會,頓時鴉雀無聲。原本,這地火精粹的起拍價是五千靈晶或者貢獻點。

    馬宰倒好,他競爭的價格,居然比起拍的價格,還要低了足足一千點,這哪里是拍賣,簡直就是明搶。

    負責拍賣的商盟主事聽到馬宰的競價,臉都差點綠了,無奈,說這話的是馬宰,太玄圣地山河榜排名第三的高手,誰敢拒絕

    哪怕明知道馬宰的舉動,跟土匪強盜沒什么區別,競價的人,還都是緊緊的閉上嘴巴,不敢再開口競價。

    商盟的主事心里再窩火,還必須陪著笑臉,很干脆的宣布道“這地火精粹,馬宰前輩出價四千貢獻點,有沒有比四千更高的,要是沒有,這地火精粹,就歸馬宰前輩所有了。”

    說到這里,那商盟主事差點沒哭了,五千的競拍價,馬宰居然用四千就買下來,也就是說,商盟在這件寶物上,非但賺不到一分錢,還要倒賠進去一千塊靈晶。

    紀東也是非常的吃驚,隨后暗暗驚訝這馬宰的好算盤,也難怪此人,三天兩頭往拍賣會跑。

    “八千貢獻點”就在眾人以為,這地火精粹,肯定是屬于馬宰的時候,紀東淡淡的出聲,還一開口,就是翻了一倍。

    紀東的聲音,也讓在場的很多人精神一振,終于出現敢跟馬宰競爭的人了,盡管他們不敢發出聲音,但很多人心里,都開始默默的幫紀東加油起來。

    馬宰更是暴怒的走出了一號包廂,瞪著眼睛看向紀東道“紀東,你敢跟我爭”

    “這里是拍賣會,比的就是錢,我為什么不敢爭,你要是沒錢,那就滾到一邊去,別妨礙我拍賣寶物”紀東針鋒相對的說道。

    既然雙方注定是敵人,他當然不會客氣。

    馬宰聞言,氣的渾身都在哆嗦,無奈雙方都是內門弟子,根本無法在圣地廝殺,心中再是惱怒,馬宰也只能忍住這口氣。

    “哈哈,我會沒錢我身上的貢獻點多的嚇暈你別以為走狗屎運,做了個任務,賺了點貢獻點,你就有資格跟我爭,一萬”馬宰開始正常叫價道。

    “兩萬”紀東眼睛也不眨,就把價格翻了一倍。

    “三萬”馬宰怒了,簡直恨不得把紀東拖出去打死,本來四千低價就能買到寶物,硬生生,被紀東抬到了這樣的高位。

    “四萬”紀東還嫌氣的馬宰不夠,直接把價位,又上漲了一萬的貢獻點,

    典型的財大氣粗,一擲千金,嚇的很多同樣財大氣粗的超級世家,呼吸都有停滯的感覺。

    要知道,地火精粹的正常價位,也就兩萬左右,紀東卻是直接把它翻倍,這哪里是拍賣啊,簡直是紅果果的炫富。

    偏偏這樣的炫耀,在場沒有一個人認為紀東囂張,反而都在心底,暗暗的給紀東喝彩叫好。

    “好樣的,總算出了個能收拾馬宰的人了。”

    “哈哈哈,想不到馬宰也有今天,這些年,他仗著自己的實力,在拍賣會占了多少便宜,也該有人收拾他了。”

    “紀東,加油,我們支持你”

    不僅拍賣的人這樣想,主持拍賣的商盟主事,也特意加快了語速,幫紀東加油助威道“四萬第一次,第二次,馬宰前輩,如果你不加價,這地火精粹,就屬于紀東前輩所有。”

    “哼,四萬貢獻點,就為了買地火精粹,紀師弟,你果然是財大氣粗啊,可惜,這些貢獻點,應該是你能拿出來的極限吧”

    馬宰沒有繼續競價,而是估摸著,已經“掏空”了紀東身上所有的貢獻點,他忽然就收起了怒氣,變得高高在上,得意洋洋,還用一副看傻子的目光,諷刺著紀東。

    頓了頓,等到吸引了所有人好奇的目光,馬宰才無比得意的繼續道“我這次過來,并不是為了地火精粹,而是為了那本天級武技,那才是我真正的目的,紀東,你還真是愚蠢啊,我不過略施小計,就掏空你的貢獻點,等到拍賣天級武學的時候,我看你這窮光蛋,還能拿什么跟我爭”

    轟

    馬宰的話,再次讓拍賣場變得沸騰起來,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馬宰要和紀東有一場龍爭虎斗的時候,馬宰再一次告訴大家,他馬宰,到底是怎么樣的一個人。

    他可不僅會占便宜而已,同樣他馬宰的手段,也完爆了紀東好幾條街,這不,他只是略施小計,就掏空了紀東身上所有的貢獻點不說,還狠狠的“羞辱”了紀東一頓。

    很多人都是發出了沉沉的嘆息,暗地里低聲議論。

    “真是可惜啊,好不容易,能出個敢跟馬宰競爭的人,結果就這樣被馬宰給玩下去了。”

    “馬宰果然不好惹啊,不僅實力強,還非常會用陰謀詭計,看來我們也要小心點,凡是馬宰看中的寶物,都不要跟他爭。”

    “哼哼,還是太年輕,太沖動,還以為這紀東有幾斤幾兩,敢跟馬宰師兄斗,結果還不是碰了個頭破血流。”

    有人嘆息,也有那些巴結馬宰的弟子,毫不客氣對紀東嘲諷起來,聽到這些人的辱罵,紀東泰然處之,就仿佛聽到的一群狗叫。

    風四娘就不行了,她到底是曾經的東海府主,當然不會容忍這些人的聲音,風四娘的眼中當即閃過一抹寒光“主人,可要奴婢教訓他們”

    “四娘,別沖動,一群狗在叫,難道我們還能跟著叫回去”紀東微微一笑,又看著馬宰道“天級武學,這就是你來拍賣會,巧取豪奪的真正目標,很不錯,我很期待那本武學的出現。”

    “放肆什么巧取豪奪,我馬宰做事,從來是公平交易,沒有欺壓過這里任何人,你們說,是不是”馬宰勃然大怒。就算他一直是這樣干的,但他也絕對不允許紀東這樣說。

    隨后馬宰還用威脅的眼神,看向拍賣會場的其他人,和商盟的主事,凡是被馬宰看到的人,都是紛紛陪笑。

    “馬宰前輩,你這說哪里話,誰不知道,馬宰前輩拍賣寶物,最是公平不過。”

    “對對,我等都很仰慕馬宰前輩,怎么好意思,跟前輩你爭奪寶物呢。”

    這些人心口不一,嘴臉諂媚惡心的紀東都想要吐了,干脆懶得多說,徑直走回了包廂。

    “算你小子識相,哼哼”

    馬宰還以為紀東是怕了,主動避讓,他發出得意的冷哼聲,也退回自己的包廂,等待那本天級武學的出現。

    這時候,拍賣會的人,也把紀東競拍的地火精粹拿了過來。齊楚楚目光流轉,看著紀東,又看看地火精粹,忽然開口道“小弟弟,你花費四萬貢獻點,就為了跟馬宰斗氣,實在不值,要不,你答應陪我一天,這地火精粹,我可以買下來送給你哦,那樣你接下來,還可以跟馬宰爭一爭。”

    風四娘聞言面露古怪之色。

    紀東突然就有一種,要把某個人大卸八塊的沖動,極度無語的看著齊楚楚道“師姐,你別開玩笑好不好,我要真答應陪你,估計尸骨都找不到了。不過四萬貢獻點而已,這點小錢,我還是花的起的。”

    掏出身份令牌,紀東直接劃撥了四萬貢獻點給商盟的人,成功獲得了地火精粹。

    忽然一只柔嫩的小手伸過來,挽住紀東胳膊的同時,齊楚楚也看到了紀東身份令牌上,剩余的貢獻點,還足足有十九萬,看的齊楚楚眼睛都差點瞪圓了。很吃驚道“十九萬的貢獻點,紀師弟,你哪里弄到的這么多貢獻點,告訴姐姐,姐姐可以考慮,親你一下哦。”

    “額。”

    紀東忽然感覺,他跑來拍賣會,也許是非常錯誤的決定,好在這時候,外面的拍賣聲,令的紀東擺脫了這種尷尬。

    “現在是本次拍賣壓軸寶物,完整的天級武學一本,競拍價,三萬貢獻點起步,每次加價,不能少于一萬點,現在開始拍賣”商盟的主事,很賣力的吆喝,希望盡可能多的吸引大家的競拍熱情。

    無奈,馬宰剛才已經發話了,這本天極武學,他是志在必得,很多人也就只能看著那本天級武學紅眼睛,但就是沒有人一個人,敢出價競爭。

    馬宰也非常滿意,笑呵呵的走出包廂,朝著大家一拱手道“多謝大家給我馬宰面子,既然沒人競爭,那我就出個價好了,三萬貢獻點,這本天級武學,我要了。”

    “四萬”

    陡然,一聲酥麻的聲音,從二號包廂傳來,齊楚楚走了出來,巧笑的看著馬宰道“馬師兄,對不起啦,這本天級武學,小妹也非常看重。”

    看著齊楚楚那絕美的笑顏,馬宰頓時感覺骨頭都酥了,趕緊作出君子的樣子,也笑著道“哈哈,原來楚楚師妹過來,也是為了競拍這門武學啊,這可巧了,要不,等為兄幫你拍下來,然后我們一起研究如何”

    說著話,馬宰的腦海里,已經想象跟齊楚楚花前月下,一起修煉武學的場面,他心里就一個字,爽

    齊楚楚聞言也不生氣,只是忽然又挽住還站在門邊的紀東的手臂,朝著馬宰微笑著搖頭“馬宰師兄,真不好意思,但我跟希望和這位小弟弟一起,這可怎么辦”

    “媽的”

    馬宰這才發現,他竟然又被齊楚楚給耍了,盡管齊楚楚耍人不是第一次,但馬宰還是特別的窩火,特別的不痛快,尤其是看到齊楚楚的手,還抓住紀東的胳膊,馬宰氣的眼睛都變得通紅一片,無比的嚇人。

    無奈這里是拍賣場,齊楚楚也不是一般人,馬宰有火也無處發,只能忍住怒火,沉聲報價道“五萬”

    “六萬”齊楚楚不肯示弱。

    紀東看的出來,齊楚楚的目的,似乎跟馬宰一樣,都是沖著這本天級武學來的,他頓時好奇起來。

    能夠讓內門前四的兩個高手,如此看重,顯然,這天級武學,肯定不會簡單,也非常值得自己出手。

    “十萬”

    紀東沒給馬宰和齊楚楚繼續競價的機會,直接開口,叫出了一個讓很多超級世家,都震驚不已的數字。

    十萬貢獻點

    相當于整整十萬塊玄晶

    紀東竟然眼睛也不眨,就拿了出來這得有多土豪,才能作出如此驚人之舉。那個拍賣的商盟主事,都被紀東的土豪給嚇愣住了。

    “十萬紀東前輩,你確定,你出價十萬”商盟的主事有些驚訝的再度確認道。

    實在是這個數字,非同小可,在拍賣會,土豪的武者他們不是沒見過,但土豪到紀東這樣,眼睛一眨,直接從六萬提升到十萬的,還是非常的少見。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紀東。

    紀東淡定道“沒錯,就是十萬”

    轟

    整個拍賣會都沸騰了,本來大家都以為,中了馬宰的奸計,紀東身上的貢獻點已經被掏空了。

    直到紀東再次出價,大家才明白,紀東其實是財大氣粗,對于馬宰的那點奸計,根本就沒放過眼里過。

    跟紀東的土豪比起來,馬宰巧取豪奪的那點小聰明,簡直跟跳梁小丑一樣可笑。

    齊楚楚更是苦笑一笑,已經放開了抓住紀東胳膊的手,搖頭離開道“小弟弟,你果真是個無趣的,姐姐都為你犧牲到這地步了,你都不著讓著人家一點。”

    “什么犧牲,明明就是你占我的便宜。”紀東很郁悶,從齊楚楚的態度,他就發現,他差點也被這女人給耍了。

    這齊楚楚看似很放的開,但那只是她耍人的手段而已,為的就是迷惑紀東,不要跟她爭奪這本天級武學。

    可惜紀東武道之心堅定無比,又哪里是齊楚楚用點手段,就能夠動搖的。

    齊楚楚也就不再偽裝,很干脆的轉身就走,不過臨走前那道“幽怨”的眼神,還是讓紀東郁悶無比。

    “不,不可能的,紀東,你不可能擁有這么多貢獻點,你使詐”馬宰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畢竟紀東加入內門的時間非常短暫,就算紀東完成了七星花的任務,還斬殺了白骨使者,也頂多獲得四萬貢獻點就頂天了。

    這也是馬宰一開始就設計,讓紀東競拍地火精粹的原因,現在,明明紀東已經花掉了四萬貢獻點,他又怎么可能再多出十萬貢獻點。

    要知道,那可是真正十萬啊,就是馬宰,巧取豪奪這么多年,身上也不可能一次拿出這么多貢獻點。

    “我使詐,馬宰,出不起價,以后就別來拍賣會丟人現眼,你正常競價,我不管你但你低價競拍,還禁止別人競拍,算什么本事,我就是出價十萬,有本事,你出更高的價讓我看看。”紀東冷冷的說道。

    他的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見到有紀東出頭,一些同樣受過馬宰欺壓的內門弟子也跟著起哄道“馬宰師兄,這里是拍賣會,講究的就是公平競爭,你有本事,也拿出比十萬更高的出價啊”

    “都給老子閉嘴”

    馬宰暴怒,他身上,現在也就是八萬多貢獻點而已,紀東的十萬貢獻點,就如同一座大山,壓的馬宰喘不過氣,但這本天級武學,他又必須要得到。忽然馬宰想到了什么,沖著商盟主事吼了起來。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立刻給我查查他身上的貢獻點有多少,我懷疑他使詐,其實是個一萬貢獻點都那不出來的窮光蛋。你們商盟,一定要杜絕這類事情,給我一個交代。”

    最強套路主宰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欢乐捕鱼人充值破解 千禧p3试机号金码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 百人牛牛贵族张号密码大全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体彩江苏7位数18120期 高频彩倍投 星悦广西麻将电脑版 天津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 黄金城棋牌最新版本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