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閨蜜一

    自己的時間也不多了, 許諾有一天在面店打烊的時候留了下來。和程峰商量, 想把店轉給他, 轉讓費幾乎沒要,“你留著小黃毛等人就行, 也讓他們有份活干。”

    程峰連連搖頭, “不行老板!我就是個打工的, 這店是你辛辛苦苦開起來的,我不能要!”

    許諾笑了,“我開這店只是湊巧, 說不上辛苦。你要是不想要,我也不準備開下去了,難道你愿意繼續去街上蹲著找活干?”

    程峰一臉的不舍得和為難, “老板,這店開的好好的, 咋說不開就不開呢,生意多好啊,這要是關了店, 那多可惜啊。”

    許諾道“所以我才把店交給你啊,有你在,這店也能開的下去, 小黃毛他們也能有份工作。我么,也有自己的原因,我身體不大好,想休息休息。”

    程峰馬上關心道“你……啥問題啊, 有沒有去醫院看看?你要是想修養,這店里我照應著,等你好了這店還是你的。”

    許諾笑著搖搖頭,“我就是不想開下去了,阿峰,你干活勤懇,這店交給你我也放心。別推三阻四的,好好干,將來在城里買房子娶媳婦,好好過日子!”

    程峰十分不安,“那老板……你去哪里?”

    許諾道“看吧,或者外頭轉轉,或者還是在店里。那時候就是替你打工了!”

    程峰還是不愿意,許諾好說歹說才讓他勉強同意下來,不過盤店的錢他一定要給,哪怕分期呢。

    許諾道“隨你的便,反正我也不走遠。”

    盤店的事她做的無聲無息,除了程峰誰也不知道。閑著沒事她照樣在面店收銀。

    她的時間不多了,該辦的事也全完成。最后得到生母繼父的消息是,銀行收走了小廠和房子,一家三口一起住進了廉租房,不停的互相埋怨,眼看東山再起無望,繼父染上了酗酒的毛病。

    他們的兒子看著家里一敗涂地,沒說體諒一下父母,反而偷家里的錢去打游戲,回家被當爹的一頓揍,干脆和一群混混混在一起,家也不回了,學校老師三天兩頭找家長,生母疲于奔命。

    這時候他們還指望著找到許諾索要生活費,可惜找不到聯系方法也就找不到人。生活的重擔一下子壓下來,讓他們也沒時間去尋找許諾。繼父喝醉了酒就開始打老婆,生母眼看這日子是過不下去了,就收拾收拾跑了,最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許諾給自己買了墓地,把身后事全安排妥當,這個算是給原主一點最后的體面吧,上一世她悲慘死去,連后事也沒人操辦。

    她甚至還在想,自己這么鎮定,應給就是知道有九號在,她不會真正的死亡。哪怕經歷了這么多世界,似乎看清了很多東西,唯有生死,她還不是真的毫不介意!

    簡俊軒找她倒是找的挺勤快,許諾也能猜到他的心思,可惜自己時日無多,還是不要耽誤了他。

    簡俊軒生日的時候請了她,她愉快的赴宴,還親手為這哥倆做了兩碗長壽面,兩人比賽著吃,不用筷子,所以只能不停地鼓著腮幫。

    簡母笑的合不攏嘴。

    簡家二兒子被一個“高人”喚醒,在簡家所處的圈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認識許諾,都被簡俊軒擋了下來,他覺得許諾不會喜歡這些應酬。

    簡父知道大兒子的心思,沒有阻攔。許諾那神鬼莫測的手段他看在眼里,經過接觸,這個女孩子的心性也了解的差不多。要是兒子和她結婚,簡家并不丟臉。

    簡俊軒在追求許諾,簡俊哲也知道,他有點酸溜溜的,不是說好了是自己的粉絲么,為什么最后和大哥攪和在一起!

    安凝夏給簡俊哲解釋,“你在娛樂圈花名在外,俊軒哥哥有你的臉,卻沒你這么花心,要不是許姐姐和俊軒哥哥在一起,我也選他!”

    簡俊哲氣的倒仰!

    閑適的日子過得飛快,到了初冬的第一場雪,簡俊軒向許諾提出了交往的意愿。

    許諾微微愣了一下,她溫和的笑道“過了年再說好嗎?”

    哪怕沒有得到確切的答復,簡俊軒也樂的不行,許諾的態度告訴他,她并沒有不愿意!

    許諾問九號,“我還有幾天?”

    九號道“半個月!”

    許諾把房子退租退掉,然后以檢查身體的名義住進了當初簡俊哲住的私人醫院。

    許諾付了錢,人家也不能不接待,一溜查下來這漂亮姑娘身體好的能打牛。可是人家就是不愿意走。

    私人醫院,客戶付錢不愿挪窩,醫院也不會趕人,許諾就在醫院里住下了。簡俊軒和程峰得到消息,還急匆匆趕來看她。

    后來得到主治大夫的話,兩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了。什么都可以玩,跑到醫院來玩的事還從沒聽說過。

    去醫院的健身房,還看到許諾正在鍛煉,朝氣蓬勃!

    簡俊軒問她,“很好玩嗎?”

    許諾笑嘻嘻的點點頭。

    簡俊軒也沒轍,他的身份還沒轉正,現在未來女朋友要這么玩,他能有什么辦法?

    倒是簡父覺察出不對,特意來看了許諾。

    許諾請簡父坐下,平靜道“伯父,其實我曾經告訴過俊軒,我的臉變成這樣是一次意外。天下間從來沒有不勞而獲的好事,我得到了這張臉,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這沒有什么好抱怨的。我時日無多,俊軒人不錯,可惜我們沒有緣分。”

    簡父驚訝極了,說自己認得不少人,愿意給她找人來看看。

    許諾笑道,“不是我說,我的手段比別人都要好,我都沒辦法,任何人都不會有辦法。”

    簡父回到家還在猶豫要不要和兒子講,看著兒子的勁頭又不好開口。這么等來等去的,就等到了許諾的死訊。

    她是安安靜靜躺在自己的豪華病房里走的,無病無痛就這么沒了。

    回到空間,許諾還在看簡俊軒替自己料理后事,她買的墓地根本沒用上,簡俊軒替她新買了一塊更大環境更好的墓地。

    許諾的離開,讓簡俊軒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簡俊哲推掉片約,陪哥哥出國旅游散心,回來后家人看他似乎已經沒什么了。

    簡俊軒還是會去面店,程峰會親手給他上一碗牛肉面,兩人并不交談,只是都會不約而同的看向收銀臺。

    許諾無聲的嘆了口氣,把畫面揮退,“給我算一下吧,現在有多少了?”

    九號很快就拉了出來,“你現在一共有11280魂能!”

    許諾松了口氣,總算過萬了,離十萬又進了一步!

    這次她沒讓九號打開商城,商城的東西是好,不過大多數是一次性的,只能用在一個世界里。她現在不用買來的能力都能完成任務,實在用不著浪費魂能了。

    許諾對九號道,“下個任務吧,別浪費時間了!”有了目標就有奔頭啊!

    九號馬上開始放劇情。

    這個劇情就有點蛋疼了,假如許諾有這器官的話。不過話說回來,九號給的任務哪個不是千奇百怪的。

    原主的父親是一個清潔工,母親替人當保姆打零工。兩人膽小懦弱,勤勤懇懇的工作照顧女兒。原主在學校里認識了一個胖姑娘,這個姑娘是個討好型人格,因為自己外形的原因,對別人都是笑臉相迎,可惜學校里的孩子都帶著天真的殘忍。

    他們結伴起來排擠這個姑娘,原主一直極力隱瞞自己的家庭情況,原本她也跟著別人欺負胖姑娘,一次街上的偶遇卻發現這個姑娘的家境好得不得了。

    早慧的原主就有目的的接近了胖姑娘,從此以后她成了胖姑娘最好的朋友。兩人一起上初中,一起上高中,她從朋友手里拿了不少的東西,吃喝穿戴,一樣不缺!

    但是人家對她掏心掏肺,她卻是純粹的利用,甚至利用兩人的友情進而嫁給了朋友的哥哥。

    要是她安于現狀,那么生活也算美滿,可惜原主的貪心是一頭饕餮巨獸,她利用朋友一步步提升了社會地位,卻對小姑子的未婚夫產生了興趣。

    她覺得人家對小姑子根本不可能真心,誰會喜歡一個胖子?她出手勾引了小姑子的未婚夫,那個男人也不是個好東西,正好和原主湊成一對渣。

    兩人勾搭成奸還想奪取原主夫家的財產,這兩人的心機手段都一流,原主利用身孕拿到了夫家三分之一的產業。

    渣男和小姑結婚又得到了進入企業工作的機會,兩人聯手,慢慢侵吞著甘家的產業。

    這時候原主和妹夫通奸被原主的丈夫發覺了,那個男人想要離婚,原主屬于過錯方,一旦離婚她什么也得不到,于是就和奸夫學西門慶和潘金蓮把“武大郎”給宰了。

    原主的公婆早在原主剛結婚后不久,就被原主用意外給除掉了,小姑子從此以后一個人孤苦伶仃。

    兩人順理成章的在一起,渣男既然敢出軌背叛,對待原主自然也不會存著真心實意,不過兩人已經拆不開,所以就一心一意的哄騙原主。

    最后原主發現渣男在外養了女人,還說她生的孩子不知道是誰的野種,以后的一切都要留給自己真正的兒子。

    原主哪會干休,她和渣男吵得不可開交,雙方都有對方把柄在手,所以都沒辦法。兩人只顧著吵架,連孩子都顧不上了。

    自己的兒子發高燒都不知道,最后發覺的時候,孩子都燒的昏厥了,急忙送去醫院,孩子落下了終身殘疾。

    原主覺得這就是自己以前做的孽報應到兒子身上,她懺悔的寫下所有事情經過,然后和渣男同歸于盡了。

    最后成為鬼魂的她看著落魄的小姑不計前嫌的照顧兒子,給自己辦理后事。她被痛悔的心情折磨的死都死不安寧。

    所以許愿一切從來,她一定好好做人,對小姑要好,讓一切悲劇都不要發生!

    許諾習慣性的揉揉眉間,“不會插/入什么臨時任務吧?”原主的人生軌跡真是讓人無fack說!

    九號道“這不是臨時任務,不會有額外任務加入,您放心!”

    一陣眩暈過去,她還沒來得整理所處的環境,有個溫柔的聲音在外面喊她,“諾諾,快起來,你上學要遲到了。”

    許諾翻身下床,看了看自己的手,年紀應該不大。她應了一聲,拿起小床邊上的校服套在身上。

    等她走出狹小的臥室,原主的母親正在給她擺筷子。

    看見女兒起來,馬上笑著道,“今天有你喜歡的煎餃,配著粥喝,味道可好了。”

    許諾看了原主的母親一眼,這個女人溫柔賢惠,可惜沒攤上一個好女兒。

    原主一直不滿意的自己出身,后來就是自己有錢了,也沒想過讓父母過得好一點,原主是個自私涼薄到極致的女人。

    不過既然自己來了,能對原主的父母好一點就好一點吧。

    洗漱完出來,許諾坐在一邊吃早飯,她問道,“爸呢?”

    許母笑道“他呀,早就去上班了,你快吃,涼了就不好吃了。”

    粥燉的極為粘稠,給許諾盛的是一碗粥油,喝在嘴里一路熨帖到胃里。盤子里是十幾個煎的金黃的餃子。

    許諾連喝帶吃,還剩下兩個餃子。她道“媽,你吃了吧,我吃不下了,放到下一頓吃也不好吃。”

    許母沒想到一貫不愛和自己說話的女兒竟然對自己說了這么一句,她趕緊道“好好好,你上學慢著點啊。”

    許諾背著書包出門,她早看過書本,現在正在讀初一,每天上學還要擠公交車。

    擠了一路的公交車,許諾灰頭土臉的下了車,背著書包進學校,腦子里想了從家里到學校的路線,覺得搞輛自行車上學比公交車慢不了多少。對,一定要辦法弄輛自行車!

    身體的慣性帶著她到了初一二班。多少年沒進過學校了,看著一屋子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許諾的嘴角帶了一絲笑意。

    現在初一,這些孩子剛剛從小學過來,身上的天真單純還很濃厚。環顧了一下四周,位置上差不多都滿了,但是許諾沒發現那個胖姑娘甘寧。

    正在許諾思考胖姑娘在哪里時,英語老師進來布置晨讀課。許諾的外語水平一流,讀個課文自然不在話下。英語老師走過她的身邊,還對她的口語發音驚訝了一下。

    晨讀后休息,接著是語文課。老師帶進來一個胖胖的女孩子,目測一米五五左右,體型著實不小。

    班上一開始鴉雀無聲,繼而有人小心嘀咕,“這么胖,平時吃豬油的!”就有人在一邊吃吃發笑。

    班主任示意大家安靜,介紹了甘寧的基本情況,說是插班生,希望大家好好相處之類,然后想讓甘寧坐在班長身邊。

    班長站起來道“周老師,我平時還要收發課本,甘同學坐在我身邊就怕不方便。”

    甘寧的臉一點點的就紅了。許諾舉手道“周老師,讓甘寧和我坐吧,我這里空著。”

    周老師點點頭,讓甘寧過去。胖姑娘就顛顛的過來了,所有人都注視著她。

    甘寧小聲小氣的對許諾道謝,許諾輕聲道“我叫許諾,上課別說話,聽課。”

    一節語文課上完,教室里一片嘰嘰喳喳。學生也是分派別的,甘寧的體型帶了了一波話題,現在還沒人直接問道甘寧臉上來,都在背后小聲說話。

    許諾初來乍到,也不大清楚這個班級的大小事。加上她其實并不把學生之間的小團體看在眼里,所以下課后她還是淡定的坐在位子上,翻看別的科目,了解一下學習進度。

    甘寧看著許諾,她小心的遞過一條巧克力,“請你吃。”

    許諾看她一眼,雖然任務要求她對甘寧好,什么叫好,這個好的定義每個人都不一樣。許諾不是原主,對甘寧沒有愧疚心理,所以并不打算馬上就把甘寧納入羽翼底下。

    她拿過巧克力,淡淡道“謝謝。”頓了一下,“學習上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問我。”

    甘寧一下子就高興了,原本就因為胖,眼睛顯得不大,現在一笑干脆只剩下一條縫。

    許諾無聲的嘆了口氣,當務之急,甘寧得減肥!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羽歌的打賞!

    新故事說來就來,還請各位鏟屎官一如既往的支持!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汽车砍价师赚钱吗 360北京快乐8 双色球走势图(近30期) 6场半全场 海南环岛赛 山东群英会任5最大遗漏号码 计算器篮球胜分差玩法 卡五星麻将秘籍 金牌两码中特 双色球开奖结果复式派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