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中年危機九

中年危機九

    漸漸的培訓機構的人就多了起來,然后接待處的工作人員就開始吐槽, “我都快抑郁了, 這人世間所有不幸的婚姻都呈現在我面前, 只有你想不到, 沒有現實不發生的!”

    出軌、賭博、家暴、酗酒、冷暴力、騙婚, 騙婚中很大一部分還是同性戀騙婚。還有小孩檢查出生病, 丈夫一走了之的。當然也有妻子檢查出有病,被婆家拋棄的。

    接待處的人得一直換,要不然誰都受不了, 幾個小姑娘都被整出結婚恐懼癥了。

    但是看到那些剛進來時惶恐不安,經過培訓學習, 找到了新工作, 回來致謝的人,所有人都覺得值了。

    培訓機構不會強制性的把人從婚姻中拽出來, 這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她只幫助那些愿意自己進來的人。

    哪怕是那些禁錮妻子, 家暴妻子的人追過來, 機構都會強硬的保護下去。對于這種渣滓, 許諾也不會客氣, 你不是喜歡追著老婆打罵, 不肯放手嗎?

    行啊, 我就把你的事跡全部兜出去,除非你沒有交際圈,沒有工作單位。否則, 工作人員會帶著您老婆四處宣揚你的能耐,還把傷情鑒定都帶著。

    一般有固定工作的,只能放手離婚。家里打老婆都是關著門的,現在鬧到臺面上,你自己還要不要過日子?

    很多人家暴不離婚,是因為背后無人支持,婆家人不當回事,娘家人勸她看在孩子的面上忍讓。

    機構從來不會這樣勸,只要你敢來,他們就會聯系律師,聯系醫院,然后告訴你,放心,我們當你的后盾,把渣男給踩進糞堆里!

    許諾從來不相信寧拆十座廟,不破一門婚的話。都把老婆打成豬頭了,你還指望他改啊!

    機構的門衛都是又高又壯的退伍兵,幾個漢子五大三粗往門口一站,不懷好意的人只能望風而逃,給工作人員相當大的安全感。

    當然也不乏猶豫不決,來了以后退回去的人,這些誰也沒有辦法。

    沒人能一直跟在誰身后提供保護,你得有勇氣自己站出來。

    到了后面,很多失業的人也想進來接受有償培訓。外面的培訓機構雖然多,騙子也不少,有些交了錢,什么也學不到,有的交了錢,培訓處就不見了。

    許諾思考了一下還是拒絕了,她這個培訓機構就是半公益性質的,一旦開了一個小口,她就怕機構會走上商業模式,然后就面目全非了。

    以后要是機構運行的成熟起來,那也可以考慮這方面。

    好在她的兩個公司收益都很好,完全撐得起機構的運營,加上這個屬于公益性組織,政府還有一定的補助,等到機構的名聲大了,甚至有些公司還會有捐助,運營完全沒有問題。

    等到培訓機構走上正軌,許諾把周助理還給司燁。周助理拉著司燁眼淚汪汪“我單知道你才是那個是壓著人死命工作的上司,現在才知道,你比許董仁慈多了,老大,以后別把我借出去啦!”

    司燁笑罵道“別給我整出一副怨婦的口氣出來,許董虧待你啦!”

    周助理摸摸鼻子“那肯定沒有啦。說實話,我挺佩服許董的,做這種公益有些時候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她卻能堅定不移的辦下去,還被她辦出來了,真不容易。”

    司燁嘴角含笑,“她本就不同一般人。”

    兩家公司運行都很好,新生培訓機構也進入正常工作流程,許諾又開始尋找起了地皮。

    要求就是大,地點差一點沒關系,只要能開車進出就行。

    司燁問她,“你想開農莊嗎?”

    許諾搖頭,“不是,反正我有用。”

    很多人愿意牽線搭橋,但是找來的地皮許諾都不滿意。

    她道“地方偏一點無所謂,我要的一是大,二么最好附近沒什么人。”

    這要求,你是準備要一個荒山去修煉嗎?

    有人開玩笑道“我老家那里倒是挺符合許董要求的,地方偏,又沒什么工業支持,一大片一大片的土地多的是,土質也不好,種莊稼也沒什么好收成,您要是愿意,我給您問問?”

    許諾道“好啊,開車過去多遠?”

    那人摸腦袋,“挺遠的,六七個小時的路呢,還沒直達的公交車。不是許董,你真要啊?”

    許諾點頭,“我要不低于五百畝的地。”

    那人更是疑惑“您要來干嘛?”

    許諾一臉鎮定,“我要開動物園。”

    所有人“……”許董是在開玩笑嗎?

    許諾道“我不是開玩笑,你盡管幫我聯系!”

    司燁和韓松還想勸她,許諾道“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你們放心,我動用的只是我的私人財產,不會牽連公司。”

    司燁道“我們是怕你牽連公司嗎?五百畝的動物園,你讓誰來參觀?門票錢你連動物的伙食都補不了,現在開動物園不是什么好生意。”

    許諾靜靜道“我這個動物園不是開了讓人參觀的,我是要收容那些馬戲團里被遺棄的動物,還有那種私人動物園里養不下去的動物。”

    司燁和韓松都愣住了。

    許諾道“我也知道我個人的力量很薄弱,但是現在我有能力救下它們,那就能救一只是一只,你們放心,我不會胡搞的。”

    韓松或許還會從女人天性善良這方面考慮許諾的動機,司燁就直白多了,“就是因為你上次看見了那些動物?”

    許諾點點頭,“它們給了我想法。前陣子一直在新生培訓機構那里掛著,好容易騰開手了,我就想把這辦起來。你知道嗎,這些動物一輩子在馬戲團工作,老了死了也不會安生,老虎會被人們剝皮剔骨,獅子還會做成標本,黑熊的熊膽和熊掌也是人們追捧的藥材和食物。可它們何其無辜。”

    司燁道“那你考慮好了,這將是一個無底洞。”

    許諾微微一笑“我有這個心理準備,不過也未必。先看吧。”

    于是許諾在偏僻的鄉下買下了近八百多畝的土地,然后她開始對這些土地進行整理。一邊植樹建造籠舍,一邊她去跑開動物收容所需要的資質。

    這些事也花了大半年才全部辦妥,期間司燁跟著她一起跑來跑去,幫了不少忙。

    許諾決定把傳奇總裁的位置交給司燁,“以后我的精力大多都在這里,所以公司只能交給你了。”

    司燁也不矯情,接下總裁的位置,和許諾一起查看動物園的基礎設施。

    司燁道“你為什么裝這么多攝像頭,怕動物被人偷嗎?”籠舍里,外面的路燈和很多樹上都安裝了隱蔽的攝像頭。

    許諾神秘的一笑,“我有用。”

    動物園一切就緒,飼養員都召好了,只等動物進來,等來等去,等到了一頭病弱的獅子,一頭掉了一小半牙的老虎,還有一只瞎了一只眼的黑熊。

    幾個飼養員面面相覷,這是搞什么呀?動物養老院?

    許諾看著三只站都站不穩的動物,拍拍手道“我們的家人來了,現在要開始工作。我知道大家有很多疑問,但是我不準備一一解答,只告訴你們一件事,工資獎金一分都不少,只要你們好好干活,現在去拿飼料,給它們弄一些吃的,然后洗澡檢查身體。注意,老虎的牙不好,肉切小一點!”

    員工們還有什么可說的,都去做吧,雖然現在員工比動物都要多。幾個舉著攝像機的小伙子一路跟拍,他們不說話,也不指揮,就是跟拍。

    很快吃的來了,老虎獅子都是雞肉和豬肉混合飼料,黑熊的伙食雜了些,有雜糧水果之類還有幾條沙丁魚吃。

    食物來了以后許諾讓飼養員退開,她能感覺到眼前這三頭動物的害怕和驚慌,它們承受了太多的棍棒和鞭打,知道只有去做了那些莫名其妙的動作才有一口吃的,現在面前卻有這么一大盆。它們似乎都不敢動。

    許諾發動她的溝通,慢慢的安慰它們,黑熊的獨眼里慢慢的閃爍著溫柔的悲哀,經過許諾的安撫,三頭動物開始進食,它們一開始小心翼翼,接著就開始狼吞虎咽,很快三盆食物就吃光了。

    許諾穿上膠衣膠褲,決定進籠子給它們洗澡,被在外面觀看的司燁一把拉住,“你瘋了,讓飼養員來。”

    許諾按住他的手,“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你放心,我肯定沒有危險。”

    司燁還是不同意,許諾一個輕巧的閃躲,就直接進了籠子,然后把門關好,司燁差點崩潰。

    這時候許諾拎著水管,笑盈盈道“你們誰先來洗?”

    黑熊湊了過來,許諾打開水龍頭,水是溫水,她開始給黑熊洗澡,一邊洗,一邊小聲嘀咕著不知道什么話。

    員工們都在不遠處,許諾不準他們圍過來,所以他們只能伸著脖子看。

    有人在議論,“許園長訓過動物?”

    “訓過動物也不能逮著一只陌生的熊就上去洗澡啊!太厲害了!”

    許諾一個人給三頭動物洗了澡,然后再給它們弄干。

    接著就是獸醫檢查,一般來講,猛獸的檢查要先注射麻醉劑,許諾就是天然的安定劑,她招呼獸醫,“左醫生,你可以來檢查了,記得做好它們的健康檔案啊!”

    左醫生看著面前三頭骨瘦嶙峋的動物,臣妾做不到啊!它們雖然虛弱,要我的命還是妥妥的,我腿軟啊,我不是你呀,園長。

    許諾繼續道“你別怕,你看,我都按著小黑的手呢。”又看看老虎獅子就臥在她腳邊看著左醫生。

    她恍然大悟,她不怕這些動物,也知道它們不會傷人,但是別人不知道啊,她讓老虎獅子去旁邊的籠子,然后把門關上,“好了,這里就我和小黑,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左醫生顫抖著腳進來,給小黑檢查。

    奇跡出現了,黑熊完全沒有攻擊行為,讓干嘛就干嘛,抬胳膊伸腿張嘴,比貓都乖。

    左醫生漸漸也就不怕了,檢查的得心應手,最后道“身體情況很糟糕,嚴重的營養不良,左腳感染,要做個小手術,牙齒也不好,過一陣子要補個牙。”

    許諾道“知道了,你安排吧。現在我們去檢查小獅和小虎。”

    司燁一陣別扭。

    有了黑熊的開場,接下去左醫生檢查兩只清醒的猛獸也沒這么怕了,最主要是許諾一直陪在他身邊,老虎和獅子也十分平靜。

    做好身體檢查,許諾和左醫生從籠子里出來,許諾還對三頭動物揮手,“好了,你們先休息吧,等身體好了,你們就能出來玩耍。”

    接著許諾開始分配工作,還道“以后像這種動物還會增加,我們這里嚴禁虐待動物,還有,我要強調一點,我不在的時候,嚴禁任何人單獨進入籠子!我可以保證它們不咬我,你們不行,聽明白了嗎!”

    大家紛紛點頭,誰也不會嫌命長。

    動物收容所就這么不顯山不露水的開始了,動物也漸漸多了起來,都是老弱病殘,有些甚至是抬進來的。

    每一只新來的動物,許諾都會親自接觸進行安撫,然后吃飯檢查身體。

    最開始的三只,身體情況已經大為好轉,每天還有出籠散步的活動,動物園里的員工來去都開焊著鐵條的車。

    許諾不能把動物的生命凌駕在員工頭上,這個動物園性子特殊,不招待游客,里面只有動物和飼養員,每頭動物都有一個定位器,飼養員拿著接受器就能知道身邊有沒有猛獸。

    然后就能進行打掃籠舍等工作,沒有絕對的安全保證,許諾不允許員工隨意接觸動物。

    每頭動物都有專門的飼養員,這樣也能培養熟悉感和默契度。

    這一天收容所迎來了最多一批動物,據說是一個民營動物園倒閉,動物都快餓死了,許諾接了手。

    大象走路都是搖搖晃晃的,一路過來路邊的草皮它都想夠著吃。據說它在原來的動物園里每天只吃一頓,一頓只有幾捆干草,餓的它用鼻子撞鐵門。

    動物多了,工作自然也就忙起來。

    員工們看著許園長流水一樣的花錢,他們心里也忐忑,到現在為止,他們都知道許園長是可憐這些動物,她等于在做慈善。

    可這種無底洞似的慈善,也會因為資金短缺戛然而止,到時候動物和他們這些員工又何去何從?

    員工最多再找工作,這些動物呢,過了一段時間的好日子,然后繼續回去當牛做馬?

    這時候網上出現了一個紀錄片,題目叫《被遺忘的它們》。

    鏡頭一開始就是一段馬戲團的動物演出,一頭黑熊在騎自行車,老虎和獅子鉆火圈,觀眾們有的驚呼,有的歡笑,每一張臉都因為精彩的節目而高興。

    接著鏡頭一轉,這些動物演出結束到了后臺,它們馬上被關進了狹窄的鐵籠子里,轉身都困難,要么趴著要么站著。

    又過了很大一會兒一個伺養者拿著一些東西進來喂食,那些東西看著就惡心,老虎和獅子的食盆里幾乎沒看到肉,只有糊糊和幾塊骨頭。

    旁白也在緩緩的述說著這些動物的命運,“……它們離開了大自然,這輩子再也回不去了。它們是怎么來的呢?幾乎沒有那頭動物的來歷是光彩的,偷獵者和偷盜者讓它們失去了回到大自然和母親懷抱的希望。這一集讓我們跟著這頭名叫小黑的黑熊走一趟吧。”

    “小黑在剛斷奶的時候就被從母親身邊抱走,然后它就開始學習騎自行車,鉆火圈,耍脾氣和反抗得來的就是一頓打,還有餓肚子。它很快就學會了這項技能。可它還是一只熊,它有熊脾氣,在一次不成功的反抗中,它徹底失去了一只眼睛……”

    鏡頭跟著小黑,看著它上臺表演,看著它被困籠中,看著它被棍棒打,它的獨眼里只有麻木。

    接著有人過來和馬戲團商量買一些他們要淘汰的動物,小黑被選中,它從這個籠子被趕到了另一個籠子。

    汽車顛簸著,把小黑帶到了一個動物園,和它一起的還有一只獅子和一只老虎,一樣的瘦弱不堪。

    接著就是許諾這里的神操作了。

    這個紀錄片被傳奇公司推廣出來,很快就引起了關注,有人看了難受想捐款,也有人在網上狂噴糞。

    言下之意就是山區貧苦農民還有很多吃不飽飯,很多留守兒童上不起學,倒有這金錢去援助幾只畜生,果然有錢人的想法就是變態,不去救濟同胞偏要嘩眾取寵。

    許諾對于跳梁小丑從來不理會,那些言語涉及侮辱誹謗的她開出了律師函,這些人躲在鍵盤后面想象自己的超人,一旦被拎出來曬在太陽底下就成了一條死魚。

    當些律師函一一公布,處理結果也出來了,還想不負責任化身糞坑的人就只能閉嘴了。

    人家財大氣粗,不怕你們躲在鍵盤后,被拎出來以后自己的臉也丟光了,要知道律師函會直接發到公司,馬上上下都知道了。

    有一個人還在試用期,本來沒什么問題都要簽合同了,最后律師函一來,工作都泡了湯。

    公司老板直接道“我們不敢用你這種表面和善,內心惡毒骯臟的人!”

    也有人跳出來說人家先前就辦了一個公益性的培訓機構,自己什么也不干就會躲在鍵盤后面噴糞,真是讓人惡心。

    當然大多數的人還是有正面評論的。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慕寒,小姐姐。,Ajuju的打賞!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java美女真人游戏下载 新手炒股入门教程 双色球复式2017137 雪缘园比分直播 久赢彩票安卓 极速快乐十分app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 足球大赢家即时比分310 qq分分彩群 排列三走势图500图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