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田園娘子太囂張 > 【628】一切為了復仇?

【628】一切為了復仇?

    小玉兒想要跳下床,這雙腳都沒有觸地,就被魏且容一個手刀擊中脖子,昏死了過去。

    打昏了小玉兒之后,魏且容立刻掏出金針在小玉兒的脖子側一個穴道邊扎下去。

    司修白詫異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問道:“你要做什么?”

    “讓他多睡一會兒罷了,在亦哥哥的大業完成之前小主子就這樣睡著吧。師兄,你不會把這件事也告訴亦哥哥的,對吧?”

    司修白機械的點點頭,“自然,你說的極是。”

    楚亦的攻擊很是突然,夜半時分,對面的軍營除了巡邏的士兵,其他人都不在外面活動的時候,一支火羽箭劃破夜空,射向對面軍營外圍的營帳頂。隨后百支火羽箭齊發,對面軍營片刻間就火光沖天。

    一時之間,對面軍營只剩下喊著救火的聲音,還有將營帳中人喚醒的吵嚷。

    幸好這在軍營外圍的這批營帳,本就當心皇城里的楚亦耍手段,所以安排了一些士兵住在里面,身手都算不錯,能夠及時的逃出來,沒有造成什么人員傷亡。

    不過若是只有火羽箭那未免也太小打小鬧了,這軍營之中的人還沒反應過來,楚亦就帶著士兵從四周包圍而來,他領頭騎著一匹良駒帶著殺伐之氣直沖軍營而來。

    整個軍營似乎還沒有從火羽箭的攻勢之中清醒過來,只有一列巡夜的士兵擋在軍營最外面,想要阻擋楚亦的入侵之姿。

    楚亦揮劍將攔著的士兵都給絞殺了,然后抬手一個打住的動作,讓他身后的人都停在這個軍營之外。

    “兵不厭詐的手段我早就從你手里領教過了,楚玄臻,你以為你做出一副措手不及的樣子我就會上當嗎?”

    楚亦立在馬背上,引起一陣的騷亂。

    整個大祁,敢直呼皇帝名諱的人,只有他了。

    跟在楚亦身后的將士們面面相覷,不知道為什么他會這么說,難道楚玄臻不是兵力不濟嗎?

    “不必躲躲藏藏,大方出來。”楚亦對著一排排營帳的后面喊道。

    長久的沉默過去,就連楚亦身后的人都在想是不是主子因為幽思過重,想太多了。

    就在這時候,營帳后面終于有人出來了,楚玄臻騎在馬上,帶著一臉笑意看著孤身站在瞭臺下的楚亦。

    “你怎知,這其中有詐?”

    楚玄臻的目光在觸及楚亦時,迸發出一道精芒。

    他還記得當年的楚君奕,面對他對皇城的血洗,稚嫩的只能凄楚逃亡。

    稚嫩到他對他的假死居然毫不懷疑。

    正是當年他的輕視,成就了現在的“楚亦”。時隔八年,他再出現,便在他的地盤上豎起了旗幟。

    可是……

    望著巍峨的城墻,楚玄臻瞇起眼。

    楚君奕明明已經占據了皇城,只要他晚個十天半月回來,他完全可以拿著先皇遺詔奪位登基了,為何他要送那封信?

    是男兒血性想要在奪位前報了當年的仇,還是另有隱情?

    楚玄臻的目光從溫婉的臉上掠過。

    又不確定的暗自搖頭。

    江山美人,楚君奕要真是愛美人不愛江山,又怎會設計那場刺殺?早該在有動作之前帶著溫婉到安全地方了。

    相對于楚玄臻的心緒萬般,楚亦面無波瀾,“若是你真的這么不設提防,八年之前你就已經死了。”

    “那你今夜要來做什么?你不會以為,如此明目張膽的造反,能得百官歸順吧?”

    “你駐扎在這里這么多天不作為,不就是等著后方與你匯合的人?從益州和幽州調兵到這里需要半個多月的時間,且不說有多少是邊防之力不能動,能讓你操控的恐怕只剩下二十多萬。”

    楚玄臻似是而非的扯出笑:“你能確定?”

    心里卻是暗嘆,八年的蟄伏,楚君奕再也不能小覷了。

    楚亦扯扯嘴角,“即便我不能確定,時間我算的不會錯,從你出發到這里,已經過去三日,十余天后你才能集結兩地兵力,而你在回歸路途之中調回來的士兵雖看似有十五萬左右,但其中大多都是征調的百姓,楚玄臻,你覺得他們能打得過我這些精兵?”

    楚亦手中的士兵可是多地調撥,且準備充分,各個都是精兵良將,和楚玄臻現在湊人數的完全是兩種概念。

    楚玄臻避而不答,問道:“你想要做什么?”

    楚亦眼中閃動危險,寒聲道:“既然你們現在后援尚遠,物資也不如我們儲備的多,自然是將你們困死在這里。渭水到皇城的路我派了人把守,切斷你們后方的來源,看你們做困獸之爭。至于今晚,只是個開場而已,這之后,每個晚上我都燒幾十個帳篷,看看是你們準備的帳篷多,還是我的火羽箭多。”

    楚玄臻看著楚亦帶著一絲通透的笑意縱馬而去。

    太子趁機到他身邊說道:“父皇,他能困住我們,我們也可以把皇城周圍都包圍起來,讓他們也不得動彈啊!”

    太子越想越覺得有可行性,皇城不過是一座城,圍起來讓他們出不來不就好了。

    楚玄臻眼中劃過失望,低聲說道:“你以為楚君奕是這種沒顧慮的人嗎?皇城北直門后肯定就藏著他的軍隊,北直門出兩里就是不越山,過了就是并州,東西兩邊的兩道城門口也有軍將,撤了就能去到涼州和冀州,這南門是特地留給我們的。”

    因為他們回來的晚了,楚君奕早就把一切都布置好了,生路可能比他想象的還要多。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有種奇怪的感覺。

    太子心里一緊,有些無措的說道:“那眼下該怎么辦?”

    楚玄臻看向太子眼中的失望色彩漸濃,借著夜色,他克制自己在眾軍將面前呵斥太子的沖動。

    “先回營帳。”

    和楚君奕的優秀相比,太子遇事只會問怎么辦,貿然提出沒有用的建議。楚玄臻恍然惋惜,若是楚君奕是自己的孩子該多好。

    當年,那孩子也曾在他懷中濡慕敬仰,如今,卻是你死我活。

    楚君奕明明勝券在握,卻如此泄憤般圍困燒殺他們,多是帶著復雜之意。

    但不知道為什么,楚玄臻總覺得哪里不太對。

    喜歡田園娘子太囂張請大家收藏:田園娘子太囂張吧更新速度最快。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重庆百变王牌助手 透码是什么意思 捕鱼王者 极速十一选五 青海快三 葛洲坝股票分析 新时时彩走势分析 宁夏划水棋牌官网正版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即时指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