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学 > 超神道术 > 第九十九章 不死不休(为翔天9加更求月票)

第九十九章 不死不休(为翔天9加更求月票)

    这章是为翔天9堂主加更的一章,打赏加更后面一定会补齐,烟火在努力,请继续订阅支持,另外,求月票!!

    …………

    从?#25345;?#38271;条形的布包中,掏出一个长长的木盒,打开木盒,总数十二根法香,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聚神香,?#19981;?#39321;,引魂香。”

    十二根法香,每一根之中,都带有有别于普通物品的特有灵性,被牢牢地锁在了法香之内。

    想了想,白子岳从其中抽出了一根通体银白色的法香。

    ?#19981;?#39321;!

    聚神香作用于恢复精神,引魂香作用于吸引鬼魂幽灵之物,而这?#19981;?#39321;,可以在修炼之时用上,他此时正想试验一番其效果。

    将?#19981;?#39321;插在了桌子上的木头细缝中,手一引,一抹火光就在他手中浮现。

    这并不是法术,只不过是他在将灵火术提升到圆满程度之后,可以自如施展的一种控火手段。

    很快,?#19981;?#39321;被点燃。

    一股幽幽的灰白色烟气,升腾而起。

    轻轻一嗅,白子岳立即就感觉到脑袋一轻,刚刚因为获得了落雷术而不能修炼的失望之情,很快就变得平静了下来。

    心神宁静,思绪转动,也好?#31080;?#24471;更快了一些。

    “果然,香火道的法香,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白子岳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赞叹,而后很快就将思绪,放在了修炼之上。

    他开始修炼武技天缠手。

    之前师傅施展天缠手,手如泼墨,那种对于武器的掌控力,还有那种将种种劲力转化成冲劲的手段,实在让他感到惊叹。

    他自然随之对这天缠手变得上心。

    进入修炼,他很快就察觉到了与以往有些不同。

    在?#19981;?#39321;的笼罩下,他的心神虽?#24576;?#38745;,但思维却颇为活跃,修炼之时,种种灵感,触动,不断激生。

    让他能时刻处于那种若有所思,若有所悟的状态之?#23567;?br />
    不知不觉间,他在施展天缠手之时,手如幻影,身似灵猿,灵动而自然,最后劲力勃发之时,空气爆鸣,足足冲到?#24187;字?#22806;,才逐渐消散。

    沉浸在修炼之中,白子岳好似不知时间流逝,几乎是眨眼,?#19981;?#39321;就已经燃尽。

    恍惚间,白子岳才停了下来。

    “一根?#19981;?#39321;,燃尽需要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至于效果……”

    白子岳看了眼桌面上的香灰,而后目光望向了自己的属性面板。

    “花费954点魂能,可将天缠手提升到小成!”

    没有选择提升,白子岳的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属性面板好?#24179;?#21270;了一般,不再是如之前一般,提升武技?#29123;?#33021;,直接消耗所需的最大魂能数量,而是根据他修炼?#24187;?#27494;技的实际情况,来提示需要消耗多少魂能才能够提升。

    以天缠手从入门到小成需要一千点魂能?#27492;悖?#27492;时他所需要消耗的魂能数量,只需要九百五十四点,实际上比以前,已经节省了四十多点的魂能了。

    不得不说,这种计量方式,让他也觉得便利了许多。

    同样也能让他更为清楚的感知到,自己所修炼的武技的进度情况。

    “按照正常修炼,一个小时修炼天缠手,我能够减少五六个魂能点数的消耗,相当于每十?#31181;?#20943;少一点。

    而这次点燃?#19981;?#39321;,减少了十二个,相当于将我的修炼速度,直接提升了一倍。”

    白子岳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亮光。

    顿?#26412;?#24471;,自己之前对于这?#19981;?#39321;的效果,有些太过轻视了。

    提升一倍的效果,绝对算得上惊人了。

    如若让旁人知道,有一种法香能将自己的修炼速度提升一倍,绝对会疯狂。

    “不过,这?#19981;?#39321;的效果虽好,但价格太高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消费的起的。

    偶尔用用还行,一直使用,就算我是用符箓交换而来,相对划算一些,也用不起。”

    白子岳心中嘀咕了一句,也是有些无奈。

    一根?#19981;?#39321;三十两银子,且只有一个小时的效果。

    如此巨大的花费,他估计就算是他师傅,贵为门主,身价颇丰,也用不起。

    不过通过这?#19981;?#39321;,他倒是对于聚神香和引魂香的效果,更为期待了一些。

    期间再次看了眼那小狗的情况,见其气色已经好了许多,虽然还没能动弹,呼吸起伏却明显比之前要大了许多,不像之前,一副随时?#21152;?#21487;能死掉的模样。

    又看了眼它的?#19997;冢?#33043;液更淡了,甚至已经有一些恢复的迹象,心知它的命算是保住了。接下来只要休养一段时间,估计就能够恢复行动。

    想了想,他再次抽出了一张清洗符。

    加上之前自己修炼完后使用的一张,这已经是他最后的一张清洗符了。

    不过一张百叠纸足可裁出三十二张符纸,而以他的手段,只是清洗符的话,几乎没有画废的可能,倒是并不心疼。

    青色光芒再次洒落,小狗那漆黑的毛色,甚至有些隐隐发亮。

    直到这时,白子岳才起身,关上?#22909;牛?#36208;了出去。

    他终于决定,前往?#24050;?#24110;分部,将内炼功法?#19968;怀?#26469;。

    ……

    走在街道上,时不时地就有?#24050;?#24110;围杀蛇妖之事,?#26049;细蟊幻?#20043;事的谈论之声穿入耳?#23567;?br />
    偶尔碰到的官府之人,大多行色冲冲,期间更是有?#24050;?#24110;帮内弟?#26377;?#36208;。

    “秦兄,童老,你们这是去?#27169;俊?br />
    才走到帮内门口,白子岳恰好就看到了行色冲冲的秦少平和童战两人,不由诧异的问道。

    “白兄你来的正好,我们正打算找你呢。”

    秦少平看到白子岳,眼睛一亮,说道。

    “什么事?”

    白子岳忙问道。

    “?#26049;细蟊幻?#20043;事你想必也听说了吧。”

    见白子岳点头,秦少平接着说道:“今天一早镇守大人就直接找到了门主,让我们?#24050;?#24110;配合官府之人,对昨天对?#26049;细?#21160;手的鬼头寨一行人进行抓捕。

    而且,这一次帮内的贡献给的极高。

    就算只找到一个普通的鬼头寨帮众,也?#24418;?#21313;点贡献,如果是小头目,大头目,甚至是鬼头寨当家级别的人的话,将会更多。

    而且,生死不论。”

    “鬼头寨的人是在下半夜动的手,这时候他们岂不是早就逃走了?

    而且,是什么原因,促使官府下这?#21019;?#30340;决心的?”

    白子岳脸上露出一丝讶然之色,问道。

    鬼头寨,对于清河镇官府来说,其实是一个禁忌一般的存在。

    数年前对于鬼头寨进?#24418;?#21119;,失败不说,在事后不管是官府,还是出钱出力的乡绅富商,都遭受到了惨烈的报复。

    也因此,再没谁敢于提出对于鬼头寨进?#24418;?#21119;。

    如此,才有对方此时的猖狂,敢于在三年内,两次进入镇内行灭门之事。

    “嘿嘿,这一次可不同。

    今天的清河镇城门,压根就没有开过。

    清河镇的各个出口?#21152;?#23448;府和我?#21069;?#20869;好手把控,任何可疑人物都别想轻易通过。”

    说着,童老脸上露出一丝诡笑之色,道:“至于为什么官府会下如此巨大的决心,全因为这一次吴江县的新任主薄,李勋李大人即将降临清河镇。

    据说,他此次本就是为了清剿附近山匪而来。

    如今恰巧在这时候发生了如此惊天大案,六十多人?#24187;穡?#38215;守大人不头疼才怪。

    而且,就连我们都清楚这?#26049;细?#20035;是当初李家流落在外的两子,也就是李勋李大?#24605;?#30340;产业,你说镇守杨大人会不清楚?

    他这个时候如果不表现一翻,估计就连官帽子都要坐不稳了。”

    闻言,白子岳这才恍然。

    他自然早已清除李勋乃当初?#24187;?#38376;的李家的侥幸没死的二子之一,如今对方官袍加身,自?#28784;?#34892;这报复之事。

    这不仅是对方的本心,更是孝道所在。

    旁人如若知道了他父母被山匪杀害而他还无动于衷,那他这主薄的?#24674;靡不?#22352;不稳。

    所以剿匪,就成了必然。

    如此,这双方就已?#24576;?#20102;不死不休之势。

    怪不得鬼头寨会突然如此疯狂的对镇内的?#26049;细?#21160;手了。

    “白兄,快走吧,运气好,我们这次可会有大收获。”

    秦少平突然压低声音说道。

    心中一动,白子岳知道,他们必然是有了发现。

    只不过,他还是微微迟疑的望向了童战。他们小队,一向做主的都是童战。

    ?#30333;?#21543;,只凭我们两个的实力,可不保险。”

    童战自?#24674;?#36947;白子岳的顾虑,连忙说道。

    “那好。”

    白子岳这才同意了下来。

    至于?#19968;?#20869;炼功法金蝉功之事,他只得暂?#24050;?#21518;了。

    ……

    清河镇五乡港。

    游手好闲的二流子,走街串巷的寻找门路的二道贩子,还有一些手脚不干净的窃贼,流浪在此的亡命徒,成群的乞丐,加上本地清贫的?#29992;瘛?#20351;得五乡港成为了正常人都不?#25954;?#36807;来的错乱之地。

    此时,白子岳等一行三人,正走在五乡港密集而紧窄的交叉道路上,七走八?#30504;?#36275;以让任何第一次来的人绕晕。

    只不过,童战像是对于这里特别的熟悉,始终带着他们向着深处走去,而没有走到任何一处堵塞之处的。

    很快,一行人五乡港的最深处,一处还算宽敞的宅院之外。

    “里面住的,名为王老五,七年前就住在了这里。

    在外,他只是普通的行脚商人,但极少有人知道,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童战轻声说道。

    “什么名字?”

    秦少平疑惑的问道。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功夫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怎么猜大小规律 怎样玩十一选五胆拖 黑龙江时时即时开奖 辉煌彩票窍门 36码什么网址 在澳门赌博玩什么项目 玩彩票 什么样的倍投最好 包7肖如何赚钱 福建31选7走势图浙江风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