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香港赛马会资料中心|
116文學 > 惑君心:皇妃嫵媚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一計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一計

    “明白,首領,非凡定不會讓你失望。”非凡馬上單膝下跪領命。

    “我知道你的能力,從未讓我失望。”雅仙她相信非凡的能力。

    非凡馬上拿去給雅仙過目,雅仙直接蓋上fèng huáng城玉璽。

    非凡就叫人去右家宣旨,當然右家連個屁都不敢放,右卿光明正大刺殺首領她們早已經收到消息,現在沒有株連九族都算慶幸。

    非凡和禾青環坐著喝茶,一邊討論怎么來走下一步怎么走。

    禾青環說:“非凡軍師,你們fèng huáng城還有另外隱密出城的道路嗎?這次我們攻打水國就是要出其不意這樣取勝的希望就大。”

    “隱密?”非凡她在想那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懸崖峭壁,那里可行嗎?

    “對,我怕如果被影月的人知道你fèng huáng城差不多成空城,他們會發起進攻,到時候六算你們的鈴鐺陣都阻擋不了,他們有的是人。”禾青環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讓fèng huáng城損失慘重。

    “嗯,倒是有一條,就怕比較危險,而且大部隊進行,恐有點行不通?”非凡她感覺不可能。

    “我到有一計,讓你的人一部分出去,就是要演戲。其余剩下的全部走懸崖那條路。”禾青環想到一計。

    “說說!”

    “嗯,你叫一部分人裝成刺客逃離,而你派兵追殺,他們也不會在意這個,另一部分人就扮作送葬隊伍,當然也是富豪死了才會有這等風光。你們先放出消息去,然后這幾天行動,箭已在弦上,不得不拔。”

    “嗯,這個可以。”非凡覺得可行。

    “哦,還有吩咐她們白天休息,晚上急行軍,可能會比較辛苦!”

    “沒事,別小看我們娘子軍,論行兵打仗樂不輸給男人。”非凡她可是知道她的軍隊。

    “你們fèng huáng城巾幗不讓須眉,這些早已經成為老百姓口中的傳奇,特別是你們那霸王硬上弓之道,更是讓人津津樂道。”禾青環微笑的說。

    “呵呵,你就別取笑我們,還不是老祖宗傳下的規矩。我都快被逼瘋了,你可知道我奶奶她們,她們的魔功讓我不敢回家。”

    “哈哈,真是的啊!”禾青環有點忍俊不禁的笑。

    “那我們說定了,我在百花島岸邊等你們,接你們進百花島。”禾青環她終于感覺心有點定。

    以前她可能會想fèng huáng城的首領會很難交流,畢竟統管這么多女人,不把自己變成魔鬼般,怎么去管領她們。

    現在看來,雅姐姐這么溫柔,而且還這么沒脾氣,不知道怎么讓那些人,心甘情愿的為她賣命。

    其實很多都是非凡替她管理,雅仙不能離開非凡,而非凡亦如此,兩人的配合就這樣天衣無縫,任誰也踏不進來她們的世界。

    “非凡,謝謝你信任我,我給你保證,密和我聯盟,你絕對不會吃虧。”禾青環跟非凡保證。

    “別說這些,既然我選擇你,以后我們fèng huáng城永遠都是你軍人。”

    兩人把手言歡,一切都在心照不宣。

    次日,禾青環他們幾人又從fèng huáng城出來,當然嗜血妖姬又回到禾青環體內,她太引人注目,禾青環只能把她藏起來。

    出來的時候,禾青環感覺身體輕松,事情又進一步了!

    “主子,我們去釹丹國走走嗎?”玉真怎領雪。

    “不去了,那里有師伯把關,不會出錯的。我們回百花島,迎接fèng huáng城的娘子軍,還有釹丹國的弟兄。”

    “主子,這次釹丹國的士兵打完仗會不會帶個媳婦回去…”秦嵐他想到都覺得有可能。

    “哈哈,還真有可能哈!”禾青環笑咪咪的說。

    “咦,楚絕呢?他沒跟出來。”玉真很快就注意到楚絕沒跟過來。

    “嗯,可能他呆在fèng huáng城幫非凡吧,現在fèng huáng城完全靠她在頂著,做為朋友,他怎么能不幫忙。”禾青環想到這可能。

    玉真感覺心里怪怪的,好像不喜歡他和非凡走得太近。總感覺那個非凡將軍喜歡著楚絕。

    “那還真有點問題,難道主子沒看出來,那個軍師對楚絕很愛慕,眼神可騙不了人。”

    秦嵐馬上道出。

    “嗯,這個還真沒注意,不過不影響我的事情就好,不會因他們的事情生事端。”

    玉真想到還真的是有這回事,她甩甩頭,算了想那么多干嘛!

    玉真心想,一定是自己覺得他有點像月陰哥哥,所以才會關心,一定是這樣的。

    “玉真,在想什么這么入神?”禾青環看到一聲不吭的玉真。

    “主人,她在糾結,她不承認自己的心,她很關心那個叫楚絕的,可是她在找借口為自己開脫,覺得自己不是關心他。”嗜血妖姬她如果愿意,可以看透你想法。

    “咦,還有這回事?難怪覺得她有點不對勁。”禾青環她的神識和嗜血妖姬聊天。

    “那當然,如果我愿意,還有什么可以瞞得到我小妖。”嗜血妖姬有點得意忘形。

    “這么說來,我心里想什么,你也知道?”禾青環有點不懷好意的說。

    “嘿嘿,那個主人,如果沒有你的同意,我絕不會窺探你內心,其實剛才也是巧合。”嗜血妖姬馬上討好禾青環說。

    “什么巧合?”禾青環她好奇了!

    嗜血妖姬的本領難道是窺探人家內心?……

    他從南邊進了批皮貨,然后雇了幾個人為他送去北方,當然期間也是有土匪打他的主意,可是武功精湛的他,三兩下把他們收拾,而那些土匪個個崇拜著看他,都要宣舒帶著他們。

    就這樣宣舒身邊有了一隊人馬,他用聽汐閣訓練人的方式教他們一招半式。

    那些土匪都是講義氣的人,都對宣舒死心塌地。

    東方情看到自己的男人到哪里都是熠熠生輝,她心里很自豪。晚上屬于他們的時間后,東方情都是使出渾身媚術,讓宣舒欲罷不能,每每都等著快點天黑。

    東方情她笑了,其實留住一個男人,不管愛與不愛,這招屢試不爽。

    那土匪當中有個叫辛歐,他本來是他們頭頭,現在拜入宣舒門下,他現在是除了宣舒就是他話事。

    他特別會拍馬屁,他明知道自己的主人宣舒沒和她結婚,可是還是夫人長夫人短的叫。

    把東方情叫的心花怒放,都是小辛小辛的叫,宣舒他也沒太過在意這些,叫什么有啥區別,反正她又是小意的母親。

    宣舒他來到北邊一個小鎮,叫南派小鎮,這里屬于比較貧窮,而且交通不方便,很多物資都運送不進來。

    宣舒他早就注意到這里了,他看得出只要把那座擋在南派小鎮正前方的山給夷為平地,那這里就是人間天堂。

    他初來乍到,肯定不能干這事,他要先收買人心。

    他的這批皮貨很搶手,一哄而空,沒買到的人都在問宣舒還有沒有。

    宣舒見狀是個機會,他馬上站高處說:“鄉親們,你們需要什么可以列張單子給我,注釋好誰家的,需要什么?我一一為你們買到。”

    “真的嗎?可是我們這里那么山旮旯,他們都不愿意來,你能讓他們送貨進來嗎?”一個老人有點不相信的說。

    “老人家,你絕對放心,而且以后我會這里定居,如果沒辦到,你可以到我家里來鬧。”宣舒他很好脾氣的解釋。

    “好,我們相信你。如果你能把我們這些人帶出去,我們擁你做鎮長。”一個看起來是儒家模樣的老者說。

    “對,我們相信夫子說的話。”原來這個人是鎮上唯一有點墨水的儒者。

    “這位老人家,你說帶你們出去,那是不可能,我都是要這里定居的人,你們為什么一定要出去呢?就沒想過怎么把外面的人吸引進來呢?”宣舒他高聲的道。

    “像我們這種窮鄉僻壤的,誰會進來呢?”一個比較年輕的大叔說。

    “鄉親們,你們相信我嗎?”宣舒問。

    “看你比較誠實的樣子,我們相信你一回。”人群中沸沸揚揚一陣,然后一個人說話了。

    “好,如果你們相信我宣舒,我就帶領大家發家致富,只是必須聽我的安排,你們愿意嗎?”

    這里的百姓都窮怕了,都感覺不到吃飽穿暖的感覺,也就這年輕人的皮貨還暖和點,可是也要了他們一年的口糧啊!可是沒辦法,人家大老遠運進來,怎不能賒賬吧!

    “我們愿意,只要你可以讓我們吃得飽穿得暖,別說什么致富,我們都相信。”這些老百姓也是挺純樸的,他們也是無可奈何啊。

    “我宣舒說到做到,那如果我接下來要把這座山夷為平地,你們愿意嗎?”宣舒想想還是尊下他們意思。

    “年輕人,這山可都是石頭,你怎么把它夷為平地,而且還這么大的山。”那位儒者有點不信,會不會這年輕人夸下海口。

    “我既然說出,就有方法。到時候要夷為平地的時候,你們躲一躲就行,其他交給我。”宣舒自信滿滿的說說。

    “好,我們都聽你的。那我們先回去,還有我就是這個鎮的鎮長,現在是你了。”那位儒者說道。

    “原來是鎮長,失敬失敬,剛才稍有不禮貌的地方,請多多包涵。”宣舒有點吃驚。

    “不,是我沒用,我沒有讓這里的百姓過上好日子,這里連小偷都不愿意光顧的地方。幾乎每家人都一貧如洗,就剛才買你的皮貨,都是一年的口糧啊!”儒者說得心酸。

    宣舒聽到,他馬上派人把這些錢送回去,自己不差那么點錢,就當做是收買人心吧!
550568香港赛马会官方
四川省快乐12手机版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 欢乐斗地主下载mac版 66江苏麻将怎么作弊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qq彩票 10月30日欧洲足球直播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规则 本溪近期彩票大奖 933彩票安卓